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281章 冷姐姐又生气了
    冷鸿雁可以帮人,可她不想和没品的男人相处。再说了,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人生一世实在是够苦。你存心做一个与世无争的老实人吧,人家就利用你欺侮你。你稍有才德品貌,人家就嫉妒你排挤你。你大度退让,人家就侵犯你损害你。你要不与人争,就得与世无求,同时还要维持实力准备斗争。你要和别人和平共处,就先得和他们周旋,还得准备随时吃亏。

    对于这些,冷鸿雁人过四十岁了,体会就越来越深刻,也越为越多。

    所以,这样的冷鸿雁,该珍惜的人,她一定还会去珍惜的。而且,又有多少男人如姚海东这么坚定地站在她身后呵护着她呢?就因为这一点,冷鸿雁才对姚海东一直保持着最好的友谊,这一份友谊的存在,在冷鸿雁认为是非常珍惜的,特别是在一个高物质化的时代,纯粹的友谊太难了。

    “海东,还是你最知心。”冷鸿雁感叹了一句。

    “部长,怎么啦?又发生什么了?”姚海东紧张地问了一句。现在的情形都是有利于他们的,秦洪移交给司法部门,估计秦洪一审判,万胜利去林县就要揭盖子,而且刘建成副市长对姚海东目前是很友好的,有什么活动,他都会让秘书通知姚海东去,本来刘建成也看中了刘立海,想等他上任后,把刘立海也调回来,有刘立海和姚海东这两员猛将,对付吴浩天书记,就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了。

    再说了,就算打个平手,也总比由吴浩天把控着京江局面强吧,他可不愿意当一个如老肖这样的市长,被架空的市长,他宁愿不当。而且一把手现在也不是万能的,这一点,刘建成很是清楚,所以对人才的重视,他当然知道轻重的。

    “唉,”冷鸿雁突然叹了一口气,这么一叹,吓得姚海东更加紧张了,不会出什么大事吧,他急切地又问了一句:“部长,到底发生什么了?”

    冷鸿雁一见姚海东这么急切,一边感动,一边说:“海东,你别紧张,没事,没什么事。我的婚礼会正常举行的,再说了,纪老爷子对我越来越依赖了,不会发生什么。而且我们曾经策划要拆散孙小木嫁到刘部长家的事情,我觉得没必要了。我倒是担心那个小傻瓜会跑到北京找孙小木,他已经知道了刘部长的公子是个花少,孙小木要嫁的人对她不好,我担心,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要是来北京大闹婚场,我们面子上都不好看是吧?

    尽管刘部长在这一次高层改选之中没有再进一步,但他毕竟也算是朝中元老级的近臣,老关系还在,而且这些老关系也是很厉害的。所以,我们能不招惹他们就不要去招惹吧,你说呢?”

    冷鸿雁的话一落,姚海东便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他都被冷鸿雁吓得不轻,这只是一件小事,他就没什么好紧张的。当然了,目前小事也不能轻视,于是赶紧说:“部长,你说得很对,目前的情形极有利于我们,刘建成副市长可能会接任老肖市长的位置,大书记说我的位置会调动一下,小刘的位置也会调动一下,极有可能小刘会去接任小万的位置,做大书记的秘书,所以,在这个时候,小刘必须要低调和谨慎,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一定要克制自己的感情,这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

    姚海东把位置调动的事情和冷鸿雁讲了一下,这事他本来准备去北京再谈的,现在既然谈到了刘立海,他就顺口说了,再说吧,去北京人那么多,还不见得有机会和冷鸿雁说话呢。这个时候告诉冷鸿雁也行,免得让她以后有想法,调动工作的事情不让她知道,到时候真调动了,他和刘立海都很被动的。

    这是姚海东的想法,所以,他觉得还是告诉冷鸿雁要好一些。没想到,他的话一落,冷鸿雁惊讶地问了一句:“小刘会做大书记的秘书?这是真的?定下来了?”

