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15章 大秘的女人
    “小刘,谢谢你。你快去吧,无论有没有事,你都对我讲一声。我是不让她去林县的,因为老板一直没有表态,而且据我感觉,李高成省长在林县书记一职,一直不肯让步。如果找不到平衡点,我极有可能没办法去林县任职,她一个人在林县,我还是不放心的。”万胜利的话里话外,越来越流露出他和吕薇之间的亲密,这让刘立海更加地难过和尴尬。

    而且万胜利话到这个份上,显然是不想在刘立海面前去收着藏着他和吕薇之间的暧昧关系。这人吧,有时候是不能知道别人的隐私的。一如现在,刘立海真心不想知道万胜利的隐私,可他好象把自己当成了朋友,话说得这么透,搞得刘立海好被动啊。

    “好的,大秘。我挂了,这就去。”刘立海想挂电话了,接下去,他担心被万胜利听出什么来了。

    “好的。”万胜利回了一句,主动先挂了电话。刘立海拿着手机,就如拿着烫手的芋头一样,怎么一切又这样呢?他真是恨自己啊。

    刘立海没有办法,只得出了办公室,到停车场取出车子,开着车子就往佳润公司驶去。

    当刘立海到达佳润公司的时候,他停好车,四处看了看,还是有些担心被人发现自己。好在过了下班的时候,公司里的人不多,他便快速地往吕薇的宿舍走去,到了吕薇住的宿舍后,他敲门时,房间里没人应,他便喊:“小薇,是我,刘立海,你开开门好吗?”

    房间还是没有声音。难道吕薇不在宿舍呢?刘立海只得回到了车里,掏出手机给吕薇打电话,可电话响着,没有人接。她去哪里了?刘立海就有些担心,她不会有事吧?真要林县出事,他是逃不脱干系的。

    刘立海赶紧给林诺打电话,电话一响,林诺就接了,很高兴地问:“部长,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有事吧?”

    “是的,林诺。你们吕总呢?”刘立海不想和林诺扯什么,公事公办地问。

    “吕总一直在公司啊,我下班的时候,她还在呢,说是要尽快熟悉公司的事情,不让我陪。”林诺一边回答,一边有些失望。刘立海原来是找吕薇的,原来不是找她的。

    “可我敲她房间的门时,没人应。打她电话又没人接,办公楼是暗的,没有灯光啊,她会去哪里呢?你知道吗?”刘立海着急地问着。

    “你找她有事吗?”林诺突然问。

    “这个,我”刘立海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不过很快说了一句:“吕总的朋友找她,你赶紧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哪里。”刘立海的语气此时命令着。

    林诺虽然不大高兴,可她也不敢再多问。赶紧挂掉了刘立海的电话,就给吕薇打电话,电话通了,吕薇问:“林秘书有事吗?”

    “吕总,您在哪里呢?”林诺急着问了一句。

    “我在哪里,是不是要向你汇报呢?”吕薇心情极为不好,气冲冲地说了一句。

    “不是的,吕总,您听我解释,刘部长到处找你,说你朋友找你,所以,他很担心你。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而且他好象现在就在公司里。”林诺急着解释。

    “我没事。”吕薇说完,径直挂了电话。哼,他也有急的时候,吕薇嘴角往上翘了起来,一脸解恨的样子。不过,她的表情,刘立海看不见。她此时极为怨恨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她是有意在万胜利面前哭的,她就知道万胜利会给刘立海打电话,小万多好啊,多听她的话,而且从来不会这么伤她心的。

    吕薇这么挂掉电话后,林诺一愣,这是怎么啦?不过,她还是拨通了刘立海的电话,电话一通,刘立海急着问:“找到没有?她在哪里?”

    刘立海越这么急,林诺越发现他和吕薇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她表情淡淡地,试探地问:“部长,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她不肯说。不过,我感觉她心情肯定不佳,你是不是得罪她了?或者是你和她吵架了?”

    “我和吕总能吵什么架。不过,林诺我马上来接你,我们一起去找找她。”刘立海说着,就挂了电话,开动了车子就要去接林诺。

    刘立海接上林诺后,还是回佳润公司,由林诺去办公室和宿舍找了一遍,依旧没有看到吕薇,此时万胜利打来电话问:“小刘,小薇怎么样了?”

