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291章 夫人路线
    “对嘛,我姐夫要有重要客人陪,这个做秘书的,肯定就得样样精通了。”吕薇接过冷鸿雁的话,突然说了一句。这话说得让刘立海姚海东朱德江以及马锦秀全愣住了,目光都对准了吕薇,她自知失言,可也不想收回话,继续说了一句:“大家都看我干什么,问我姐夫啊。”

    纪老爷子倒是很平静,显然郭宝鑫书记和他通过气一样。冷鸿雁反而没去提吕薇的话,而刘立海已经站起来了,郭宝鑫便笑着望着他说:“小薇说得也不错,大家也不是外人,就让小刘倒酒吧。”但是郭宝鑫书记没有承认刘立海会去做他的秘书,这倒让冷鸿雁紧张起来,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姚海东,而她的表情,刘立海也看在眼里,内心也起了波浪,难道情况会有变化?但是他还是努力地压着波浪,起身先给郭夫人倒酒,这倒让纪老爷子和郭宝鑫都意外了,刘立海一边倒酒一边说:“今晚是女性最伟大,所以这酒先从女性倒起。”

    刘立海的话一落,吕薇带头哄笑着,一边笑一边说:“好你个小刘啊,想走夫人路线是不是?姐,你可别被这小子骗了,他嘴甜着呢。”

    郭夫人便一边笑一边说:“小刘说得没错,今晚鸿雁要嫁进来,我们女人可以说全算鸿雁的娘家人,所以,女人的酒先倒,我们先为鸿雁祝福,再给纪老爷子祝福。”

    杜子凡先把几个女人的酒倒起来了,在郭夫人的提议下,几个女人先给冷鸿雁敬酒,她倒是被敬得满脸通红起来,一边站着回敬,一边说:“姐妹们的酒,我一定喝,一定喝。”

    女人们先动了杯子,酒宴的气氛一下子就拉起来了,刘立海便顺着老爷子,大书记一路倒着酒,而吕薇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冷鸿雁私下引导,竟然很抬刘立海,一会儿喊帅哥,一会儿喊小刘的,指使着他做这做那,尽量让他在郭宝鑫面前多表现着,完全没给马锦秀半点表现的机会。

    但是马锦秀显然不甘心这么干坐着,在第一轮酒敬过之后,她还是主动地站了起来,先走向了纪老爷子,望着纪老爷子说:“姐夫,我也得这么喊了。我和冷姐是多年的那姐妹,这酒敬你们白头到老,地久天长。”说着,她先干了。

    纪老爷子这个时候才注意马锦秀一样,正要夸她,却被吕薇抢过话说:“姐夫,你和姐喝个交杯酒吧。我中午没看到你们交杯的样子,现在想看看。”

    “小薇,”郭夫人又喊吕薇,冷鸿雁倒是很配合吕薇,走过来说:“云鹤哥,来,我们喝。小薇,学着点,早点把自己嫁出去。”这么一闹,又没有马锦秀的事,只好干站在一旁,看着纪老爷子和冷鸿雁喝交杯酒。

    交杯酒的时候,刘立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眼睛看花了,他感觉冷鸿雁看了他一眼,可他想去捉一种目光时,又不见了。他内心便又被波动着,这个场面倒底又算什么呢。

    好在,大家都在观看交杯酒,都在嘻嘻哈哈着,没人留意刘立海的细小变化,倒也让他安心了一下。等纪老爷子和冷鸿雁的交杯酒喝完,马锦秀想给郭宝鑫和夫人敬酒,可吕薇说了一句:“小刘,我姐夫和我姐的酒没了,你还过来给他们倒酒?”

    马锦秀只得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看着刘立海过去给纪老爷子和冷鸿雁倒酒,在给冷鸿雁倒酒时,他感觉冷鸿雁踩了一下他的脚,他不懂是什么意思,想拿眼睛去看冷鸿雁,又不敢。

    这时,冷鸿雁说:“小刘,你倒是很听小薇的话,让这个女老板娘调教一番,端茶倒水的动作倒是越来越熟练了。”说着,冷鸿雁有意看了郭宝鑫夫人一眼,郭夫人也看到了冷鸿雁看她,而且吕薇这么抬这个年轻人,大约是想她为这年轻人说点什么吧。

    郭夫人便说:“我这个妹妹啊,天不怕,地不怕的。不过,小刘,确实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小薇再欺负,你就告诉我,我教训她。”

    “姐,有你这么胳膊肘儿往外拐的吗?”吕薇撒起了娇,然后看着郭宝鑫说:“姐夫,等小刘做了你的秘书,我可要好好指使他干活。”

    “小薇,你天天没个正形的。你指使的人还不够多吗?小万都快被你指使得跑断了腿,你怎么就不跟着纪夫人多学学呢?”

