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19章 动了大秘的女人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刘立海顿时松了一口气,不用再对着林诺尴尬,同时又紧张极了,滚过的床单还是有痕迹的,吕薇这女人不知道收拾没有?如果被大秘发现自己睡了他的女人,他可就死定了。

    为了让吕薇有更多的时间准备,刘立海扯了一下林诺说:“林诺,走,我们一起去接一下万秘书。”

    “谁?”林诺本能地问了一句。

    “省委书记的秘书。”刘立海一边走一边小声音地解释着。

    “啊?”林诺显然吃惊不小,这深更半夜的,一边是刘立海呆在吕薇房间里,一边又是省委书记的秘书来了,这个吕薇看来也不是个省油的主啊。

    刘立海也没理会林诺的吃惊,又伸手拉了她一下,大约认为她和他的距离有点开吧。

    林诺似乎明白了刘立海的意思,要她尽量和他亲密无间一点,看来这个男人还真的睡了吕薇,而他们为何又吵架了?还有这个省委书记的秘书这么三更半夜来吕薇这里,很明显关系非同一般。

    这个吕薇玩什么呢?林诺算是见识了女人与女人的天壤之别啊。虽说她心里很不舒服,可为了热爱的这个男人,她主动挽住了他的手臂,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刘立海显然很受用一般,任由林诺这么依着自己。他现在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啊,如果被万胜利发现他和吕薇之间的暧昧,后果会如何,他不敢去想象啊。

    刘立海不得不把这个戏演圆,当然也确实是关心林诺,一边走一边提醒她小心,走慢点。他的声音也没有收着,偷着的,大约故意想让万胜利听到吧。

    万胜利还确实听到了刘立海的声音,他心里骤然一愣,这半夜三更的,刘立海和吕薇两个人在一起?他这么柔情提示,是吕薇吧?正这么想时,两个人影晃到了他面前,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刘立海热情地叫着:“大秘好。”

    万胜利没接刘立海的话,目光却扫到了他身边的姑娘身上,一见不是吕薇,而且这两个如此亲密的样子,很显然是一对情侣嘛。不由得笑着说了一句:“你女朋友吧?”

    “我,我,不,”林诺想解释,又怕解释得不对,不利于刘立海,结巴了一下便叫了一句:“大秘好。”

    刘立海见林诺转过弯来,也松了一口气,赶紧说:“大秘,辛苦了。”

    “你们才辛苦了。真是不好意思,小薇她就是任性,一来就给你们添麻烦了。”万胜利因为发现刘立海和女友一起来照顾吕薇,所以,说话自然很是客气。不过,他话里话外,一点也没有隐藏和吕薇之间的暧昧关系?难道万胜利离婚了?或者是他和吕薇的关系是大书记默认的?

    到了这一步,刘立海不得不想。可是越想,他的心就越堵,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可又是自找麻烦了。

    “小薇姐可能是刚来小县城,一时间不适应。再加上她和马县长闹了一点别扭,心里更是不舒服吧?我和林诺劝了大半夜,她还是要大秘书来安慰,现在,我们陪大秘书去小薇姐的宿舍吧。”刘立海不得不如此说,他越这样,林诺越清楚,这个男人一定睡了吕薇。

    林诺的心痛着,同时也说不清楚地沉重着,如果被大秘书发现刘立海和吕薇之间的关系,一定又是风波再起吧。这么想着的时候,林诺便说:“大秘书,您和部长慢一点再进来。我和部长出来的时候,吕总在洗澡,我去看看她准备好没?”说着,不等两个男人回复,径直往吕薇宿舍走去。

    其实林诺有吕薇宿舍的钥匙,她需要打扫和整理房间。为了刘立海,她宁愿被吕薇恨吧。

    林诺几乎是小跑地赶到了吕薇的宿舍,想也没想地掏出钥匙开了门,没想到的是吕薇已经衣着很整洁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见林诺不敲门进来了,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问了一句:“你难道不知道我在里面吗?”

