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292章 稳定的大后方
    刘立海满以为纪老爷子和姚海东说完话后,就会送他们走。结果,纪老爷子竟然点他的名让他去书房聊几句,他很有些惊讶,就去看冷鸿雁,而此时冷鸿雁的脸上也同样是不解,但是她没说什么,而是招呼姚海东,朱德江以及马锦秀喝茶。

    刘立海跟着纪老爷子一起走进了他的书房,随后,纪老爷子就让他把书房的门也给关上了,这一关,倒让刘立海异样地紧张,手心,后背全冒着汗,坐也不敢坐,看也不敢看纪老爷子。

    纪老爷子便笑了笑说:“坐吧,我们就是聊一下,你不用那么紧张。”

    刘立海被纪老爷子这么一说,脸尴尬得通红起来,一边坐,一边极力地让自己没事一般地笑了一下。

    “小刘,下午我和宝鑫谈了好半天。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去宝鑫身边锻炼着,作为年轻人,这一点我还是赞成的,而且雁雁对你一直在悉心培养,我要是不把你的事情给解决好,她怕是不会安心跟着我在北京好好生活着。我这个年龄,不是你们小年轻,可以丢下家去外面闯荡事业,事业有成后,再稳定大后方也算不了什么。但是,我现在的年龄是需要大后方是稳定的,而且必须是稳定的。你懂我的意思吗?”

    纪老爷子的眼神对于刘立海来说,亮得如他被纪委那帮人控制时的大灯,刺得他一阵阵发痛,这话的意思,就算刘立海是傻瓜,也懂得纪老爷子在指什么,可是他真的就知道自己和冷鸿雁之间的事情?郭宝鑫书记也知道?他和冷鸿雁之间的关系会传得这么远?对于这一点,刘立海不得而知,但是他是坐不住的,而且极其尴尬,无奈。可是纪老爷子停顿下来了,而且他正瞅着自己,刘立海要是慌乱,要是大惊失色,不仅是他,冷鸿雁怕也要跟着倒霉了。

    纪老爷子虽然话里话外有意思,但是话没有挑开,刘立海完完全全得装,而且必须装得像,装成他和冷鸿雁之间没有任何事,一切全是外界传的。这种破事,只要当事人不承认,谁又敢较真呢?因为没有捉奸在床,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风言风语也只能是说说罢了。

    “首长,冷姐说林县的公司交给小薇姐打理,而且小薇姐的房间也装璜好了,所以,冷姐肯定也想到了这一层,再说了,首长对冷姐这么好,她会守着首长的。”刘立海尽量让自己说得很真诚,尽管他说的话言不由衷。

    “她要是能这么安静下来,我就不会找你,找海东说这个问题了。你和海东多劝劝她吧,女人成家了,就得以家为重。我可丑话说在前,她要是执意再参政的话,我只能拿你开刀的。”纪老爷子说完这话,主动站了起来,显然是他要说的话说完了。

    可是刘立海一时没反应过来,坐着没动,直到纪老爷子咳嗽了一声,他才醒过来,整个人感觉都傻了似的,而且后背的汗,他自己都感觉到衣服被浇湿过了一般地冰滑透凉,虽然纪老爷子家里的暖气很足,可他还是那么,那么地感觉到寒意,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大书记在酒桌没有明确表态,让他接替万胜利的位置了。而吕薇显然是为了讨好冷鸿雁才故意把他提出来的说的,当然吕薇也有意提刘立海去打击马锦秀,这一点刘立海还是看得明白,只是马锦秀自己没有明白罢了。

    “谢谢首长的教导。”刘立海一边说,一边赶紧站了起来。而纪老爷子却率先出了书房的门,刘立海跟在他身后,大气都不敢多喘。

    冷鸿雁一见书房的门打开了,赶紧迎过去笑着说:“你们在密谈什么呢?这么神神秘秘的。”

    “哈哈,我和小家伙谈点做秘书的体验,好让你这个夫人安心在家陪着我。”纪老爷子一边笑,一边说。

    冷鸿雁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她的目光还是扫了一眼刘立海,刘立海赶紧也跟着笑,生怕被冷鸿雁看出什么来了。这可是他们的洞房之夜,他可不想让冷鸿雁带着情绪和纪老爷子度过这么好的良辰美景,虽然纪老爷子和冷鸿雁估计早有夫妻之实,今天也不过是个形式和过场,但是形式也总得有个形式的模样吧。

    姚海东见纪老爷子在笑,便起身迎过来,也一脸笑容地说:“首长,我们走了,你和部长好好度过今晚的良辰美景。”

