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72章 羊入虎口
    刘立海得知中央来的考察团晚饭还要留在望欣集团时,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他隐约意识到一切都在徐新华秘书长的策划之下进行,可当他看到郭宝鑫书记一脸的欣慰时,把想说的话全部咽了下去。

    是啊,这样的结果何尝不是郭宝鑫希望的呢?就算望欣集团不是他扶持的企业,这种临时解困并且歪打正着的计划,他当然高兴。从李高成一脸的不服气中,还有孟安达一脸的不解中,刘立海又能说什么呢?只是这事真与郭友太有关联吗?徐新华真的攻下了这个总管吗?

    整个下午,望欣集团从上到下一如打了鸡血一般兴奋和紧张着,这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啊。几个企业一把手不想和大总管扯上关系呢?相关的项目和政策性的偏倾,都是哗啦啦的钱啊。请都请不来的大总管,现在主动留下来考察,这就是一个信号,经过媒体的手一宣传,望欣集团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这样的机会,李高成一定要引给自己的企业,可这样的机会硬是被突如其来的改变而成全了望欣集团。当然了,这样的成全,十之八有与紫笛有关系。

    这一点,刘立海感觉是。但是他不敢确定。那可是大总管啊,难道真的为会一个小丫头而如此这般做吗?再说了,孟安达不是他这次下来的主要目的吗?他真要丢下孟安达不顾,而接应徐新华的计划?

    刘立海的心彻底不知道如何去思维了,大领导想法,大约不是他可以猜测的吧?大约只是他的一个错觉吧。

    只是,整个下午,紫笛也不见人影。她被余涛临时派给了考察团,而且成为解说团中主要战将之一。这一点,正如刘立海猜想,能让整个考察团改变计划的中心人物之一,就是这个她压根就不知道危险的傻女孩,她正乐呵呵地跟在考察团队伍中,用她特有的甜味充当着解说员。这一点,紫笛肯定做得不错,为了奖金,这个小丫头格外卖力的介绍着公司业绩,而且余涛给她的承诺是,如果下午解说得好,对公司有突出贡献的话,立马提拔为公关部副部长。

    那可是紫笛压根就不敢想象的位置啊,公关部副部长的工资和奖金是她这个小职员的三倍,如果这样的话,她负担两个弟弟读书就完全没有任何压力了。为了弟弟们能更好地做个有知识的有用之人,紫笛说什么都要把解说的工作做好。

    压力有时候就是巨大的动力,紫笛硬是在接到要充当解说员的任务时,临时把要介绍的内容全部背了下来,而且在下午的解说中,竟然没出错任何的错误,这对于余涛董事长来说是一次极大的冒险,也是一次极大的成功。

    因为紫笛的表现不仅仅频频让郭友太点头,而且也让其他考察团成员点头称赞,就连一直扶持他们企业的郭宝鑫也有惊讶的表情,所以最最开心的人就是余涛董事长,出尽了风头不说,接下来的一定是好运连连的。

    这个下午刘立海被徐新华安排一直陪着媒体的记者,而且这些记者们的稿件必须由刘立海初审,再交由徐新华二审,最后由郭宝鑫书记终审,这样的新闻报道没有领导签字是允许随便发布出来的。这一点,刘立海当然懂,他以前跟过领导的会议报道,哪篇不是送市领导们审了再审呢?

    因为刘立海也在忙,心思自然也无法过多地关注紫笛,再说了,如果一切是刻意而为之的话,他能阻止得什么呢?一如冷鸿雁所言,他有资格阻止吗?他拿什么阻止?

