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280章 准新娘相见了
    刘源源却说了一句:“想去给姓刘的打电话吧?我还偏偏不停车,有本事,你就当着我的面打啊,打啊。”

    刘源源果真就不肯停车,而且还把车开得很快,他也不担心撞上了别的车或者是撞了红灯,反正有老爷子替他摆平这些事,他倒也满不在乎。

    孙小木也是被刘源源气住了,也和他较起了劲,果真就掏出手机,拨通了刘立海的电话。

    刘立海还窝在老板椅子里伤感着,他一直在回忆他和孙小木在一起的一点一滴,他突然就那么舍不下她。这种感觉很强烈,这是他在别的女人身上所有的感觉,他知道这就是爱吧,这个不管他信与不信,不管他想与不想,一直存在内心,压在内心深处的感情。

    特别是他知道孙小木是被逼离开他,而且为了他而妥协于孟安达的安排时,他对孙小木的想念和歉疚在听说她要结婚时,全部引暴和激发出来了。可是她却正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她却没办法接他的电话。

    刘立海正在想这些时,听见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刚刚拨过的号,他完全没想到是孙小木主动打过来的,一激动,就喊着:“小木,小木”

    刘立海因为激动,所以喊的声音还是有点大,刘源源听见了,就骂了一句:“你他妈的,就是贱。”

    孙小木没想到刘源源会这么骂她,想要去捂手机,却来不急了。这话,刘立海听得一清二楚,孙小木还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可她为什么又要主动给他电话?难道又是那个人给打他的?上次他回拨过去的那个号,不是男人的声音吗?这么想的时候,刘立海又想挂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孙小木却说话了:“刘立海,我十八这一天结婚,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吗?”

    刘源源完全没想到孙小木竟然当着他的面要求前任来参加婚礼,不由得暴吼:“孙小木,你别太过份啊。”

    刘立海便明白了,孙小木正和那个男人在吵架,难道是因为他的电话,不由得他问了一句:“是不是因为我的电话,让你们吵架了?”

    “我们吵架是常态,不吵架才不正常呢。而且这样的花少,拿我撒气的时候多,给我开心的日子少。我习惯了。”孙小木也是在气头上,想也没想地说着,一说完,她才后悔了,她这是怎么啦?和刘立海说这些话干什么呢?

    而刘立海一听,急着说:“小木,你不爱他是吧?你肯定不爱他,对吧?可你为什么要结婚呢?小木,这可是你一辈子的幸福啊,你得想清楚。你不要傻,赶紧从北京回来好吗?你还有我呢,我能够养活你,小木,你听到没有?赶紧从北京回来吧,一生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可我们的幸福我们自己得作主是吧?再说了,我真的可以养得活你。你相信我,小木,我,我天天都在想你,你知道吗?”

    刘立海没有想到,他给孙小木第一次通话会说这么多,而且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说出来的,他急啊,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孙小木嫁给这样的男人呢?她不爱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肯定也不爱孙小木,这一点,刘立海已经判断清楚了。

    孙小木听着刘立海的话,关于他的影子,关于他和她在一起的快乐,一下子全涌了出来,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去。就在她准备说话时,刘源源却一把抢过了手机,正对着手机说:“你他妈的算老几啊,我可警告你,姓刘的,你少招惹我老婆,而且我们的婚礼不欢迎你来,我再要看到小木手机上有你的电话,我看一次,就把小木暴打一次,你信不信?”

    “小木怎么会嫁给你这样的人呢?你甚至就是一个无赖。”刘立海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孙小木原来一点也不快乐,而且她绝对是不会爱上这样的一个男人,可是她为什么还要和这样的一个男人结婚呢?仅仅因为她的父亲吗?

    “把手机还给小木。”刘立海又冲着手机喊了一句。

    这话孙小木听见了,她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去,她就如一位被人欺侮的小孩子突然看到大人一般,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侮辱,顿时全部涌了出来,她就去夺刘源源的手机,刘源源却突然把车窗摇了下来,把手机往窗外抛去。

    “你”孙小木满目怒火地看着刘源源。

    “你以为那么容易就可以成为刘家的儿媳妇?你做梦去吧。”刘源源一边说话,一边开车,不再理孙小木。

    刘立海却在电话中喊:“小木,小木,”盲音,盲音,他挂掉了电话,重新给孙小木挂,结果是无法接通,他开始为孙小木担心着,他恨不得马上飞到北京,把孙小木带回来,带到他身边来,她是自己的,他还爱着她。

    刘立海也不知道自己的内心堵了多久,他的手机响了,他以为是孙小木的电话,赶紧抓起来就要接电话,一看不是她的号码,是冷鸿雁的。

    怎么会是她的电话呢?她购物完了吗?刘立海压了压自己的情绪,他不能再让冷鸿雁不高兴。唉,此时的刘立海觉得自己好可无奈啊,他救不了孙小木,他还得担心自己让冷鸿雁生气,这日子表面过得风光,其实内心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刘立海还得接冷鸿雁的电话,电话一接,冷鸿雁便问:“你给孙小木打电话了?”

