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74章 搅了好事
    刘立海挂断电话后,心竟然跳个不停。他如此这般地给了孟安达一个信息,他不知道后果是什么,但是有一点他敢肯定,孟安达不会坐以待毙。

    刘立海猜测得很对,孟安达一听完他的电话后,整个人突然就明白了郭友太为什么会留在望欣集团了,这么一想,他倒轻松多了。他立即给郭友太发了一条信息:郭大总管好。安达来拜访一下您好吗?我有重要的事想面谈。

    郭友太正在房间里,他当然在等,他很清楚徐新华要做什么,所以这个时候他不想有人打扰自己,可孟安达有重要的事情又是什么呢?他可是答应过老战友刘景明,这回借考察来江南,回去后就给孟达安操作提拔的事情,如果他是为了职位,郭友太就觉得孟安达太急了吧?这个事,他迟早会给孟安达一个交待,有必要面谈吗?

    郭友太拿着手机看了半天,感觉孟安达不像是个办事不稳重的人,应该确实有事要谈,便给他回了一条信息:我在房间等你。

    孟安达一喜,证明郭友太目前还没有接上刘立海说的女孩,于是赶紧下楼,连司机都没喊,直接打车奔向了郭友太的房间。

    而紫笛奇怪地看着刘立海,这个大男人怎么就如同一个娘们一般磨叽呢。不就是她愿意给他第一次,他接回了不就完事吗?怎么这样的便宜他偏不占,还要打什么电话呢?不过,她听到了一个“小木”这应该是个女人吧?他为了这个女人不要自己吗?

    紫笛压了压情绪,还是望着刘立海问:“小木是你的爱人?”

    “是的。”刘立海想也没想回应了一句。这回答还是让紫笛难过了一下,至少她认为自己长得很漂亮,因为夸她的很多,打她主意的男人也很多。只是她一直不想随随便便就跟了一个男人,所以能躲的时候,尽量躲。不过,她可没想到这些大领导们,居然也会打她的主意,这一点她太意外了。

    “你就不能装着喜欢我一点点吗?我不会纠缠你的。”紫笛有些感伤地望着刘立海说。

    “紫笛,我很喜欢你,你可以做我的妹妹啊。但是这个时候,我和你之间不是平等的感情,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而且,紫笛相信我,你等会和徐秘书长一起去的时候,会毫发无损的回来的。如果他或者是余涛要怪罪你,你就离开这里,我帮你重新找一份工作,一定能供得起你弟弟们上学。

    另外,紫笛,你要记着,不到万不得己,一定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把自己给处理掉。眼前的困难有时候咬咬牙就可以挺过,可感情破了,碎了,你会心痛一辈子,内疚一辈子的。”刘立海真如一个大哥哥一样劝导着紫笛。

    紫笛说不感动是假话,她喜欢刘立海的帅气,但这毕竟不是爱情,爱情到底是什么,她目前不清楚。只是感觉应该不停地想着对方,念着对方吧。而她和刘立海,认识才多久啊,到爱这一步,至少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刘哥,如果徐秘书长怪罪下来,真的不影响你的工作吗?”紫笛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紫笛,你要相信刘哥,刘哥肯定不会害你。而且刘哥可以重新给你份工作,你需要多少钱一个月才可以借你两个弟弟上学呢?”刘立海问了一句。

    “我只要有三千元一个月,我就很开心,很开心的。”紫笛脱口而去,因为她目前只是一个小职员,才不到两千呢。除掉吃饭,穿衣,每个月只能给家里递一千块,她爸和她妈就指望着天公,天公作美的话,家里的农作物收成好,就要宽松一些,天公不作美的话,家里就过得紧紧巴巴的。

    在江南对于一个没有上过大学的女孩来说,三千虽说不是高工资,可绝对也不是低收入了。刘立海现在是处级干部了,也不过四千的收入嘛,所以对于紫笛的要求,他还是愣了一下。

    紫笛看到了刘立海的表现,马上笑了一下,接着又说:“刘哥,我也只是想想。如果有两千多,我也很满足的。紧一紧,还可以给自己穿套吧漂亮衣服呢。”

    刘立海听紫笛如此说,心里又酸了一下。他尽管家庭条件一般,可他毕竟从小在城市里生活着,如果不是在林县看过最苦的农村生活,他怕是理解不了紫笛对钱的渴望吧。

    “紫笛,你不要太担心,刘哥一定会帮你的。”刘立海说着,又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柳柳的电话。

    柳柳万万没想到刘立海还会给她打电话,他不会她的信息,她就想这个男孩肯定是决意离她而去,她尽管心里难过极了,还是借着工作的忙碌去淡化着对刘立海情感上的依赖,没想到他竟然主动给她打了电话,她很想不接,手却不自主地按下了接听健。

    “柳姐,是我,刘立海。”刘立海自报着家门。

    “我知道是你,我没删你的电话。”柳柳淡化地说了一句,可这一句让刘立海尴尬极了,想为紫笛开口的话又卡住了。

    就在这时,紫笛的手机响了,她接了电话,是徐新华的,他问:“紫笛姑娘,准备完了?”

