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47章 又一个花痴
    刘立海被柳柳看得很有些难为情,这种眼光,这种状态,他曾经那么那么地熟悉,他的冷姐姐,那个愿意把心掏给他的姐姐,也爱这么看他。可是他被孟安达扣留时,冷姐姐会不知道?还是她又生气呢?他相信万胜利会把他的情况告诉姚海东的,至少在目前的状态下,万胜利是想他接手的。

    柳柳接了电话,她说:“朱姐姐好。”然后,她没有说话,好象是很认真地在听朱夫人的话,至少在刘立海眼里,柳柳的神情是这样的,不过她眼里流露出笑意,这让他顿时又轻松起来,至少一定有好消息传来吧。

    刘立海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啦,每一件总会一波三折。本来冷姐姐已经放弃重返官场,他满以为自己上位大书记秘书是铁板钉钉的。如果没有吕薇,他现在应该是在帮着交接手续。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他不是放不下孙小木,不是被孟安达如此闹了一把,仅凭一个吕薇,也很难阻止他吧?

    刘立海在柳柳接电话的当口,大脑里冒出了很多思绪,但不管那样,现在事情有了转机,也算是他命中有贵人相助吧。

    果然,柳柳接完电话后,望着刘立海一脸笑意地说:“祝贺你!”说着,她伸出了一只白得晃眼的手,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她想和刘立海握手,这手他曾经是握过的,只是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这手如此雪白雪白的,大约两个人相处总容易滋味出另外的情怀吧。

    “怎么啦?不敢?”柳柳的笑变得如同女孩子一般调皮。

    “不是的啦,我突然发现柳姐的手好白,好白。”刘立海也笑着回应了一句,同时握住了柳柳的手。

    柳柳心花怒放般地盯住了这个男孩,手在这个男孩的手心里,顿时温馨无比。她这是怎么啦?平时玩玩一些小男孩也就罢了,她可从不对这帮小男生产生感情的,她很清楚那是一种无果的情感,也很清楚无论她有再多的钱,这帮小白狼盯住的永远是她的钱,不是她的人。现在,她怎么在刘立海面前总有这样那样的情怀呢?这种感觉很美,可是这种感觉又是那般地不真实。她很清楚,这个小男生不是用钱可以买得到的人,当然了,她也不想用钱买到他。

    柳柳借着刘立海握手的同时,另一手顺势把他整个地拥抱进了怀里,一边抱他,一边说:“我太为你骄傲了,大书记夸你是个很不错的男孩子,重情重义呢。”

    刘立海想听到的消息是不是他能上位于省委第一秘,而不是对他的夸奖。只是他突然被柳柳拥抱着,整个人的思绪全断路了,想挣扎,又怕伤了柳柳,毕竟这个女人对他的感觉好熟悉啊,又一个如同冷姐姐般的花痴大姐姐,这种女人一旦上心,是会真正帮他,宠他的。这类女人与吕薇是两种状态,吕薇要的是占有,从人到心的占有。而柳柳和冷姐姐可能是同一类,要的是情感。

    刘立海好为难啊,他现在哪里有情感给柳柳呢?他还在担心孙小木呢?可这个时候,柳柳是他的恩人,他可以提孙小木吗?冷姐姐说不定还在为他这么不顾一切找孙小木而生气呢?

    刘立海在柳柳怀里不敢动,也不能动。好在柳柳很快松开了他,一脸正经地说:“小伙子,加油!”

    柳柳瞬息万变的速度,还是让刘立海吃了一惊,这女人能成为江南的富豪之一,看来还是有她的过人之处。他可是很害怕这女人一直拥搂着他,而他理智上给不了这个女人要的情感,可男人那种不占白不占的念头,总会在身下体现得一揽无余,而且身下的反应才不会管情感不情感的,只要有刺激总能在没有情感的时候去满足和发泄。

    男人的这一点让刘立海很是痛恨,有的女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可男人嘴上说着不喜欢,只要遇到一点刺激,又总能莫明其妙地干上一炮,这个状态不仅是他,很多男人都这样的。以前秦洪说女人如衣,对女人可是很轻薄的,可他找起乐子来,一样会不管不顾。

    刘立海很担心如果被柳柳如此紧紧搂着时,身下的强硬会不会被她识破?最初他和吕薇不就是这样的吗?当然,他喝了酒,他没现在这么理智。所以,他还是很感激柳柳并没趁人之危地要求他,如果她提出交易,他一定很为难。

    “谢谢柳姐,真的,谢谢柳姐。”刘立海傻傻地感谢着,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感谢她什么,她松开了他吗?还是对他的鼓励?

