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63章 秘密之事
    “这事要记住保密。”刘立海在出病房时,郭宝鑫书记在身后又叮嘱了一番。

    “我会的。大书记。”刘立海回头认真地说了一句。

    “去吧。”郭宝鑫满意地挥了一下手。在这个时候,他是不能让李高成拿到他有严重心脏病的病史。再说了,他想进一步,在江南这个过渡的位置上,他断然不能因为身体原因被落下来。所以,下午晕倒后,在救急室醒来后,他坚持说自己是劳累,不允许全身检查的。关于他的病,目前只有万胜利和刘立海知道。万胜利因为还需要升迁,而且他已经印了郭宝鑫这条线上的印迹,断然是不会拿他的病史作怪,尽管万胜利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在利害关系这一点上面,郭宝鑫是放心的。

    而刘立海这个年轻人,郭宝鑫对他有的全是直觉,直觉这个东西有时候是极端不可靠的。所以让他去接候老,一方面他在考验刘立海,另一方面他也听从了直觉的感应。在这个档口,除了去信任一把这个年轻人,才能如何呢?总不能刚换的秘书就解职吧?

    刘立海离开了高干病房,可他哪里知道郭宝鑫会有这么多的想法呢?当然了,保密是他必须高度注意的一件事情,如果他在大书记如此信任自己的时候出错,以后的日子想翻身的机会和难度是可想而知的,这一点,刘立海是相当清楚的。

    刘立海把车子发动后,四处看了看,没发现有人注意他,这才把车子开出了医院。

    刘立海把车子开了大约几分钟,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徐新华秘书长的,赶紧说:“徐秘书长好。”

    徐新华没回应刘立海,而是直接问:“大老板的病情怎么样了?”

    刘立海反应很快,赶紧说:“徐秘书长,大书记就是累了,刚睡了一觉,现在精神状况好多了,吃了好几样他爱听的特色小吃呢。是李师傅告诉我这些特色小吃,我买回来的,没想到大书记吃得很香。徐秘书长,要不要我给大书记讲一下,你很关心他的病情?”

    刘立海的话一落,徐新华哪头立马就说:“不要打扰大老板的休息,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大老板,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徐秘书长,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大书记的。”刘立海保证着,他的话一落,徐新华又一副领导样子叮嘱了几句刘立海,这才挂掉电话。

    刘立海长松了一口气,看来不仅仅是李高成关心郭宝鑫的病情,徐新华照样也关心着,他们关心的目的是一样的吗?

    刘立海一边想着,一边继续开车,可隐约感觉后面有一辆车跟了上来,他便放慢了车速,想试试是不是有车跟了上来。结果,他车速一慢,后面的车速也放慢了,他加快,后面的车也加快了。他被人跟踪了,这可是大书记没有想到的事情。

    刘立海不由得一阵阵紧张,怎么办呢?他感觉握着方向盘的手心全部是汗,他想过省委大院是复杂,可没想到这么复杂,而且连大书记的车都有人敢跟踪,可见郭宝鑫在江南也是如履薄冰。

    刘立海的大脑瞬间乱了,不走吧证明他内心有鬼,跟踪的车辆肯定会猜到什么。继续走吧,又该往哪边走呢?哪边走才不会被怀疑呢?

    就在这个时候,刘立海的手机响了,他吓了一大跳,赶紧减慢速度接电话,电话是冷鸿雁打来的,她问:“秘书的工作熟悉了吗?”

    刘立海一听冷姐姐的声音,一如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尽管他和她才两天没通话,可在这个时候,她的声音给了他无穷的力量。他没回冷姐姐的问题,而是说:“姐,我好像被跟踪了。”

    冷鸿雁一惊,这个傻小子又怎么啦?不过,她的担心比想法要多复我,不由得急着问:“你在哪里?”

    “我在省城的大街上,后面的车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我。我该怎么办呢?”刘立海急着问。

    “到底发生了什么?”冷鸿雁更加着急起来,又追问了一句。

    “大书记让我去接一个人,我开着大书记的车子。可现在发现有人在跟踪我,我要是停下来肯定会被怀疑,要是继续走,又该往哪里走呢?我现在在离省委大院不远的地方,要不要进省委大院去?”刘立海没敢说大书记生病的事情,只得简单地说了一下他目前的处境。

    冷鸿雁猜到肯定是极为重要的人,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摆脱跟踪的车最最重要了。于是便说:“你不要着急。先把车开到大书记家里,看看跟踪的车子敢不敢进省委大院。而且在装成这个车子是为大书记办事,而不是去接人的。去了大书记家里后,再想办法换车,去接大书记想见的人。”

