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49章 靠一张脸上位
    “柳姐好。”刘立海赶紧问了一句。

    “这回你该放心了吧?”柳柳在电话另一头笑得很艳。

    “柳姐你又帮我找了人?”刘立海虽然有疑惑,还是惊讶地问了一句。

    “当然啦。不然你以为这么快能定?”柳柳一点也不隐瞒地表着功。

    “你找过孟安达秘书长?”刘立海又问了一句,柳柳和孟安达很熟悉吗?那她可以替自己向孙小木解除误解吗?他竟然还是想到了孙小木,这让刘立海很是意外,难道姐姐越多,越会珍惜孙小木吗?可她却已经不理他了,而且肯定又会换掉手机号,又玩消失的。

    “我找的是李高成省长,意外吧?我和他可是多年的老关系啦。”柳柳又笑了起来,她果然不收着,藏着的,这一点不像官场中的人,大约官场和商场还是有区别的吧?或者是她压根就相信自己吧?无论是哪一种,刘立海都有压力了。

    一个大书记的秘书,刘立海现在知道柳柳帮了他,而且找的是李高成省长,还找了朱夫人,而且冷姐姐最初也帮了他,无论是对立面还是统一战线面都有人为他说话,也难怪柳柳说这么快定下来了。如果再不定下来,指不定还会有谁出面呢。这么多人为一个小人物说话,恐怕也是郭宝鑫书记意外吧的。

    在官场从来没什么真正意义的对手,可是在官场却有共同的敌人。实名举报官员的官员,下场都不会好。因为他们犯了众怒,官场最大的规则,就是自己人不能窝里斗,下级不能冒犯上级。即使要闹,也不能公开闹。暗斗可以,公开不行。这在官场是不成文的规则,所以在用人上面,无论是对手还是非对手,共同推的人,总会让被用者极时采用的,方方面面的关系,郭宝鑫书记得维护啊。

    “姐,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有一句话,只要姐有需要小弟的地方,尽管说,我一定会尽力的。”刘立海赶紧真诚地说着,无论如何,这个女人为他的事确实上心了,努力了,使劲了。

    刘立海的一声“姐”叫得柳柳心驰神往着,为这个小男生的认同,再累,再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柳柳竟然如此想着,看来她是真心愿意去帮刘立海的。这一点,她自己都意外了,已经有些年头,她不再为任何一个男人这么卖力,这么精心而维护着。男人说来说去,都一个德性,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而且几乎都是经不起诱惑的。这一点,这个刘立海也一样引不住诱惑,否则他接手大书记秘书一职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可是却折腾起这么多事情来,而且还让他的名声一再被误解着。

    尽管刘立海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有一点,他对自己爱的人是维护的,是尽心的,也是真诚的。这一点让柳柳大受感动,男人可以在外寻花问柳,可你不能在寻花问柳之后,落井下石,把女人说得一钱不值。这一点,从刘立海对吕薇的态度上还是体现出他良好的人品以及忍让,明明是吕薇苦苦相遇,可他也没在她面前说过吕薇这样那样的不是。

    再说了,人与人的差距,表面上看是财富的差距,实际上是福报的差距;表面上看是人脉的差距,实际上是人品的差距;表面上看是气质的差距,实际上是涵养的差距;表面上看是容貌的差距,实际上是心地的差距;表面上看是人与人都差不多,内心境界却大不相同,后者决定命运。这些,很多人没有悟透,或者是不愿意去悟吧。你在奋斗过程中,不愿意付出种种努力,人家凭什么又要去为你付出种种努力呢?

    在商海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柳柳就是用这些道理来要求自己,反问自己。所以走到今天,她尽管不是落眼识人,但是能进入她视线里的人肯定是她欣赏的。刘立海就是她欣赏的一个,那不仅仅是他帅,人格上的魅力有时候大于自身的长相,这一点,相处越久越重要。

    “小刘,既然你叫了我一声姐,咱可说好了,以后我就多了一个弟弟罗。姐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借个肩膀让姐靠一靠就行,别的事,姐暂时不需要你帮忙。”柳柳这话是玩笑地说出来的,但是对于刘立海而言,传递出来的却是另一番意思。

    刘立海“呵呵”地笑着,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回应柳柳,他现在除了一张脸外,真的对这些姐姐们没有利用的价值吗?想想好悲啊,原来他又一次靠着他的脸上位于大书记的秘书了。