    “吕总,我,我”林诺结巴着,眼睛却扫向了里屋的床上。

    “想来捉奸?”吕薇气呼呼地望着林诺问。

    “吕总,您,你,千万别误会。大秘书和部长在后面来了,我,我是来帮你收拾,收拾的。”林诺越想说清楚,越是说不清楚。

    “去吧,去看看我的卧室整理好没?如果不放心,再好好帮我整理一下。”吕薇冷着脸说着,一半气恼,又一半象真的。

    林诺愣了那么一下,还是不顾吕薇的目光,走进了她的卧室,让她意外的是,床单一片平整,根本看不出有任何滚过床单的印痕。看来,她和刘立海都小瞧吕薇了,她任性归任性,绝对也不会把她和刘立海的丑事暴露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吧。

    林诺放心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吕薇却冷哼了一下,只要不让刘立海为难,她再怎么受吕薇的气,都认了。

    林诺就是这么想,不过她还是望着吕薇说:“吕总,我来烧点水,给他们泡茶吧。”

    “哼。”吕薇又是一声冷哼,没理林诺。

    林诺很有些自讨没趣,可为了心爱的男人,忍吧。她如此告诉自己后,拿着开水壶走进了洗手间,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敲门声,吕薇明明坐在客厅里,可她却很大声音地喊:“林诺,林诺,去开门。”

    林诺只得放下水壶,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当她打开门时,万胜利的声音率先响了起来:“小薇,我来了。”

    林诺只得让到一边,任由万胜利目中无人般地朝吕薇奔过去。他身后的刘立海一脸焦虑盯住了她,她用目光示意一切平安。两个人的表情,全落入了吕薇的视线之中,她心里又如巨石压过来一般,瞬间堵得极为不舒服。

    万胜利倒是一脸的兴奋,一点也没有被半夜吵醒而且赶路的不耐烦,脸上还真是见到吕薇后的种种满足和开心,这让吕薇更加地不是滋味啊,她这是怎么啦?

    深更半夜地哭闹,要万胜利马上赶到自己身边来,他来了,她有的不是感动,不是欢喜,却是对刘立海,包括站在门边林诺的愤恨。

    “你们两个没事的话,站一边去。”吕薇口气一点也不友善。

    万胜利都感觉吕薇这么对刘立海和林诺有些过,忍不住说:“小薇,我们应该感谢立海和这丫头,如果没有他们照顾你,我会更加担心你的。”说着,万胜利就招呼刘立海和林诺过来坐。

    刘立海赶紧说:“大秘,太晚了,我和林诺先回去了,大秘有事再叫我们。”说着,示意林诺走。

    吕薇更加恼火了,说了一句:“林诺,你不是来烧茶水的吗?怎么就知道傻站着呢?”

    刘立海很担心吕薇这个样子被万胜利察觉到了什么,只得说:“林诺,你去帮小薇姐烧水,我在门外等你。”说着,扭头就走。

    万胜利却在刘立海身后喊:“小刘,进来坐一会儿再走嘛。”

    刘立海为难死了,可他不得不停下来,推门往里走。吕薇却压根就不省事,说了一句:“这是你家还是我家,让他走。”

    吕薇的话一落,在洗手间接水的林诺,整个手颤抖起来,心瞬间提到了嗓子口边,吕薇这样,是不是真要把刘立海往死路上逼啊。

    林诺这么一想,水壳里的水没装多少,快速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望着万胜利说:“大秘书,您喜欢喝茶还是咖啡?”

