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00章 尽情耕耘
    纪老爷子是真被刺激到了,他今天的亲吻显得特别地卖力和漫长,他的舌头在冷鸿雁的嘴里搅拌时,她就觉得她如此纯洁的整个世界全被搅乱和污染了一般,而最最糟糕的是她要付出莫大的情感来亲吻这个老男人,而且还得如他一般激情地长吻着,她一边回吻着他,一边在内心喊着:老天爷啊,让这个男人快点结束吧,结束吧。

    纪老爷子见冷鸿雁被他调动起来了,想要干掉这个小妻子的欲望便又强大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啦,一到这个女人身上,他就觉得他有用不完的力气,哪怕那个地方不再有精华出来,可他还是对她有着激情和欲望,还是总想着在她的身子里去耕耘着,开采着。就因为他对她的欲望这么强烈,他才放下身段去和刘立海这个几乎是孙子辈的小年轻谈着交易,是啊,他堂堂的一个将军,就为了身子下这个女人,谈着那么难以启齿的交易。可是他要是不交易又能拿这个女人怎么办?她的心不在他身上,他清楚,可他明明知道,他还是愿意干她,要她,甚至为了她而去调动着部队的力量,帮她为那个小年轻摆平这样那样的事情,其实他都知道,但是他不想和这个小妻子挑明,一旦挑明了,他和她的夫妻情份还能维持吗?

    纪老爷子该知道的事情都知道,但是有一点,冷鸿雁在迎合他,满足他,甚至也在刻意地讨好他,有了这些,他还能要求她什么呢?还可以要求她什么呢?到了他这个年龄,再一次动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当他上辈子欠她的吧。

    这天,纪老爷子倒觉得这一次比新婚的之夜要顺利得多,或许是他更珍惜这个小妻子吧,他那么有激情和冲劲,一如千军万马般地呼啸而来。

    纪老爷子满足后,倒在床上,幸福地发出了如雷的鼾声。

    冷鸿雁听着这些鼾声,眼泪还是忍不住地滑落在豪华的枕巾之上。她更加想念她的小傻子了,更加想念那个小男生的一切一切。

    身边的男人如此幸福之际,却是冷美人这般痛苦之时。为什么一切是这样呢?她是将军夫人啊,多少人羡慕的身份啊,可她却想着那个远在小县城的小傻子。

    刘立海回林县去了。不过他很清楚,北京之行让姚海东和冷鸿雁都对他很失望吧,不管怎么样,他还是为孙小木而痛心着,真的就得牺牲掉自己而去成全孟安达吗?何况还是一个食色成性的父亲,这样的人,值得孙小木如此会出吗?

    因为刘立海回林县的这天,马锦秀竟然被留在了省城,她就没回到林县。刘立海为了验证马锦秀回没回来,还特地找了一件并不重要的事情去马锦秀办公室敲门,却发现门是关着的,她的秘书说她在省城有项目要谈,要明天再回来。显然是马锦秀让秘书如此对来找她的人说的拖词,这倒让刘立海很意外,孟安达在这样的时候,还会近女色?还是孟安达留下马锦秀在布其他的棋?无论是哪一种,刘立海都没有再打算给冷鸿雁打电话,因为该汇报的事情,姚海东已经说了,怎么办,他相信冷鸿雁内心有数,再说了,冷鸿雁肯不肯为他付出着,他目前并不清楚。对如女人,刘立海真觉得越来越不懂了。

    刘立海从马锦秀的办公室里回来后,竟然就接到了林诺的电话,林诺说:“部长,晚上能一起吃个饭吗?”

    “为什么?”刘立海本能地问了一句。

    “难道一起吃饭还需要原因吗?”林诺反回了一句。

    “对不起,林诺,我晚上有安排。”刘立海说完便挂掉了电话,他实在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招惹林诺,有孙小木和冷鸿雁,他就头痛死了,他没心情和林诺交往,如果现在让他找个女人干上一场,他倒是觉得还行,可林诺是需要爱情和婚姻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他敢交往吗?他给得起林诺这些东西吗?哪怕他知道林诺爱他,他也不想再一次被女人束缚着。他需要生理上的满足和放纵,仅此而已。可这种放纵的对象,不能是林诺,在这一点上面,刘立海还是很有理智的。