    刘立海一见万胜利这么问他,故意提高了一下音量,说:“大秘,你别急,我和吕总的秘书正在找她,找到马上给你电话。”他的这些话显然是说给林诺听的,他不想林诺误解,可是话又说回来,林诺误不误解,他担心什么呢?还想和林诺发展一下吗?他现在真心怕女人了,怎么就这么麻烦和复杂啊。

    “好的。那你们先找找,找到马上通知我。她手机是通的,但是她不接我的电话。”万胜利在手机中说。

    “好的。大秘,你放心吧,应该不会有事的。”刘立海尽量安慰着万胜利,可他内心却很紧张,吕薇不会真有事吧?是自己伤了她吗?

    刘立海越发把车子开得有些快了,可林诺说:“部长,你把车开这么快,怎么找人呢?要开慢一点,你慢一点开,我四处看。”

    刘立海这才放慢了车速,可是他不知道上哪里去找,有路的地方他就绕着,绕了一大圈也没见到吕薇的影子,于是就问林诺:“你们女人生气一般会去哪些地方呢?”

    “你怎么知道吕总生气了呢?”林诺反问了一句,问得刘立海又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呵呵”了一下,林诺就很有些奇怪,那个在刘立海嘴里叫着的大秘又是谁呢?吕总在生谁的气?

    林诺尽管有疑问,但是她是对刘立海说:“我们去举河水边看看吧。”

    “这么冷,她真的会去河边?”刘立海有些不确定地问着。

    “林县目前有点景色的地方只剩下举水河了,所以啊,你要是在林县多干几年的话,一定要加大对举水河两边的整理工作,要不,心情不好的时候,还真没个地方转一转,吐吐气。”林诺借题发挥地说着,只要和刘立海在一起,她发现自己就很开心,而且很想说话。

    “你应该去考公务员的。”刘立海损了林诺一句。

    “我有些后悔了,应该考公务员,在公司干,目前工资高,可是没什么意义一样。我现在也有些理解你为什么肯委曲求全地这样生活了,总有一天,翅膀硬起来的时候,就可以成为一方诸侯,自己说了算。那个时候,这一片土地的打造,就属于你的梦想和未来的。”林诺竟然无限向往地说着,说得刘立海一怔,不会又来一个向往权力的女人吧?

    “你以为官场是那么容易混的?”刘立海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我知道不容易混啊,那么容易混的话,冷总就不会离开官场了。”林诺突然提到了冷鸿雁,这让刘立海一下子变得很尴尬,一个吕薇就让他无法面对林诺,又来一个冷鸿雁,他更觉得自己在这个深爱自己的女孩面前被剥光一般的感觉,于是不再说话,闷着头开车。

    “你生气了?”过了好一会儿,林诺问了一句。

    “你不要说话,眼睛盯着窗外找人。”刘立海没好气地说。

    林诺便不再说话,眼睛看着路下面的河两岸,突然一团红色闪进了她的眼里,那不是吕薇白天穿着的红羽毛袄吗?她果然去了河边,这么冷啊,真是的。

    “停车,停车。”林诺急着喊,刘立海吓了一大跳,一边停车一边紧张地问:“怎么啦,怎么啦?”

    “吕总,我好象看到了吕总。”林诺回了一句。

    刘立海很快将车停稳了,林诺从车内走了出来。刘立海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下车,林诺见刘立海没跟上来,就问了一句:“你不下车吗?”

    “你一个人去叫她,我给大秘书回电话。”刘立海说了一句,林诺也没再多问,就往河边走去。

    刘立海掏出手机给万胜利回电话,他其实是不想和林诺一起去见吕薇,他担心吕薇会拿话刺激他,林诺那么聪明,会发现什么。

    电话一通,万胜利紧张地问:“人找到没有?”

    “大秘,你放心吧。找到了,吕总的秘书去叫她了,她在河边散步吧。”刘立海说。

    “这么冷的天,在河边散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万胜利着急地着问,他越这样,刘立海的心越悬了起来。

    靠啊,这都是什么事啊。他怎么这么糊涂啊,酒色一家,真他妈的害死人啊。刘立海不断地骂自己。

    “我怕你担心,先在车子里给你打的电话。我下去看看,等一会再向你汇报情况。”刘立海说着就挂了电话,因为他从车窗看到林诺一个人在转身往回走,显然吕薇不肯跟着林诺回来。

    刘立海只得推开车,往河边走去。在路上,他撞上了回来的林诺,林诺说了一句:“我劝不回来,吕总要你亲自去劝。”说着,意味深长地盯着刘立海看了一眼,这一眼看得刘立海的脸不由得那么不自在,好在,他借故去找吕薇,迅速离开林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