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290章 以色示人
    刘立海奇怪归奇怪,不愿意再和马锦秀多说什么,她的话一落,他赶紧说:“马县长,那我走了。”

    “好的。”马锦秀还把刘立海送到了门口,刘立海忍不住又想叹气了,这人都怎么啦?刘立海突然也为马锦秀而悲痛着,可他却什么都说,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去说。马锦秀怎么就真有以色示人的想法呢?今天的主角不是她,难道这一点,她不明白吗?女人之间的妒忌性最浓,她越打扮得抢眼,越会让女人们不舒服,难道这么基本的一点,马锦秀就不知道吗?

    “是啊,你要毁一个人,就拼命夸她,把她夸得不思进取,把她夸得洋洋得意,甚至是自骄自大时,你就成功了。”这话,是太安寺主持说过的话,刘立海从马锦秀房间退出来时,便想到了这句话。

    刘立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迅速把门关上,扑倒在床上,盯着酒店房间的天花板看着,仿佛天花板上就有很多的人和事一样。而他言不由衷夸马锦秀的时候,他是在毁她吗?

    关于这一点,刘立海在马锦秀房间里,还真没多想。只是出了房间后,他却自然想起了太安寺主持的话。甚至他夸马锦秀不是真的,这一点,他清楚。可他真在毁她吗?

    刘立海不得而知。只是他的孙小木呢?他奔她而去的时候,是不是也在毁她呢?

    刘立海倒在床上乱想,可无论他怎么想,孙小木的影子还是纠缠着他。他又想给她打电话,又想去问那个混蛋到底怎么样了?他内心是渴望这个混蛋死掉,可是就算死掉了,孙小木还属于他吗?

    一想到孙小木不再属于他,刘立海的心就痛了起来。现在,他渴望能够安静一下,给自己一个空闲,可在这个帝都的地盘,也是极难的。

    刘立海房间的门敲响了,他不得不去开门,站在门外的还是马锦秀,一见他,就夸张地笑着说:“小刘,再帮我看看,我这一身打扮,没问题吧?”

    刘立海真是哭笑不得了。外表就真的那么重要吗?冷鸿雁的成功,不仅仅靠外表的。唉,刘立海突然觉得马锦秀比自己还可怜,他有着爱人不能爱,可这个没爱人的女人,却拼着命想取悦男人。男人就那么容易被取悦的吗?

    至少刘立海还是觉得女人必须有女人的味道才行,什么又是女人的味道呢?这一点,他还真说不好。再说了,女人味道也应该千奇百种才对,浪荡的,野性的,纯洁的,古典的等等,全可以满足广大的男同胞们的奇葩心理吧。

    “说话啊。”马锦秀推了一下刘立海,刘立海这才从自己的想法中醒了过来。他不得不装着认真在看,而且绕着圈儿,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马锦秀,说实在话,如果没有他的冷姐姐,没有孙小木,甚至没有还痴恋着他的林诺,马锦秀这种女人,也应该算有着其特有味道的女人吧。

    身材错落有致,凹凸得极有曲线美,她这种没怀过孩子的大龄女官员,有着未婚女孩的青涩,也有着成熟女人的暧昧色调,再加上她进出入于男人们的世界,身上自然有股子张力感,而且今天的马锦秀,刻意打扮过的,俗话说得好,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几个女人一收拾起来,不增添魅力的呢?

    刘立海绕着了个圈儿,绕得马锦花的脸红扑扑的,如同少女的脸一张。还好,她是马锦秀,不是他心仪之中的女人,如果和自己心仪之中的女人如此这般地看着,不出事才怪呢。何况现在正是他心情极度糟糕的时候,都说酒色一家,那是男人们消愁泄压的两大乐子之一,酒和色,可以让人醉了,累了,啥都不会再想吧。

    刘立海纷乱地绕了一圈,其实他什么也没看进去,马锦秀这女人没有传递给他半点可以搞搞暧昧的调儿,他很清楚,这女人如此这般收自己,全是充着大书记而去,她奔权力而去的。

    刘立海装得很像,至少马锦秀以为他是认真在帮她作参谋,她和大书记一块吃饭的机会太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她不打扮得抢眼一点,她能胜出吗?再说了,几个男人不闻腥的呢?以色勾人,通常是女人们最本能,最直接的武器。谁让世界是男人们的?如果世界是女人们的,她们不一样宠幸各色美男吗?