    这个夜晚,刘立海把自己关在宿舍里,一边看着情色电影,一边自撸着,他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远在帝都会发生那么重大的事情,更不会想到冷鸿雁在和纪老爷子干这种事时,冷鸿雁却会哭得那么痛苦和绝望。是啊,他想不到自己在冷鸿雁内心究竟占着多重的位置。因为冷鸿雁一听要她为他的上位而退出官场时,就沉默着,这种沉默只能一种结果,她不愿意,她原来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

    刘立海一想到这一点,就说不出来的烦躁,哪怕是自撸了一把,这种烦躁还是一点没有减轻。这一夜,对于他而言,长得如一个世纪一般。他不知道,这一夜,孙小木在干什么,还是陪着那个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的植物花花公子吗?

    第二天,刘立海没有接到冷鸿雁的电话,当然了,他又有什么资格再要求这个女人一再为他而牺牲和付出呢?再说了,他不是装着孙小木吗?他在自撸时,想的女人不是孙小木吗?他想过冷鸿雁吗?所以,他对冷鸿雁是不公平的,对于这种不公平的情感,他还能奢望什么呢?

    刘立海又让自己陷入到了低谷之中,没有交易,他想离开林县,怕是难上加难的事情。而真要和郭宝鑫的秘书万胜利一起开创林县的局面时,他又觉得那么地别扭。万胜利离得远还行,真要和他走近特别是共事于一个县城的时候,两个人之间肯定是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万胜利需要一个唯他是尊的木偶刘立海,这一点,刘立海很难做到。

    而马锦秀回林县了,一回来,她就通知开会。而且她的样子那么神采奕奕,难道她真的和孟安达有那么一腿?这么快?如果真是这样,刘立海就觉得孙小木有现在的处境,也能理解。这么一个垃圾式的爸爸,孙小木的结局可想而知。

    刘立海想归想,还是认真地听马锦秀讲话,马锦秀这一次没提石志林主力打造的举水河一带的开发,竟然提到了要在林县成立绿色有机食品公司,因为林县的土质和水质在江南省以至全国都是最好的一个县城,当环保食品成为今天人们生活中的首选时,林县就是一个风水宝地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而且马锦秀在会上说,已经有投资商愿意来林县看地,愿意和林县政府一起,造福于革命老区的人民,也把老区的特产输送到全国各地。

    马锦秀在会上讲得津津乐道,而且参加会的常委们显然也听得很认真,大家都知道林县的土质和水质很好,但是以前的领导都没有重视这一块,因为在传统的思维之中,农业大国的林县一直很穷,所以他们只想着引进工业,引进房地产,却没想过以绿色产品来带动整个林县的经济,当然了,因为吴浩天书记在京江着力打造城市一体化,都在往城镇化进军,谁还会想着要以绿化食品带动全县呢?

    马锦秀的话一落,常委们这一次是一边倒地支持着马锦秀,当然刘立海在会上也表示了支持,因为马锦秀在说完构想后,突然就点着名叫他:“小刘部长,你能不能谈谈你的想法?你毕竟是北京毕业的高材生,在这里,你的学历可是最高的。再说了,你做了好几年的记者,你肯定见多识广,你就行谈谈你的想法吧。”

    刘立海没想到马锦秀会直接点他的名字,更没想到她还会说出这样的一些话,这些话在他听来,是对自己的嘲弄。当然了,也许是他想多了,也许马锦秀此时是真心这么认为吧。因为,他曾经给万胜利建议过要在林县成立蔬菜基地,而马锦秀的绿化有机会食品公司显包括了蔬菜基地,她显然是在省城受到高人的点拨,那么这个点拨的人是孟安达吗?那么,他们昨晚在一起?这样的问题,一直让刘立海纠结得郁闷,而马锦秀却偏偏要点着名让他谈谈看法,这就让刘立海说不出来此时他是什么感觉了。

    如果是以前,刘立海被领导这么点名谈看法,他肯定很得意,甚至会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合盘拿出来。但现在的刘立海早就不再是过去那个他了,什么话该说,怎么说,他现在都得过过脑子。而且在这个时候,让他谈想法,显然不是马锦秀对他的信任,这一点刘立海还是很清楚的。

    刘立海不得不谈他的看法,但是除了泛泛地表达了认同外,并没有多谈什么。不是他不清楚该谈什么,而是他实在不想把他的点子说给马锦秀,他不再是他眼里的那个马大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