    “谢谢姐,那我拐进省委大院去。我现在也不知道姐什么时候接电话方便,有时候想给你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又担心影响了你的生活。”刘立海在手机这头如此说着,而这些话落进冷鸿雁耳朵里时,竟又勾起了她的心酸。是啊,白天这个小傻子肯定忙,到了深夜,他敢给她打电话吗?难怪他主动给她打电话的机会越来越少呢,原来他是担心影响她的生活。

    “你先去忙吧,等晚点我给你打电话。”冷鸿雁说完便挂了电话,而刘立海却一愣,晚点给他打电话,他方便接吗?一个柳柳被大书记批了,如果让他知道他和冷姐姐还在热乎着,怕是比与柳柳搅一起更危险的。

    刘立海现在也没想继续想这些,拐了一个方向后,后面的车显然没想到他会把车拐进省委大院的路上去,有几分钟没见跟踪的车,刘立海便想这车大约走掉了吧?

    可等刘立海把车往省委大院里面开时,看到后面远远掉着跟踪的那辆车,他没停直接把车子开了进去,而且把车往大书记家的楼下开了过去。

    跟踪的车没进省委大院,刘立海这才松了一口气,对冷姐姐的服气又多了一份。他就知道紧张,却不知道把车往大书记的家里开。当然了,这个时候他不能给大书记打电话,大书记的病情显然没稳定下来,越是这样的时候,他越要冷静,不能去打扰大书记。

    刘立海只得给李师傅打电话,电话一通,他便说:“李师傅好。大书记的车一般停到哪里去?”

    李师傅一愣,刘立海不是要车用吗?怎么现在又不要了呢?于是就问了一句:“你不用车吗?”

    “是的。”刘立海回了一句。

    “车在哪里呢?”李师傅又问了一句。

    “李师傅,我在大书记家楼下呢。你说停在哪里,我自己去停吧。”刘立海说得很客气,李师傅对这个刚来的小年轻顿时又是好感多多起来,便告诉刘立海停车的地方。

    刘立海按李师傅说的地址把车停进了省委大院的车库里,可他停完车后,就有些纳闷了,这么走出去打车,会不会跟踪的车还在省委大院门口呢?如果是那样,他接一个候老会接到什么时候去了?大书记一定会追问的。

    刘立海从车库出来后,还是给柳柳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通,他便说:“柳姐好。我能不能借你的车用用呢?”

    柳柳完全没想到刘立海会给她打电话,正在高兴之际,见他说要借车,问也不问他要干什么,便说:“好,好,好。”

    “谢谢柳姐,我还在办公室,能不能让你的司机把车送过来一下呢?”刘立海小心地说了一句,毕竟他一再在拒绝这个女人,而现在又找她要车用。

    “大书记不是生病了吗?你怎么还有办公室呢?”柳柳问了一句。

    这女人又问到了这个关键问题,刘立海怔了一下,马上说:“大书记是太累了,没什么大碍。可我妹妹说家里有事,我得赶过去一趟。”刘立海发现他现象撒谎的水平高多了,而且说得很流利。

    柳柳“哦”了一下,没再多问,就让刘立海等着,车子很快会送到的。

    刘立海放开电话后,赶紧去了办公室。没多久,柳柳打来电话说在他办公室楼下,让他下来。

    刘立海下楼后,见司机和柳柳都来了,不由得叫苦,这可怎么办呢?弄巧成拙了吗?

    可柳柳一见刘立海,显然高兴极了,赶紧说:“上车吧。”

    刘立海没办法只得上了车,上车后,他便说:“柳姐,你们去哪里,我送一下你们,再用车好吗?”

    “不用了。司机出了大院后就回家去。”柳柳只是说了司机,没说自己,显然她要跟着刘立海一起。

    “完了,这女人只要有和自己单独的机会,看来一分钟就不想错过。”刘立海在内心想着时,又暗暗叫着苦,不过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外面,他想看看跟踪的车是不是还在省委大院附近。

    出了省委大院后,司机就下了车,刘立海的眼睛四处看了看,而那辆跟踪的车竟然还停在距离省委大院有些距离的地方,看来这车会一直盯着大书记的车,而他换上柳柳的车显然是对的,可问题是他该如何让柳柳下车呢?

    有一次装住大书记这么大的秘密,难道第一次就把大书记交待的秘私事情给搞砸吗?

    刘立海陷入了激烈的斗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