    “我,”刘立海一下子结巴了,消息这么快?冷鸿雁怎么就知道了呢?

    “你心痛她了?舍不得她?”冷鸿雁的语气极为不满。

    “姐,我觉得她这是自毁幸福。”刘立海说了一句。

    “她毁不毁幸福关你什么事?全天下那么多人都没有幸福,你管得过来吗?你以为你是谁呢?”冷鸿雁激动着,这让刘立海内心又开始开堵,是啊,他管得过来吗?他有资格给孙小木幸福吗?

    “姐,我,我们毕竟有过夫妻之实,我,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往火坑里跳。”刘立海还是忍不住说了他此时的感觉。

    “刘立海,我可警告你,她马上就是刘部长的儿媳妇,你少搅和她的事情。”冷鸿雁说完,又是“啪”地一下,挂断电话。她可是在婚纱店里遇到了孙小木,世界从来就是这么滑稽,她们竟然四目相对了,而且孙小木显然是在生气之中,那个刘源源在一旁阴阳怪气,提到了刘立海的名字,被冷鸿雁听到了,她便知道,刘立海给孙小木打过电话了。

    冷鸿雁内心还是没办法接受刘立海对孙小木的爱,还是容不下孙小木进入她的内心深处,这一点,她也不知道怎么啦?就因为孙小木伤过她?如果在孙小木和林诺之间,冷鸿雁肯定会站在林诺的一边,而不是孙小木。可偏偏这个小傻子对孙小木念念不忘,为了孙小木,他还能做什么出格的事吗?这让冷鸿雁很是放心不下。挂掉电话后,冷鸿雁给姚海东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通,姚海东先说话了。

    “部长,祝贺你了。结婚的东西都置办好了吗?”姚海东满是喜悦地问着冷鸿雁。

    唉,还是姚海东好。每次冷鸿雁从刘立海这里受气后,总能在姚海东身边寻到一丝安慰,而且姚海东对她的关心和保护无论什么时候都存着一般,这一点,让冷鸿雁觉得太难得了。如果在她落难的时候,姚海东不是一直守着她,她对姚海东的信任感也不会有这么强烈了。

    看来,人与人之间还是相处久了才能互相了解,而且朋友也是老的好,当然了,还得是生活在一起的。有的认识很久了,中间不在一起的时候,那么中间的这个过程是缺失的,对于缺失过程的老相识,也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鱼龙混杂的地方,也是骗子丛生的地方。

    冷鸿雁前不久就遭遇过这样的骗子,她以前的一老同事,在商场遇上了,他说在北京一公司做着高管,年薪三十万吧。因为是在北京遇上了旧相识,冷鸿雁还是很开心,坚持请这个男人去餐馆用餐,这男人话里话外还是他在北京的成功,当然也讲了打拼的艰苦,当时是他自己要从文化局辞职出来,上北京淘金的。

    在吃饭的途中,冷鸿雁接了一个电话,包包就留在这个男人身边,她也没在意,毕竟是老同事嘛。她对这样的关系还是存着一份信任感的,结果吃完饭后,冷鸿雁去埋单时,发现她的现金少了好几百块钱,她努力地想了想,觉得自己没有花掉这么多钱。因为出来购物时,纪老子给了她五千元的现金,她自己是带着卡的。本来她想着刷卡,可餐饭的刷卡机有点问题,还需要等,她就付了现金,这才发现现金少了好几百块钱,等她再回头去找那个旧同事时,他已经不见人影。

    冷鸿雁就很有些可悲地笑了一下,就算那个男人管她借几千块钱,她也会借的。在北京这个地方,她还是很愿意去帮助过去的旧相识的,可偏偏那个男人用的是这个手段,她一出餐饭,就删掉了那个的人的电话,这样的人,已经属于没品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