    话是这么说的,可当夜幕降临后,刘立海领着记者们去了他们该去的包间,而郭宝鑫李高成陪着郭友太们进行重要包间,被指定的服务员有紫笛,还有两名公关部其他女职员,而紫笛特意安排在郭友太的身边,什么时候没茶水了,紫笛就如一个仙子似的安静地替郭友太续上,而上酒的时候,她也总是甜甜地一笑,替郭友太倒的都不是满杯,这个有意无意的动作还是被郭宝鑫注视到了,他似乎就明白了,郭友太留下来的原因和理由。尽管下午,这个小丫头的解说很不错,可没想到一切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过,余涛这样安排,足见他的眼力劲很强大。

    如果郭宝鑫此时知道这一切出自于徐新手的策划,他又会是一种什么心情呢?当然,这一切刘立海不知道,也无法猜测。

    郭宝鑫打量紫笛的同时,他的余光看了一下李高成时,他也在留意这个丫头,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认真打量着这个女孩,才发现这个女孩除了声音动听外,长相也格外甜美。他下午一直在纳闷,郭友太怎么改变了计划,如此支持此郭宝鑫起来呢?而且对孟安达,这位大管家也只是象征性地打过招呼后,没有他想象中那般关注和热情。

    按道理来说,郭友太临时决定带队来江南考察时,肯定与孟安达的提拔有关,因为他下来的消息是孟安达告诉李高成的,而且也是李高成授意他很晚才把消息给徐新华的,如果不把消息传给省委哪边,他们独自去接郭友太显得说不过去,而且意义不大。而把消息传了过去,所有的问题就是省委哪边担着。

    让李高成意外的是省委哪边一行人去了望欣集团,而且没去机场接郭友太他们一行人,他满以为这一次大管家会偏重于他们,却没想到郭宝鑫提前电话中让考察团来到了望欣集团,而且找了这个一个宝贝抓牢了郭友太的心,这一点是李高成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一步。可这一点又是男人们的通病和弱点,特别是离开了帝都,几个男人又不想在出差途中艳遇一场呢?这个不是规矩的规矩,总会被格有心的人在背后操作着。

    因为郭友太兴致很高,再加上余涛,郭宝鑫还有刘宏福等人刻意地吹捧,这个酒就越喝越来高潮,喝到最后,李高成和孟安达也不得不加入到郭宝鑫他们一行队伍之中,刻意地而又热情地和考察团来的领导们畅快地喝了起来。

    徐新华在这个场所是没资格进入的,孟安达是被郭友太点名才一直陪着考察团来的领导们一桌,但是徐新华也不愿意在这种场合中出现,这样的场合,他肯定得往死里喝,喝到所有领导们开心才对。那他要进行的计划,一定是难以完成的。

    徐新华已经基本上判定,郭友太是为了紫笛这个小丫头才肯继续在望欣集团呆着,那么晚上他肯定是有所企图的。因为他在下午有意无意冲着他笑了好几次,他认为这就是一种信号,一种心照不宣。男人嘛,有时候相通就在那么一瞬间。

    至少这个时候的徐新华是认定了郭友太和他相通着,所以,众人皆醉他必须清醒着。

    这一场酒足足喝了两个小时,而紫笛一直陪在首长们身边忙碌着,直到郭友太突然意识到紫笛肯定还饿着肚子时,才提议结束了酒宴。

    而刘立海陪着的记者们都不敢散去,首长们没走,他们也不敢提前走。都坐在一起扯闲话的,吹牛皮的。只有刘立海时不时关注着重点包间,一来怕郭宝鑫书记有事找他,二来也在留意紫笛。

    首长们终于散席了,刘立海借故照顾大书记离开了记者们,可当他刻意拿目光去找紫笛时,发现她竟然被徐新华带进了一个小包间,当然被带去的还有和紫笛一起的几名姑娘。

    刘立海正想跟过去时,被出来的郭宝鑫书记喊住了,“小刘,记者们的通稿,你要认真检查后,交给徐秘书长过目签字,再送给我。今天这样的失误,你要吸取教训。”

    “大书记的教导我记住了,我以后会多加小心的。”刘立海应了一句。

    “凡事多留个心眼总是没错的。你去喊一下老李,送我回家。你呢,去办公室等着记者们的稿件。”郭宝鑫吩咐着刘立海。

    “只是,我等会上哪里找徐秘书长呢?”刘立海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个,你不会也要我教吧?”郭宝鑫不满地盯着刘立海,盯得他又是一阵紧张,想说的话,不得不全部咽了下去,赶紧说了一句:“我一定会给秘书长签字的。”

