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10章 两个女人一台戏
    马锦秀如此想的时候,就笑着对顾总说:“顾总,您是我们林县最尊贵的客人,我来敬您吧。而且我们林县待客的热情与否可都是以喝酒的多少来衡量的,林县的酒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酒,但是有一点,顾总放开喝,这些全是地道的粮食酒,林县出去的两位主席可都爱喝这种酒哟。我们林县,私下称这种酒为主席酒,所以说,这酒也不是外地某些人认为的低廉。在林县这个地方吧,您随意走走,说不定就会遇到很多皇亲国戚,这可不是笑话,是真的。所以说这个地方人杰地灵,了解林县历史的外地人都是相当敬重林县人的。”

    马锦秀的这番话显然在针对吕薇的自大和无知,再说了,马锦秀今天主要请的人是顾总,吕薇不过是顺带的一个礼节罢了,她怎么就那么不知趣呢?以为自己是省委书记的亲戚就了不起吗?林县主席,将军的亲戚多的是呢。

    马锦秀一边说话,一边走到了顾总面前,一脸笑容地望着他,并且亲热地碰了一个杯,碰完后,马锦秀很豪爽地把一杯酒一口干了,顾总见马锦秀这么爽快,当然也必须干掉了,她毕竟给了他面子,再说了,他要来林县投资,少不了马锦秀的大力支持呢。没有地方领导的支持,想在他们的地盘办公司,显然是行不通的。只是顾总很有些不理解,眼前这个漂亮的吕总,怎么就要和马锦秀作对呢?就算她有后台,也总归是县官大不过现管啊,这一点常识,难道这女人不懂吗?或者这女人是花瓶?真的老板并不是她。

    顾总和马锦秀碰完杯后,马锦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一落座就望着刘立海说:“小刘,你也是班子成员之一,该给顾总敬一下酒吧?”

    “好的,马县长。”刘立海很毕恭毕敬地应了一句,便起身拿着酒往顾总身边走去。不过,他极为不放心吕薇,马锦秀话里话外针对她,刘立海想吕薇绝对听得出来,她会忍下这口气吗?

    这女人啊,没对上眼怎么就成了死对头一般呢?早知道马锦秀和吕薇会这么针尖对麦芒地斗着,他不该带吕薇带这里吃饭,他的好心又一次成为驴肝肺了。

    刘立海正起身,他的脚却有一股疼痛传了过来,他不由得痛得“哎哟”了一声,马锦秀和顾总的目光全转向了他,他赶紧笑了笑解释说:“不好意,我太不小心了,我的脚撞椅子腿上面去了。”说着就端起酒杯往顾总身边走。

    其实刘立海的脚是被吕薇用高跟鞋踩了一脚,她可不想看到马锦秀这么趾高气扬的样子,仿佛整个酒桌,她是女王一般。她还没当县委书记,就算当上了,她又算什么女王呢?林县是有很多帝城的亲戚,这些又关马锦秀什么事呢?当然也不关吕薇什么事,她值得指桑骂槐的吗?这口恶气,她当然会报。只是她不想让刘立海听这个女人的话而言,让敬酒就敬酒啊,凭什么呢。

    刘立海知道吕薇有气,可这是官场啊,而且是林县。他可不能把一切演在表面,他走近顾总的时候,很礼貌地说:“欢迎顾总来林县投资,林县人民为感激顾总为林县作出的贡献的。”

    “哪里,哪里,今后还要马书记和刘部长多多关照顾某才对。”顾总也很礼貌地回应着刘立海,没想到他的话一落,吕薇却“哈哈”地大笑起来,笑得顾总的脸顿时沉了下去,刘立海也极为尴尬地扭头看着吕薇。

    马锦秀一见这场景,忍不气一下子站了起来,望着吕薇说:“吕总这是要拆台呢还是想搅局呢?”

    马锦秀的话一落,顾总和刘立海便怔住了,特别是刘立海,他没想到马锦秀会如此冲动地站起来直接对吕薇说这句话。正当他们全不知道如何处理这起突然场面时,吕薇却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马县长,不对,是马书记,您没必要这么激动嘛,再说了,大戏从来都是压轴的,你至如这么早就想表现自己吗?当然了,你想表现自己也不为过,可是你不能针对我是吧?你该清楚佳润公司在林县每年上交了多少税,你也很清楚佳润的纪总是谁,当然我现在继续让你清楚一点,纪总说了,佳润不仅收购林县所有的生猪,下一步就是要收购全县劳动人民种出来的蔬菜和瓜果,而且还会请国内外的专家来林县指导蔬菜和瓜果的种植,这一点,纪总说了,已经和新上任的林县县委书记商谈好了。代理书记不感激我也就算了,总不能当佳润公司是泥做的吧,一碰就碎?”