    刘立海正在郁闷时,手机响了,化解了他不知道继续与柳柳言论下去的尴尬。而他的手机一响,在他还没说话时,柳柳就说:“估计你今天手机会打暴的,你去吧。”说完,就径直挂了电话。

    刘立海没时间去想柳柳了,赶紧抓起了手机,一看竟然是冷姐姐的。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冷姐姐就问:“祝贺你美梦成真。”

    这话说得刘立海顿时极不是滋味,可他不得不解释说:“冷姐,我其实也是刚刚才得知我可以接手万秘书的位置,昨天还在被告知没戏呢。”

    “你丫的就是女人缘好。”冷鸿雁竟然骂了一句北京话,大约刚刚学熟的,骂得极不圆润。

    刘立海被冷鸿雁骂得一愣,不过他也只能“呵呵”地笑了一下,他现在很不乐意听这样的话,可是实际上他也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你这是干笑吧?我告诉你,你上位的事,极有可能你装着的孙小木为你说了话,因为孟安达一大早找过郭宝鑫书记,而我昨晚翻来覆去的事情大约被老爷子感觉到了,郭大书记说你小子艳福不浅,都在为你说话,所以他趁着孟安达找他的时候,开了一个小会,定下了由你接手万胜利位置,免得又生出一堆人来为你说情。你丫的,到底找了多少人啊?”冷鸿雁的声音听不出是情绪还是不悦的,至少刘立海目前拿不准她到底是责怪他还是替他高兴。

    但是刘立海还是意外极了,昨天扣留他的孟安达一夜之间改变了态度,难道孙小木又替他交易了什么吗?如果是这样,他这个大秘书记的秘书一职份量就太重了,重得他抗不动,也不抗不住。

    刘立海沉默了,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而冷鸿雁却自顾自地说:“你走一路就招惹一路,却总有女人跳出来为你摆平这样那样的事情,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可是你这种招惹女人的性格,我真的很担心,你明白吗?孙小木目前是刘家的儿媳妇,无论她为你说过什么话,但是她的身份一时半刻变不了,孟安达能找郭宝鑫书记妥协,就证明孙小木目前不会更改自己的身份,所以,你小子给我小心点,别再东一下锤子,西一棒子地招惹出花花事来,再出事,我发誓绝对不管你。”

    冷鸿雁说得如此果断连天,可她自己都清楚她做不到。而那么上心于她的老爷子竟然背着她给郭宝鑫施压了,这是郭宝鑫刚给回复刘立海的事情时,她感觉到的。这让她心生内疚的同时,也为自己如此地付出而奇怪着,她对这个小傻子为什么总在口是心非啊。

    “姐,你,你别这样好吗?离了你,我真的很难进步。这一点,全世界的女人围着我都抵不上你一个人的。至如小木,我和她之间,我也说不好到底哪里不对,可是我总在伤她,总在把她往火坑里推,这是我无法释怀的地方。只要她幸福,我肯定能放手的。”刘立海总想能在冷鸿雁面前谈他对孙小木的感情了。

    “刘立海,你太高看自己了。你有能力把她推进火坑吗?刘家是什么火坑?是缺吃的,还是少喝的?是没钱?还是没地位?”冷鸿雁冷笑着。

    看来,在女人面前就是不能为另一个女人说话,可刘立海又犯下了错误。他赶紧说:“姐,我不是这个意思。相比而言,我欠你的很多,很多,十辈子我还不清楚。但是我欠她的,一辈子就可以还清。”

    刘立海的这张嘴啊,说出来的话大多是让冷鸿雁舒服的。她现在除了过过耳朵瘾外,她还能要求这个小年轻什么呢?既不能再和他有风花雪月般的浪漫,更不能再和他秀恩爱了。对他,她除了做个好姐姐外,不能越雷半步,否则纪老爷子这一关,她真心过不去。

    “好了,好了。你抓紧时间交接吧,记住了,少招惹吕薇,少招惹别的女人。你再惹出事来,可是会连累大书记的。你已经是快奔三的人,别总要我为你担心。”冷鸿雁自己都奇怪和这个小傻子说话,总是没完没了,似乎他离开自己,真的就过不了日子一样。

    “姐,我会牢记你的话,我也会小心的。姐,你自己要多多保重自己,开开心心的,只要你开心了,我就吃再多的苦也值。”刘立海的嘴又甜蜜极了,说得冷鸿雁满足极了。

    冷鸿雁一挂电话,刘立海的手机接着就响了,显示出来的名字竟然是吕薇啊,怎么会是她呢?真的阴魂不散吗?

    刘立海傻傻地盯住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