    韩剧风摩中国,几部中没几个绝色的美男子呢?这一点,马锦秀还是能够接受和理解冷鸿雁的,可这女人太他妈的幸运了,先有宋立海的一心一意,接着有刘立海的绝色相伴,现在还居然就成了堂堂正正的将军夫人,全中国排得上号的重量级夫人啊,说马锦秀没想法,绝对是假的。所以,孤注一掷是她必须去赌的法码。哪怕她明明知道大书记带着夫人和小姨子吕薇在一起,可她还是想以色示人,还是想让大书记记住她的美貌。

    一顿饭的功夫,能让男人们真正记住的大约只有美色吧。这一点,马锦秀是清晰的。

    这个时候,刘立海倒是认认真真地点着头,而且认认真真地望着她说:“美,实在是美。而且不穿职业装的马县长,真好看啊。”

    “你没骗人吧?”马锦秀问了一句。

    “当然没有啊。不信,你再去问问秘书长吧。”刘立海有些想赶马锦秀走,就把她往姚海东房间推。

    “他也说好看。”马锦秀的脸上红扑扑的,可说出来的话还是很兴奋。靠啊,她竟然早问过姚海东,这女人。

    刘立海惊讶极了。这女人要是疯狂起来,他算是真正见识了。

    “秘书长都说了好看的,当然是真的。”刘立海不得不随口继续应付着。

    “你们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马锦秀一边笑,一边往外走。就在这个时候,冷鸿雁的司机给刘立海打电话,说他就在酒店外等他们。

    “马县长,我们该下去了。”刘立海喊住了正要回房间的马锦秀。

    “这么快?”马锦秀一边这么说,还是一边开了自己的房间门。

    刘立海没再理他,去敲了敲姚海东的门,又敲了敲朱德江的门,几个人便一起下了楼,可在楼下,他们等了好一会儿,马锦秀才下来,显然是去照镜子去了。

    刘立海看了一眼姚海东,姚海东没说什么,他也不再说什么,一行人上了车,直奔纪老爷子的家。

    车子到达纪老爷子的家时,冷鸿雁在门口等着他们,这倒让姚海东格外地感动,说了一句:“部长你可是对我们尽心啊。”

    “你们是娘家人,应该的。”冷鸿雁说着,引领着大家进纪老爷子的家,倒没注意到马锦秀的不一样。

    进去后,大家才发现郭宝鑫夫妇和吕薇正在和纪老爷子讲什么笑话,所有人都笑作一团,冷鸿雁是等他们笑过之后才说:“云鹤哥,他们来了。”

    纪老爷子这才站了起来,姚海东走在最前面,赶紧上前一边紧紧握住纪老爷子的手一边说:“祝贺老爷子大喜。”

    纪老爷子一边笑一边说:“娘家人来了,我理应去门口接你们的,只是宝鑫在我这里,你们就见谅一下。”

    姚海东赶紧说:“老爷子也太客气了,有部长接我们就很感动了。”说着,趁老爷子和其他握手的同时,姚海东说:“大书记好,郭夫人好!”

    吕薇一脸笑地看着姚海东说:“姚大秘书长怎么不问候我啊。”

    “吕总好。”姚海东也笑着说。

    “我还没上任呢。”吕薇笑着回应了一句,这才拿眼睛去看其他人,这一看就看到了马锦秀,显然她这一身的装扮是刻意为之,于是故意笑着问冷鸿雁:“冷姐,这位大美人是谁啊?”

    吕薇这么一喊一叫的,冷鸿雁这才看到马锦秀的装扮,有点不认识似的看了看说:“对了,小薇,这位是林县的马县长,比你大一点,你喊马姐也行。”

    马锦秀不认识吕薇,不过还是笑着点了一下头,就把目光投向了郭宝鑫书记,这架式,吕薇很清楚她打扮成这样,就是为了引她姐夫的注意,可她偏偏不给马锦秀这个机会,拉着郭宝鑫书记说:“姐夫,你看看姐这一身衣服怎么样?”

    郭宝鑫被吕薇纠缠着去看夫人的衣服,也就没顾得上和姚海东们问好,这让马锦秀极度失望了一下,她这么精心打扮,竟然让郭宝鑫书记都没正眼瞧一下。

    吕薇偷眼看了看马锦秀,她一脸的失望正好被她瞧见了,她借着和冷鸿雁一起招呼客人的机会,偷偷对冷鸿雁说:“这个马县长是你什么人?”