    吕薇的话一落,顾总的目光迅速投向了马锦秀,他有些不明白,事情怎么突然变成这样呢?他可是下午就和马锦秀一起选好了公司建立的地址,而且有李高成省长的牵线,在江南已经算是足够大的后台了,怎么又跳出纪总呢?而且佳润要收购全县农民的蔬菜和瓜果,这显然不就是要和他唱对台戏吗?而且这对台戏一开口就是全县的地盘,还有国内外的专家团,这是谁家这么大手笔呢?

    马锦秀完全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来了,而且这戏还唱得足够大,从顾总投过来的目光中,马锦秀已经彻底发现自己失算了,她不应该在林县公开这种事,她怕的就是夜长梦多,才以最快的速度抢占市场,没想到吕薇竟然把这事捅到了纪家耳朵里,显然这事是刘立海透露的,不由得把怨气全撒在了他身上,望着刘立海说:“小刘,你是不是有必要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搅局不带这么搅的吧?而且林县一直对佳润公司的工作极为支持的,就拿我而言,没少替佳润公司说话,也没少鼓励农户多养猪,养好猪。养猪就养猪吧,各行吃各行的饭,手伸长了,心贪大了,小心会炸肺的。”

    “你说谁炸肺呢?马锦秀,我可警告你,想咒骂纪家也不带这么狠的。”吕薇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怒气。

    刘立海赶紧扯了扯吕薇的衣服说:“小薇,冷静,冷静。”

    “我冷静个屁啊。我他妈凭什么要冷静啊,我上任的第一天,就听到你们林县这么排挤佳润公司,信不信,我马上把这些话传到纪云鹤将军耳朵里去,老虎还没倒呢,你们好大胆子啊。”吕薇气冲冲地说了一句。

    “佳润公司是纪老爷子家开的公司?”顾总吃惊地望着吕薇,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对啊,全中国谁不知道佳润火腿是纪家二公子开的公司啊。顾总就别在这里演戏了吧?佳润火腿只有一家,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啊。”吕薇望着顾总损了一句。

    “我,这,我确实没有想到纪家的产业会开,开到小县城来。你们一直说是佳润公司,我就没想到是佳润火腿,是我的错,吕总,全是我的错,对不起,我向你道歉。”顾总一边道歉,一边端着酒杯向吕薇走去。

    “不知者不为罪,可有的人明明知道佳润公司的计划,还把您从省城骗到林县来,这就是某些人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吕薇刚刚还在生气的一张脸,一见顾总端着酒杯走了过来,马上换上了笑脸,这么一张又漂亮又生动的笑脸,让顾总总算是心情松动了一点点,不过这事发生得这么突然,他还得继续讨好这个小姑奶,让她不要去纪家二公子面前告他的状才对,他可听说纪家二公子比纪老爷子还不好说话一些,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他看中的东西,从来是不允许有人抢的,再说了,他只对食品行业有兴趣,而这一行业显然比房产啊,石油供电等行业要难得做一些,所以红二代们也没人做这一行业的生意,这个纪家二公子就凭着这一点,把佳润火腿做成了名品,推向了全国。这些情况,经常在北京圈子里混的顾总,还是很了解的。现在,他竟然就撞到了纪家二公子手里,他要是不安抚好吕薇,他想在食品上混口饭,怕是比登天还难。

    “承蒙吕总看得起顾某人,我先干。”顾总说着,就把一杯酒全干了。

    事情的急烈转向是马锦秀没有料到的,当然也是刘立海没有料到的。他完全没想到吕薇在这个时候搬出了纪云鹤,这合适吗?冷鸿雁知道吕薇打纪云鹤的招牌吗?而且这个顾总显然知道纪家的底细,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刘立海就明白,他要知难而退了。

    刘立海正如此想着时,吕薇说话了:“顾总的酒,我一定干。”说着,一抬头把一杯酒全干掉了,顾总一见吕薇给他面子,顿时松了一口气说:“吕总果然是女中豪杰,怪就怪顾某人有眼无珠,没打听清楚,就冒然到林县投资,如有得罪的地方,还望吕总多多包涵。”说着,顾总对着服务生挥了一下手,让他替自己倒酒,而马锦秀的脸色顿时极为不好看,看得出来她在极力压抑自己,可毕竟顾总是刘高成省长牵线而来的老板,她再怎么有想法,是断然不能发火的。

    此时,服务员走到了顾总身边替他满上了一杯酒,酒倒好后,顾总指了指吕薇的杯子说:“替吕总倒一点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