    “我们都老夫老妻的,海东就别取笑我们了。”冷鸿雁赶紧应了一句。

    “雁雁,你可是第一次做新娘子,所以,所有的形式我都会为你准备好的。”纪老爷子笑着看着冷鸿雁,那眼神看着刘立海不知道是啥滋味,他现在只想马上离开这里,可是姚海东不提走,他是断然不敢先动步的。

    “还是首长体贴部长,部长,我们不惊搅你们的好事,先告辞了。”姚海东说这话时,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厚实了,当然了,几个人中无论是私交还是职位,他都应该作为代表说话的。

    “好的,我就不留你们了,改天来北京时,再多聊聊。”纪老爷子也没再客气,就吩咐冷鸿雁送客,自己没有跟出来。

    冷鸿雁似乎是急着送客出门,一出来,她就问刘立海:“老爷子找你说什么了?”

    刘立海赶紧笑着说:“首长是关心你,让我和姚大哥劝劝你,留在北京相夫教子呢。”

    “对的,部长,首长确实是真关心你,也是这么对我说的。”姚海东接过话说。

    “哼,你们男人就是自私,一结婚,女人就该呆在家里守着男人的吗?”冷鸿雁有些不满的说。

    “我现在想有个男人守着,不再出来工作该多好。”马锦秀突然接话说。

    “锦秀,你就装吧,装吧。你真要这么想,就不会一心想着再进一步了。”冷鸿雁一点也不客气地对着马锦秀说,说得马锦秀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不过,她不敢再顶撞冷鸿雁,至少今晚的冷鸿雁已经是纪夫人了,那么多大人物都来了,她这个小小的县长算什么呢。

    “好了,部长,我们先走了。你就好好地享受夫人的乐趣吧,我们可是为你骄傲死了。”姚海东一边笑着说,一边领头往外走。

    冷鸿雁也不能再多在外说久了,纪老爷子肯定会按老规矩来个洞房花烛夜的,这一点,她有心理准备,这个男人骨子里的传统,她是领教过的。可是让她只能呆在北京的话,她一时还转不过弯来。

    “冷姐,你早点去陪首长吧。我们走了。”刘立海也补充了一句,他担冷鸿雁在外说多了,纪老爷子又会起疑心。

    “好的。”冷鸿雁说了一句,就让司机把他们送到酒店去,反正明天她有的是时间问刘立海,她肯定不相信老爷子和刘立海关门密谈是为了这一件事。

    刘立海几乎是逃也似的走到了最前面,一上车后,姚海东便说:“部长总算有个幸福的家了。”

    “是啊,冷姐今天真美。”朱德江跟着说了一句。

    但是刘立海没有接话,他的心极为沉重。他多么想对纪老爷子说一句:“我宁愿不当大书记的秘书,我也不想拿冷鸿雁交换。”可是他不敢说啊,他很清楚,说出这种话就证明他和冷鸿雁的风言风语是真实的,会让纪老爷子对他如情敌般仇恨的。他没有这种胆量,一如他在白天没有胆量带走孙小木一样。

    车子终于到了酒店,刘立海跟在他们后面下了车,不过他一直没有说话,姚海东想说什么,但是忍着没说,直到下了电梯,姚海东便问了一句:“小刘,要不要喝杯茶再走?”

    “姚大哥,谢谢了。我有些累,想早点休息。”刘立海委婉地拒绝了。

    “那好吧,大家就早点休息,明天还得赶回江南去呢。”姚海东明显找台阶下。

    “好的。”马锦秀应了一下,大家便各自回房间去了。

    刘立海一进房间,就把门给锁上了,他此时的心境是真不知道啥滋味,同一天两个与他有关系的女人结婚不说,竟然一个婚礼成为这样,一个却被警告和交易着。这又算是哪门子的事呢?他还不能对冷鸿雁去讲这件事,势必会影响她和纪老爷子之间的关系,也会影响到和郭宝鑫书记之间的关系,他这么一个小人物,有一天,竟然被卷入这些局势之中,而且还被纪老爷子以这种方式敲着边鼓,如果他的胆子再小一点,估计当时就得被吓得尿流的,现在想一想,都能让杜逸冒冷汗。

    刘立海的心情重得让他自己都不敢正视,他怎以也没想过自己一不小心睡了这么大的一个夫人,可是这是他一个人的错吗?

    手机响了,刘立海也懒得看是谁的电话,就接了。而且声音很懒散地问了一句:“谁啊?”

    “是我。”手机另一端回应了一句。

    “小木,”刘立海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你在哪里?你还好吗?那个混蛋怎么样了?”刘立海急切地问着。

    “他还没有醒过来,医生说如果再醒不过来,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孙小木说着,在手机中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