    刘立海的尴尬被林诺的出现打断了,他才知道自己让林诺来是对的,而这个女孩忍着痛苦替自己一再掩视着,想想,自己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林诺也很是不明白自己怎么这么紧张着刘立海,她明明知道,感动不是爱啊。她哪怕为这个男人做得太多,他会爱她吗?不过,林诺看过这样的一段话:很多女孩一旦被人感动了,就会迅速爱上对方,献出自己。可你必须要认识到,浪漫不是爱,嘘寒问暖不是爱,陪聊陪笑不是爱,那只是泡妞的手段,这些都可以轻易做到。真正的爱,是牺牲了自己某一部分,来成全你,让你变得更好。所以,不要找一个可以感动你的人,而是要找爱你的人。爱不是感动,而是成全。

    这段话如果被刘立海看到了,他会怎么想呢?林诺居然在这个时候满脑子想的是这些啊。

    林诺的话一落,万胜利马上说:“小林,你把水壶放哪里,我呆会喝什么自己弄,你和小刘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的,谢谢大秘书。”林诺微笑着应着,同时把水壶赶紧放在了烧开水的地方,示意刘立海马上走。

    吕薇把这些全看在眼里,她的怒气越来越强烈地往外冒着,可刘立海根本不看她,而是拉着林诺一起打开了她的宿舍门,快速地离去了,似乎他们要是不走,天就会塌下来一样。

    刘立海拉着林诺一出来,就听到了万胜利的声音:“来,小薇,抱一个,有什么怨气充我发吧。可不要为难下属,也不要为难小刘。他是冷鸿雁的人,我们可招惹不起。”

    这段话一字不落地传到了刘立海的耳朵里,当然也落到了林诺的耳朵里,他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可他明显感觉到了林诺在扯他,显然要他快走,离开这个是非的地方。

    刘立海只得随着林诺的力量,离开了吕薇的宿舍。但是他能够想象得出来,这个时候,吕薇一定是扑进了万胜利的怀抱里,他们一定也会在同一张床上滚一通床单的。

    这个念头闪出来的时候,刘立海内心极为不舒服啊。这是什么事啊,而且还得让林诺来替自己解围,让林诺见证了他和老女人之间的纠葛不清。

    吕薇的房间正如刘立海想的一样,不过是万胜利抱住了吕薇,也是他主动地亲吻着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却如木头人似的,无论他多么热情如火,她都烧不起来一样。

    “小薇,别这样好不好?不就是一个马锦秀吗?多大的事啊,我听你的,只要你说让我来林县,我明天就找大老板说,我来任县长,县长直接管你们公司,你没必要再面对马锦秀了,没必要为她而影响我们两个人的情趣嘛。来,亲一个,我们都有十天没亲吧?”万胜利到现在都认为吕薇是受了马锦秀的气,到现在都认为她是被另一个女人刺激着了。

    万胜利的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吕薇再端着架子的话,她恐怕真要失去这个男人了,再说了,他不是答应来林县吗?正好啊,让他来,好好治治刘立海。这个男人,一想,吕薇就觉得可恶,居然还敢当着她的面和林诺眉来眼去去的,想想就恨啊。

    这么一想,吕薇尽量让自己热情着,一边回吻着万胜利,一边撒着娇说:“你要马上来,我要你立马就来。如果我姐夫不放,我找我姐闹去。”

    “好,好好。我来,我来,我的小宝贝,我来,我来,还不行吗?”说着,万胜利把吕薇整个人抱了起来,二话不说地往卧室走去,这个时候,不把这个女人放倒,不让她激情地吼着,叫着,她的气恐怕消不掉了。当然了,他有一段时间没和她亲热了,他也确实想她了,能够这么快赶为,一来担心她,二来当然要干点什么,要不,对得起自己深夜来访的热情吗?

    吕薇被万胜利抱进了卧室,可当他把她丢在大床上时,她似乎闻到了刘立海的体香味,那是一种绝对完全不同于万胜利的一种味道,至如区别在哪里,她又说不清楚。可她的心却真的被人抓成一把,瞬间碎成了无数片

    有泪往外涌着“我不能哭啊,这他妈是个什么事呢?还有什么被同一晚上在同一床单上要经历两个男人更痛苦的呢?何况是前一个男人在刺激她,何况她还在吃前一个男人的醋啊。这种味道真他妈的不是个滋味啊,如果知道是这样的局面,打死吕薇也不会给万胜利打这个电话啊。

    万胜利的手在黑暗中探了过来,先是山峰,接着就往更深处邪恶感如暴雨前的闪电,顿时把吕薇整个人撕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