    刘立海的话一落,郭宝鑫便挥了一下手,他赶紧退了下去,去酒楼下面找李师傅,等找到他,让他把车开到酒楼前时,别说紫笛,徐新华也不知去向。

    刘立海不得不跟着郭宝鑫的车一起回到了办公室,可在办公室时,他的心一直不安宁,他老是自觉不自觉地去徐新华办公室门前偷看,可这个秘书长办公室始终处于一片黑暗之中。

    省日报都市报晚报陆续有记者的稿件传给了刘立海,他认真地审过后,就给徐新华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就问了一句:“秘书长在哪里呢?”

    “我在哪里,需要和你汇报吗?”徐新华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

    “是刘秘书吧?”紫笛突然望着徐新华问了一句。

    紫笛的话刘立海听见了,可当他还想仔细听时,手机猛然挂断了。

    徐新华果然和紫笛在一起,他们在谈价吗?紫笛真的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做吗?

    刘立海的心突然痛了一下,可这些稿子必须让秘书长签字审核,再交大书记。他不得不打印出来,打车去了望欣集团。

    当刘立海敲开酒楼的小包间时,徐新华和紫笛都同时抬起了头。特别是徐新华,他看到刘立海时,一脸的怒气,只是碍于紫笛的面,没有发作。

    而紫笛一见刘立海来了,顿时一脸的高兴,一边站了起来,一边说:“刘秘书来了,快坐,快坐。”

    刘立海这才发现,小包间只剩下徐新华和紫笛。而徐新华现在的脸色由怒气转入了尴尬,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小年轻胆子这么大,竟然找到了这里,而且万万没想到敲门时,紫笛竟然就把门打开了。

    “刘秘书,你和秘书长有事要谈吧?”紫笛热烈地看着刘立海问,她的目光有一种急于让他承认的意思,他马上明白了什么。

    立马接过紫笛的话说:“是的。紫笛姑娘你要是有事,就忙去吧。我找秘书长签字,大书记还等着过目呢。”

    刘立海搬出了大书记郭宝鑫,这让徐新华纵使有再大的火也发不出来,而紫笛赶紧要溜出小包间,徐新华却在她背后说了一句:“紫笛姑娘,约定的事情,如果做不到,一切后果你负责。”说完,转向了刘立海,问了一句:“要我签什么?”

    紫笛把迈出去的脚步缩了回来,刘立海没理会徐新华的问话,而是继续说了一句:“紫笛姑娘,你先忙去,我有秘书长有事要谈。”

    紫笛不得不离开了小包间,而徐新华一脸怒气地看着刘立海问:“如果考察团有什么不满,你负担得起吗!”

    “秘书长,考察团再不满,与紫笛姑娘有什么关系呢?再说了,这是记者们的稿件,大书记让你审完签字后,我送给他过目。”说着,刘立海把打印好的稿子递给了徐新华。

    “小刘,你别仗着郭书记撑腰,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你以为这样是帮紫笛姑娘的话,你就继续如此自以为是地做着吧,看最后倒霉的,最后输得惨的人是谁吧。而且你不过就是一个小秘书,老子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你以为这样是帮别人,等着你们指不定是多大一个火坑呢。信不信由你!”徐新华一边接过刘立海的稿子,一边恶狠狠地说着。

    紫笛没走,她就站在门口,徐新华对刘立海说的话,她全听见了,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刘立海为什么反对她过多地出现在这帮人面前,而那一万的奖金已经被她存进了家中的帐户上,这是一笔弟弟们需要的学费和生活费用呢。因为徐新华刚刚又在和她谈交易,陪好了郭友太,奖金五万。这个陪好,再笨的紫笛也明白是哪种陪了。

    泪,顿时从紫笛的眼中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