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265章 敲了警钟
    吴浩天赶紧接了电话,一接电话,就说:“省长,我又犯了一个错误。”

    “你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误?”李高成没好气地说着。

    “对不起。”吴浩天赶紧歉疚地说。

    李高成火了,这个时候,他要的不是吴浩天的歉疚。他发火地说:“对不起有用吗?你看看,一个林县接二连三地出问题,而且竟然出现了书记自杀,闹得沸沸扬扬的。你说,你这个市委书记当成什么样子呢?出现一次负面消息说得过去,接二连三全是问题,就没办法说过去了。这一次,我也没办法和宝鑫同志唱反调了。我猜,林县这一次怕是会有大的手术,你这个市委书记,估计一时半刻也没再想着上一步了,能把你这个位置保住,就算是万幸的了。”

    李高成省长的话,让吴浩天后背尽冒冷汗,他完全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他以为有李高成省长护着,顶多就是舍下石志林而已,没想到,这一次,他怕也得陪石志林一道牺牲了。

    “省长,我是不是该撤回林县的调查组,暂由锦秀县长代理林县的一切事务呢?”吴浩天紧张地问了一句。

    “浩天,宝鑫同志已经有动作了,所以你尽快想办法平息林县的事情,不要让林县的问题牵扯到其他地方,特别是不要让林县的问题牵扯到你们,我这边里才会安心。最尽,你也别上引起群体事件的项目,把事情都往外后压一压,不要再激化矛盾,我们看看接下来,郭宝鑫书记如何布局吧。”郭宝鑫说完,也没等吴浩天回应,径直挂了电话。

    吴浩天赶紧张胡国安挂了一个电话,电话一通,他就急着问:“找到秦洪没有?”

    “没有。这个朱德江半点消息也没有吐露,显然是没有弄到什么证据。可老石也太急了,这个时候,添什么乱子嘛,看看网上都炒成什么样子,评论一边倒,认定他肯定是个贪官,一听纪委调查,就畏罪自杀。现在,他已经被大众认定是个犯罪的人,想洗也洗不干净了。”胡国安在电话中感叹着。

    “国安啊,你倒是清醒的。可现在的问题是你们的人与秦洪有瓜葛吗?林县的问题会不会牵扯到你们?这个问题,你一定要亲自下去调查清楚,这一次千万不可大意。”吴浩天不放心地说着。

    “书记,你放心,我不会和下面县城里的人有瓜葛,我只做京江的生意。”胡国安坚定了说一句。

    “国安,你在京江的生意尽快抽身,林县既然暴发了,下一站说不定就是京江。刚刚省长打来电话,郭宝鑫书记有动作了,所以,抽身出来,钱是赚不完的。你这一次可要抽干净,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出事了,没人保得住你。老石就是例子,出事了,逼着自己走自杀的路,事前做什么去了呢?防患于未然,明白不?”吴浩天此时的心情极为压抑,语气上也没什么好的,胡国安听出来了,不由得紧张地问了一句:“是不是省里真有什么动作?”

    “肯定会有动作的,所以,你不要抱绕幸心理,一定要做好防患的措式,老石已经给我们敲了警钟,我们要吸起教训了。”吴浩天说完,便挂了电话,他此时没心情继续和胡国安扯这些了,该说的都说了。

    做完这些,吴浩天把秘书陆晓阳叫了进来,让他马上去林县,摸摸林县的情况,看看到底还有哪些没有发现的问题,尽快摸底,免得真要动起来,他这个当书记的,又会处于极度被动的状态的。在官场,被动总会挨打的。石志林的事情,已经让他恼火极了,他没有给姚海东多说,是不知道如何去说,他原以为姚海东不会那么快找到问题,结果一下去就抓到了这么多的问题,这个石志林啊,他看错他了。

    陆晓阳从吴浩天办公室出来后,就调了一辆车直奔林县。在车上,陆晓阳给宋汉城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通,陆晓阳便说:“宋大哥,我已经在去林县的路上,晚上聚一下吧。”

    “晓阳老弟来了,我晚上作东,大家好好聚一下。”宋汉城回了一句。

    “不过,宋大哥,这一次我是奉老板的命令下来的,林县的问题到底有多少,你好好理一理,我们晚上碰个头吧。”陆晓阳说了一句。

    “晓阳老弟,是不是这一次市里会有什么动作?”宋汉城小心地问了一句。

    “林县的问题这么多,没有动作说不过去啊。不过,只要宋大哥没卷进去,也不会有什么的。”陆晓阳说了一句,他平时和宋汉城关系还可以,因为陆晓阳的老婆和宋汉城的老婆是一个村考出来的,两家平时来往走动得很密切,这大约也是吴浩天派陆晓阳下去调查的原因吧。

    “晓阳老弟,我去准备,晚上见。”宋汉城说完后,陆晓阳便挂了电话。

    而陆晓阳下林县调查的事情,姚海东是在陆晓阳下林县的第二天知道的,他猜不出吴浩天又演哪一出,于是给马锦秀打了电话,他便对马锦秀说:“你还是去市里见一见吴书记,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打算,摸摸他的底。这个时候让陆晓阳下来,到底又在找什么呢?”