    紫笛看了一眼刘立海,见他没看自己,也没说话,便赶紧说了一句:“好吧,我马上来。”

    紫笛挂断了电话,可她的声音传进了柳柳的耳朵,她心里还是酸了一下,嘴上忍不住问刘立海:“你和谁在一起呢?”

    刘立海听出了柳柳的醋酸味,不过他正好可以说说紫笛的事情了,便说:“柳姐,我和一个叫紫笛的姑娘在一起,她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我想,柳姐能不能帮帮她,让她去你的公司上班呢?而且能不能给她三千一个月的工资呢?最好不要放在公关部里。关于原因,我以后当面给你解释好吗?”

    “三千一个月?”柳柳问了一句,因为她挺奇怪的,三千一个月的工资对于她来说应该是最最普通的小职员工资,刘立海帮助一个这样的姑娘,一定不是优秀的女孩了。可是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这种声音的姑娘长得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这是她的经验之谈。难道男人真的全部喜欢漂亮的小丫头吗?她真的老了?

    柳柳一遇到刘立海,就又不自信地想着自己。她觉得这种不自信很糟糕,可她偏偏就是面对刘立海时就产生了,这让她很是郁闷。

    “是的,柳姐。她只是一个从农村来的女孩,没有学历,也仅仅只上过初中,但她很灵活,你先见见她好吗?看看她能做什么好吗?”刘立海着急地说着,似乎对这份工作很急切一般。

    “好吧。”柳柳还是答应了刘立海。

    “太好了,谢谢柳姐,我等会带她来见你好吗?”刘立海一边感谢着,一边问。

    “好。”柳柳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一挂断电话,她就后悔了,她这是怎么啦?凭什么要任这个年轻人呢?又凭什么要替他解决与他有关系的女孩呢?

    而紫笛一见刘立海果真解决了她的工作,而且还会带她去见女老板,不由得又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搂抱着刘立海说:“刘哥,谢谢你,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刘立海又被紫笛搅动着极不自在,因为一个芬香的大姑娘这么紧地搂拥着时,身体总容易起着各种变化,他担心被她发现了,那样的话,肯定极为尴尬。便尽量移了移身体,不让自己和紫笛贴得太近。这个动作还是让紫笛感觉到了,她便不好意思地轻松了他说:“刘哥,我就是太感谢你了,没,没别的意思。”

    这种时候越感觉越尴尬,刘立海极不自然地笑了起来,“没事,没事的。”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一连串说着没事,没事,似乎只有这样,他们才真的没事一样。

    当然刘立海现在轻松多了,只要柳柳肯接紫笛,他大不了是再欠柳柳一个人情,实在不行,他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去换紫笛的清白吧。他在给柳柳打电话时,就如此盘算着。只要他愿意,只要他肯干掉柳柳,别说三千一个月,就是五千,他相信柳柳也会给紫笛的。如果知道他和紫笛什么关系都没有,知道紫笛是徐新华要拉的关系,柳柳一定会接受这个丫头,而且认真帮紫笛的。这一点,刘立海还是有把握的,就因为有这种把握,他才敢当面和柳柳解释。

    不过,徐新华的电话又打来了,他实在是等得不耐烦了。手机的响声也解除了两个人的尴尬,紫笛一边接电话,一边说:“是他的。”

    刘立海示意紫笛接,她便接了说:“秘书长,我在路上,你哪里?”

    “我在吃饭的地方,你赶紧过来。”徐新华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好的。”紫笛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立海赶紧说:“你去吧,我也该走了。大书记还等着审稿呢。你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跟着秘书长去见首长,去了就知道,首长有事,不会让你陪的。放心去吧。”

    紫笛“嗯”了一下,两个人便一前一后地出了她的宿舍。而刘立海等她先走了好走,才溜出了望欣集团,打车直奔大书记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