    郭宝鑫还是没明确对刘立海的态度,倒是把话转向了冷鸿雁,冷鸿雁便笑着说:“大书记,我感觉今晚我们女人的话多,你们男人的话少一般。来,我领着娘家人敬大书记一杯。”说着,站起来示意姚海东们给郭宝鑫敬酒,郭宝鑫便苦笑着看着纪老爷子说:“老爷子,纪夫人就是厉害,我这是夸她,倒夸出问题了。看看,还是一堆娘家人给我敬酒,要敬,也该是老爷子喝,今天可是你们的大喜日子。”

    “云鹤哥要是喝多了,我此不是得少一件乐事?所以,这酒只能是大书记喝。”冷鸿雁替纪老爷子先说了,说得郭宝鑫大笑,一边笑一边说:“鸿雁这嘴就是厉害,好吧,我喝,免得惊了你们今晚洞房花烛夜的好事。”

    纪老爷子听郭宝鑫这么笑,也陪着大笑,郭夫人说:“你是不是恨不也要来一次洞房花烛夜?”

    “我可不敢。有夫人,就足够了。”郭宝鑫的神态,让马锦秀很是意外,没想到堂堂的省委书记,说起来话这么平民化,平民的乐趣,他们一样高兴着。她又有想去给他们夫妇敬酒的冲动,可是她刚站起来,吕薇却说了一句:“马县长,来,我们喝一杯。”

    马锦秀不得不笑着和吕薇碰杯,而此时纪老爷子和郭宝鑫在低头交谈着什么,冷鸿雁就过去和郭夫人碰了一下杯,有结束夜宴的意思。

    冷鸿雁回到座位后,郭夫人就扯了扯郭宝鑫的衣角说:“老郭,你也喝了不少,今晚就早点休息,人家还得洞房花烛呢,这一夜可是值千金。”

    “还是姐体谅冷姐,来吧,我们祝这一对新人,送他们进入洞房。”吕薇又闹着。

    郭宝鑫便笑着说:“小薇啊,你真是闹腾。”说着,就望着姚海东说:“海东,工作上的事情,回京江谈。有夫人在,她可不喜欢我谈工作的。”这话像是在解释什么,又像是在回应冷鸿雁想知道的结果,这倒让冷鸿雁松了一口气,她其实和郭夫人敬酒,并不是想结束酒宴,而是想为刘立海争取什么,可她走近郭夫人的时候,郭夫人先提出了要回去休息,说累了。冷鸿雁就不好示意刘立海再过来敬酒了,再说了,吕薇是极力在压马锦秀,硬是不准她接近郭宝鑫,所以,她也不得不提前结束酒宴了。

    酒宴就这么结束了,马锦秀竟然被闹得连给郭宝鑫夫妇敬酒的机会都没有,她都郁闷死了,可是有吕薇在,她便知道她什么也做不了。

    而刘立海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也不知道郭宝鑫书记内心到底会有什么打算,而这个时候,郭夫人提出结束酒宴,让他也很有些措手不及。但是姚海东象是明白什么一样,开心地领着大家一起喝了一个团圆酒,酒宴便结束了。

    结束的时候,郭夫人先提出告辞,大家便一起去门口送郭宝鑫一家子,吕薇则在刘立海身边压低声音说:“帅哥,姐今天给你表现的机会,你得很捧。”说完,就快步去赶郭宝鑫夫妇。

    刘立海便盯着吕薇的背影看着,冷不丁冷鸿雁站到了他身边问了一句:“看什么呢?”

    “看小薇姐呢。”刘立海应了一句。

    “你的事应该安顿好了。但是,我感觉纪老爷子可能会将我留在北京。”冷鸿雁的声音也压得很低,但是刘立海还是听清楚了,姚海东也看到了冷鸿雁和刘立海说话,可以他一直和纪老爷子在交谈着,刻意地让冷鸿雁把她要说的话说完吧。

    朱德江和马锦秀晚上都没怎么说话,这样的场合,朱德江不敢说话,能参加对他来说就是莫大的幸运了。而马锦秀一见郭宝鑫书记走了,人顿时如霜打的茄子似的,提不起半点精神,只想着回酒店去了。

    “冷姐,我们也走了,你们还得那个,那个洞房花烛呢。”马锦秀笑着提出来告辞,这让姚海东很是不满,他正和纪老爷子谈得起劲,纪老爷子说下午和郭宝鑫谈了江南的一些问题,确实是询问过他,关于刘立海接手万胜利的事情,这一次他没让万胜利跟着来北京,也确实有考擦刘立海应酬方面的能力,大约因为有吕薇在场,刘立海倒是做是很到位,至少在老爷子眼中是这样的,他晚上也在观察刘立海呢。不过,纪老爷子也谈到了自己年龄大了,希望冷鸿雁能够多陪着他,话里话外,都是不允许冷鸿雁再参政的意思。这一点,倒是让姚海东没有想到,不过,现在冷鸿雁已经为人妻,当然得以夫君为主。

    “纪老爷子,部长说林县的公司会让小薇打理,她肯定会全心全意陪着你的。”姚海东赶紧宽纪老父子的心。

    “她野心大着呢。不过,宝鑫会听我的,女人过多涉政不是好事。”纪老爷子亮了自己的底牌。

    这话,冷鸿雁听了一个正着,刘立海也听了一个正着,相信马锦秀也听到了,因为她没再吵着要走。

    刘立海便去看冷鸿雁,她脸上竟然没有任何的表情,完全看不见刘立海以为中的那种愤怒和失意。

    “她真的就肯接受纪老爷子的安排,守着这个这老男人吗?”刘立海此时竟然这么暗问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