    “好的。我马上去。”马锦秀正有这个打算,一来去检讨一下,二来试试吴浩天的口气,石志林肯定是不可能再留任的,这网上的消息足够让他这个书记下台的,何况还有秦洪的问题呢。

    姚海东是有些担心,秦洪并没有交待什么问题,基本上是一问三不知。而郭宝鑫书记交待过,不准用刑,所以,朱德江除了关着秦洪外,没有采取过激的措式。而秦洪此时一直想等石志林救他,他并不知道石志林会选择自杀。

    姚海东给朱德江打了电话,让他把石志林自杀的消息告诉秦洪,什么都不要说,只让他看看网上的新闻吧。他得尽快打开秦洪这个缺口,否则陆晓阳来了,极容易成为他的绊脚石。

    姚海东正这么想时,手机响了,吴浩天书记的电话,他在手机中说:“秘书长,老石目前情形不稳,我和你商量一下,是不是该结束林县的调查呢?古话说,赶人不上百步,老石也总是我们党的干部,总不能把他给逼死了吧?”

    这话说得软,却让姚海东没有任何的回旋之地,他没想到,吴浩天会突然让他撤回去,可他也不能说不撤啊。人都逼得自杀了,他能说继续调查吗?

    “吴书记,我只从组织安排,让我们调查组撤回去的话,我马上通知下去,这就回京江。”姚海东说完,吴浩天便挂了电话。

    吴浩天派陆晓阳下去后,才知道,林县的问题还真不少,关于秦洪涉毒问题,说宋汉城一点不知道肯定是不可能的,许志刚手里还有秦洪的两个小弟,他们可是被收容过多次,他这个当局长如果对本县的犯罪问题,不了解的话,也是他的失职。而且他收过秦洪的好处费,不仅是他,一般所长以及几个要害部门的一把全收过秦洪的好处费,这是陆晓阳逼宋汉城才问到的消息,就因为这个原因,吴浩天不得不撤回姚海东,让陆晓阳动员收过好处费的官员,尽快退赔,能不牵扯大面积的干部,就不要去牵扯。整个县里都烂掉的话,他这个书记就是相当失职的。

    调查组一撤,林县的官员们总算喘口气了,而刘立海是完全不知道外面有多大的动静,当然了,他从姚海东嘴里还是知道陆晓阳下到了林县,他和陆晓阳之间没什么交情,自然也不会主动和他联系什么。再说了,陆晓阳这一次有事情在身,在林县还是相当低调的,除了让宋汉城一个又一个地带官员见他外,他基本不出酒店的。这倒让刘立海很是奇怪,可姚海东已经被调回了京江,他除了继续病着外,还真不好再去多问什么。

    吴浩天在姚海东回到京江后,打电话给姚海东说:“海东,你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吧。”

    姚海东对于自己突然被撤,内心是很不舒服的。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仿佛习惯了一把手们的强势,接到吴浩天书记的电话后,他还是很恭敬地回了吴浩天一句:“吴书记,我马上就去。”

    姚海东来到吴浩天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吴浩天在里面喊了一句:“进来吧。”

    姚海东便推门走了进去,一进去,吴浩天书记倒是很客气,指了指沙发说:“海东,坐吧。”

    姚海东这个时候也不能客气,便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望着吴浩天书记说:“谢谢吴书记。”

    “海东啊,你也别有想法,突然让你回来京江来,也是想给林县的官员们喘口气,一个石志林的自杀已经让林县的官员们如惊弓之鸟,如果调查组继续在林县呆下去的时候,我怕再出事啊。大家毕竟都是官场中的,对于调查组这件事,谁内心都是有压力。再说了,林县现在这种情形,我觉得如果再继续压力下去,我怕崩盘啊。你说呢,海东。”吴浩天的语气此时显得没有一点一把手的威力和霸气,倒有几分讨好姚海东的意思,话都到了这个份上,姚海东也不得不说:“吴书记,您的想法是对的,继续调查下去,恐怕很多人都得被牵扯进来,目前的林县再也受不了打击。”

    “对的,对的。海东和我想到了一起,所以,你也理解一下吧。”吴浩天书记的突然客气,倒让姚海东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适应,这个曾经说一不二的京江一把手,他又想玩什么呢?

    姚海东不得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