    姚海东没想到刘立海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冷鸿雁,而且冷鸿雁的态度这么惊异,一时间,他又有些后悔,是不是她还得把刘立海控制在自己身边呢?她不想让刘立海去郭宝鑫书记身边工作,那会极不利于刘立海和她的见面。

    唉,这女人啊。怎么那么长情呢?都要做将军夫人了,还对这个小年轻念念不忘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姚海东倒希望刘立海早点有女朋友,让冷鸿雁收心一下。这女人就是太过长情了,以前傍上宋立海的时候,一傍就是十多年,不结婚,不搞暧昧,一心一意跟着宋立海。

    自从有了刘立海后,冷鸿雁一如梅花二度的一般,如痴如醉地扎进了大女人和小男人的爱情情仇之中,哪怕刘立海曾经那么伤她,她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现在为了牢牢控制这个小年轻,反映居然这么强烈。

    姚海东赶紧转弯地说:“部长,这事也是我自己猜的,大书记没有说过什么。我当然是希望小刘去跟着大书记,对他的成长是有好处的,再说了,对你复出也是有帮助的。有我们的人在大书记身边,消息也会比别人灵通许多,对我们以后要上的台阶,都是极为便利的一件大好事啊。你觉得呢?”

    姚海东不得不安抚冷鸿雁,当然了,郭宝鑫书记也确实没有说,意思是这样的,话没有明确说出来,对于没有明确说出来的事情,随时都有改变的可能性。

    官场嘛,什么时候都是彼一时,此一时。而且这个时代可是计划赶不过变化,前一分钟还在台上开展反腐报告的领导,后一分钟就能从会上直接带走的领导多的是,反腐强人,廉政标兵被查出来的数额都是以亿为单位的人民币,也不怪老百姓痛恨。可你再痛恨,体制存在着,一切还是权力集于一把手之中,一切也多是一把手说了算。

    现在,刘立海被大书记看好了,这一点是姚海东极为高兴的事。可冷鸿雁心里,眼里,只有她的感情。对于她的复出,姚海东想,她也是为了控制刘立海才这么干的,她不是马锦秀,她不爱官场,不爱权力,可她太爱自己的爱情了。

    一个女人爱什么都好办,唯独是热爱爱情,那可是罂粟花一片啊。想象几个沾上那玩意的人,戒掉了呢?

    “你们居然都瞒着我。”冷鸿雁“啪”地一下,把手机给挂了。这一挂,挂得姚海东都有些肉跳,这女人啊,要命死了。

    姚海东是有火不能发,再说了,如果冷鸿雁真的去阻力止刘立海去当大书记的秘书,这个小刘的日子就有些难过了。这么一想,姚海东赶紧给刘立海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就问:“小刘,你和孙小木联系上了?”

    刘立海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给冷鸿雁打电话,道个歉,说说好话,哄哄她。却见姚海东的电话打进来了,他便接了电话,没想到姚海东第一句竟然是这个问题,一时间,刘立海不知道如何说好,毕竟他和孙小木之间是属于自己的内心伤痛,他并不想被姚海东知道。

    “小刘,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一定要低调。大书记对你是很看好的,你不能因为女人问题而负了他,这可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机遇,在官场,其实机遇非常重要,一个机遇把握好了,你就能够比别人多更多的机会。如果你不是在部长的培训下,以这么快的时间进入官场的话,现在这个大书记秘书一职怎么样都不可能到你头上的,你也知道,大书记的秘书一下基层就是县委书记一职,你要只是一名记者,你能有这样的资格吗?而且你能进入大书记眼帘吗?他见不到你,别说做他的秘书,认识你的机率就是很小,很小的。所以,小刘,你要珍惜懂吗?”姚海东又苦口婆心地教导刘立海。

    刘立海赶紧说:“姚大哥的话,我一定会记住了。我只是听冷姐说小木要结婚,就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可是那个男人好象在旁边,那男人很不靠谱,所以,就有些担心小木了,毕竟我和她之间是有过那么一段的,一时间让我彻底丢下她不管,我,我还做不到。”

    刘立海还是对姚海东说了实话,他这个时候想的是让姚海东去劝劝冷鸿雁,说了这些话后,刘立海又补充了一句,“所以,姚大哥,你能不能劝劝冷姐,我其实只是担心小木今后的幸福。没有别的意思,再说了,我也不可能去北京阻止她结婚。我也没有权利去阻止她是吧?

    再说了,孟秘书长既然强行拆散我们,既然花那么大代价隐瞒我和她的婚姻之实,在如此关键的时候,孟秘书长怎么会轻易让我见到小木,又怎么会再让我接近她呢?我和她之间终归是一场梦,姚大哥,我担心小木归担心,可我帮不了她。再说了,嫁入部长家,总比跟着我这样的小人物有保障吧。我只能祝小木幸福,也只希望她幸福。”

    刘立海急切地向姚海东辩解着,他现在需要姚大哥去安抚一下他的冷姐姐,这女人,说来说去,又要权力,又要他。马上就是将军夫人,她怎么还要把控他呢?

    恩情和爱情,刘立海能舍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