    “我以前在京江的闺蜜。怎么啦?”冷鸿雁奇怪地问了吕薇一句。

    “你看看她打得如一个狐狸精似的,还总是把目光往我姐夫脸上扫,我姐在场呢,我姐要是不在场,她不是要往我姐夫怀里扑啊。哼,看着那一对假眼,我就烦。”吕薇在厨房小声音地说着。

    “你啊,那你还跟着我干什么,赶紧去守着你姐夫啊。”冷鸿雁玩笑了一句,顺手推了推吕薇。

    “我就是告诉你一声,要是我晚上损了那个女人,你可不许护着她。”吕薇警告着冷鸿雁说。

    “知道子,吕大小姐。”冷鸿雁笑了起来,心里却在想,马锦秀把自己弄成这样,不被吕薇损才怪。可她不想去提醒马锦秀,本来她就没打算接她来参加婚礼,如果不是姚海东那么说,她才不想让马锦秀来呢。可她也太急了,想认识郭宝鑫书记,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总不能当着人家老婆的面,还这么张扬吧?看来没做过高官情人的马锦秀,就是明白不了当情人其实也是一门学问的。

    冷鸿雁的心思不在马锦秀身上,她也懒得去理会。她还在想,晚上吃饭的时候,如何把刘立海突出出来呢。这个马锦秀竟然还想抢风头,有吕薇在,她抢得了风头吗?

    冷鸿雁让厨房把菜准备好,马上准备上菜了。等她从厨房里出来时,吕薇却反客为主一般,在招呼大家坐,而且听从她安排,纪老爷子当然安排和郭宝鑫书记一起坐在主要位置上,尽管这是家宴,可吕薇坚持要这么安排着,还让郭夫人紧贴着郭宝鑫坐着,而她则坐在纪老爷子身边,一边坐一边说:“纪大哥,这位置就让我坐一回哈,让我沾点军人的风彩,这样我去了林县,也能阳刚一点。”

    “小薇。”郭夫人叫了一句,示意吕薇不要乱坐,可纪老爷子却一脸笑说:“就让小薇坐身边吧,其他的人,都随意坐吧。”这么一来,马锦秀不得不距离郭宝鑫书记有点距离的地方坐下,而且从她进门到现在,无论是纪老爷子还是郭宝鑫都是大家化地一起招呼着,都没有赞她一声,这让她的自信心受到了莫大的打击,远远地坐着,没敢再说话。

    冷鸿雁招呼上菜来的时候,吕薇说:“冷姐,姐夫借我用一下,你就挨着你娘家人坐坐吧。”

    吕薇的话就是多,马锦秀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不过她显然已经看明白了吕薇应该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客人,要不她哪里这么大的胆量,这个喊姐夫,哪个也喊姐夫呢。

    “怎么都是你姐夫呢?”纪老爷子笑着问了一句。

    “难道不是我姐夫吗?”吕薇也笑着反问了一句。

    “就你多话。”郭夫人笑着责怪了吕薇一句。

    姚海东赶紧说:“要没有小薇在一起,还不热闹呢。”

    姚海东的话一落,冷鸿雁说:“海东,你就好好敬敬小薇,她喝多的时候,更热闹。”

    “还是年轻人热闹啊。”纪老爷子突然感叹了一句,郭宝鑫赶紧接过说:“首长正当年啊。”

    “就是的,你看起来比我姐大一点,就这么一点点。”吕薇一边笑,一边比示着,完完全全抢了整个饭局的风头,容不得马锦秀出头。

    刘立海便偷着去看马锦秀,她就傻坐着,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做什么。

    酒上上来了,冷鸿雁起身给在座的人倒酒,吕薇便喊:“小刘,你最小,你来为大家服务。冷姐今天可是新娘子,新娘子要享受被服务的滋味。”

    刘立海没想到他在这样的场合被吕薇点名了,这可是最佳表现自己的机会啊,马锦秀反复打扮着自己,不就是为了有个大书记面前表现的机会吗?可是吕薇偏偏就是要打压着她。

    当然了,刘立海清楚,可能的结果就是这样的。这样的场合,有吕薇在场,怎么可能让马锦秀抬头呢?不过,他倒是没想到,吕薇这么帮自己,很有些感激去地看吕薇,吕薇便笑了起来,大大咧咧地说:“帅哥,倒酒啊。”

    “好的。”刘立海应着,很快站了起来。

    纪老爷子想阻止,毕竟这是家宴,冷鸿雁却抢先说:“云鹤哥,让小刘来吧,反正都不是外人,他年龄小,这些场合,他也该锻炼一下的。”

    机会就是这样被女人们创下着。刘立海在内心叹息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