    “傻孩子。”柳柳一边说,一边摸了摸刘立海的脸,“你这张脸真帅啊,怎么就有这么帅的男人呢?”

    柳柳感叹着,这声音,这动作真像冷姐姐啊。刘立海也不明白,他怎么老在拿柳柳和冷姐姐对比着呢?他内心深处还是依恋冷姐姐的,这种依恋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一如小孩对大人的依恋,也一如一种恋母情怀吧。

    刘立海的脸还是在柳柳这么亲热的动作中涨得通红,他不敢看她,也不愿意对视着,他内心的理智是必须离开柳柳,必须回到林县去。于是他望着刚刚喝过的铁观音说:“柳姐,我敬你一杯,不管怎么说,欠你的情,我会记得的。”

    暧昧的情调还是被刘立海端起茶杯给毁灭了,他不想在这种空间里滋生出另外的东西,那对他来说,更是一种难以摆脱的压力。他有个冷姐姐就够,他真不想再在别的姐姐身上依附着什么,哪怕是柳柳这种极其富有的女人。

    “干一杯。”柳柳也没有继续沉浸于她的感叹之中,或者她也仅仅是感叹着,至少在这个环境里,她满足于这种美好的感觉,而不想用更多的内容去毁灭什么。因为她知道,这个男孩并不想和她有那种关系,他可以记住她的情,可以还她,这一点她相信她的眼力,所以,只要能让她看着他,能让他这么摸一下他的脸,拥抱一下他伟岸的身体,满足于她的这种心里,她就足够了。

    两个人碰完杯后,刘立海赶紧说:“柳姐,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我还要回林县去呢。”

    “这么晚,你还要回去?就在这里留宿一晚,明天再回去也不迟啊。”柳柳随口接了一句。

    刘立海整颗心猛地一沉着,完了,完了。这女人还是想他陪她吗?他现在可真没心情陪她啊。他顿时又愣着,不知道如何回应了。

    柳柳大约看出了刘立海的尴尬,想想他一定误解了她的意思,不由得笑了起来,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说:“别想多了。我不会要求你做你不情愿的事情,放心吧。而且朱夫人说了,你的事大书记会重新考虑的。”

    柳柳的话一落,刘立海真的陷入了深谷之中。怎么是这种回复呢?他满以为柳柳如此兴高采烈的,一定是大书记给了实话,搞半天还只是考虑考虑啊。

    “怎么会这样呢?”刘立海似乎是回柳柳的话,也似乎是自语自语,他现在可真的没心情再去体验和柳柳的暧昧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柳柳奇怪地盯住了刘立海,这个帅气的大男孩一脸的凝重,看得她都有心痛感。她实在不明白他怎么如此看重官场呢?官场真的那么好吗?有钱不是一样可以享受生活吗?

    “大书记还要考虑,这领导一考虑,八成就会泡沫的。”刘立海刚刚轻松的心里,还是沉重起来。

    “你别太在意了。这样吧,你先回林县去,不过你路上开车开慢点,到家后给我报个平安。你的事,我会帮到底的。我明天再找找别的路子,敲敲朱夫人就行。”柳柳没想到刘立海是真看重去大书记身边工作的事,忍不住安慰他说。

    “谢谢柳姐,那我先回林县去了。”刘立海说着,就起身往外走。他现在真的很有些说不清楚自己怎么这般沉重。

    柳柳一直把刘立海送出现私人会所,直到刘立海的车消失在夜色之中,她还站在私人会所门口看着,这一次她确实是上心了,而且竟然想不顾一切地帮他,这种想法与占有他无关,只想真真切切地帮助这个男孩,让他在官场的路上走下去,走下去。

    刘立海到了高速路上后,并没听柳柳的话,而是把车开得飞快,只有这种飞速的感觉,才能让他暂时忘掉一切的一切。这一天如同做梦一般,他再一次失去了对孙小木的向往和未来,可这一天,他却无缘无故地被柳柳如此看重着,只要他愿意,他完全可以辞职跟着这个富婆干,他相信,她肯定不会亏待她,可是他不甘心,就这么做个官场中的逃兵,那不是他刘立海追求的人生。

    夜色越来越重,而刘立海的车越开越快,整个人要飞起来一般的感觉,整个车也如同要飞起来一般。

    手机就是在这个时候响了,刘立海猛然惊出一身汗,赶紧把车速慢了下来,才知道他在玩命,不应该把车速开得如此之猛的。

    深夜的电话一向让人害怕,可这个电话对于刘立海来说,他真的是感激极了,把他从飞车之中拉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