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75章 一场艳遇
    当紫笛找到徐新华后,两个人一起前往郭友太住的地方时,徐新华突然就对紫笛说:“你还是一个姑娘吧?”

    这话问得让紫笛恼火之极,同时又忍不住去感激着刘立海,原来这帮男人的心理,她压根就懂不了。不过,因为有刘立海的叮嘱,也因为他说了,她就算去了,也会平安回来,所以也就无所谓徐新华如何对她了。

    “我当然是个姑娘了,不是姑娘难道还是男人啊?”紫笛大大咧咧地笑了起来。

    这么一来倒让徐新华尴尬起来,他其实查过,紫笛至今单身,没交男朋友。只是他怕这丫头刚刚留下刘立海有鬼,这才不放心地问了一句,见这姑娘没事一般地笑话时,他就随着她打着“呵呵”。

    当郭友太住的套房到了时,徐新华指了指房间说:“紫笛姑娘,你进去吧,好好陪首长,陪好了大大有奖金的。”说着,竟然伸手想去拍紫笛的肩膀,被她有意无意地让开了,而徐新华的手差点拍落空,于是又“呵呵”干笑,以掩视自己的尴尬相。

    “您回去吧,我会好好工作的。放心吧。”紫笛催徐新华快走,她担心刘立海的计划被他发现呢,她现在很不希望帮她的刘秘书有任何麻烦。

    徐新华这才转身离开了,他总不能看着紫笛敲开门,他站在门口吧,再说了,这丫头一去,凭郭友太的通透,当然清楚是他有意而为之,只要他留下这个丫头,徐新华就拥有了这个大总管的隐私了,一旦有领导的隐私,迟早就会成为领导的人。

    徐新华就是带着这个想法,美滋滋地离开的。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紫笛敲开门时,果然看到的是房间有两个人,一个是郭首长,这个她记得,另一个,她猜大约就是刘立海通风报信的孟秘书长吧。

    门是孟安达打开的,一见这么水灵的小丫头真的来了,内心不断地庆幸刘立海这一次帮了他。因为他敲开郭友太的门时,这个郭大总管有些心猿意马,他就猜到了刘立海说的是真实情况。当然了,刘立海猛然挂断电话时,他就已经确信这个消息的真实度。而且他已经得知女儿孙小木在接受试管婴儿的手术,他付出的代价已经到了这一步,他怎么能让徐新华送美女的计划而得逞呢?

    孟安达把徐新华如何隐瞒郭友太到达江南的消息,刻意把活动安排这里,刻意培训紫笛姑娘,等的就是设计献上这个姑娘的陷阱,添油加醋地对郭友太讲了,现在紫笛姑娘果然出现在门口时,孟达达一惊,一边热情地把紫笛让进了房间,一边问她:“是徐秘书长让你来端茶倒水的吧?”

    孟安达这话说得大家都体面,而且又能试探是不是徐新华搞的把戏。

    紫笛便说:“是的。是徐秘书长让我的,说如果没有陪好首长们,要扣我们的奖金呢。”

    紫笛的话一落,郭友太便笑着问了一句:“你们?你们是多少人?”

    郭友太已经彻底相信了孟安达的话,尽管他确实喜欢这个甜得发蜜的小丫头,可他断然不可以被人下套,到了他这个级别,被一个下属下套,想想就无比的窝火的。而现在这样的计划,不仅仅针对他,而且似乎下来考察的领导们都有,这么大的策划,这个徐新华的胆子好大啊。

    “和我一起的姐妹们大约都在各房间陪首长们。”紫笛说得很无心一样,其实她现在已经意识到,她要帮刘立海说话。她越这么说,肯定越有利于刘立海。

    “丫头,你帮我们烧好水后,就在这里给我们泡好茶,我会在这里招集其他领导们开个小会,你愿意端茶倒水一会儿吗?”郭友太不动声音地望着紫笛问。

    孟安达站在一边一阵阵欢喜,而且他极服这个大总管,马上想到了应对的对策,他把大家招到他的房间来开水,端茶倒水的是紫笛,而且留下了孟安达,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首长好。我当然愿意,为首长服务是我的荣幸。”紫笛果然发现刘立海的计划是对的,这样的结果她可开心了,尽管她已经不会再在望欣集团工作,但是她内心对刘立海的感激和佩服已经越来越强烈了。

    “谢谢丫头。”郭友太说完,就一个个房间打电话,通知大家来他的房间开个小会,这个时间召开小会,对于考察团的领导们来说,很有些莫名奇妙,因为每个房间确实来了一个说是端茶倒水的小丫头,其实是大家心照不宣的服务品。

    好在夜还是很深,服务品们还没开始工作,大家也就陆续到了郭友太的房间,而房间里的丫头们,要么留着看电视,要么被打发走了。而大家来郭总管这里,见孟安达在这里,而且最最可人的丫头紫笛也在这里端茶倒水,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小会了。

    说是开会,却是郭友太扯着野棉花,而且时不是问问孟安达下面的发展情况,整个过程,紫笛姑娘一直在全心全意为每个首长们倒着茶水,越是这样,无论是打发走小丫头们的领导还是没打发的领导,全明白了郭友太的目的,开会是假的,暗示是真的。

    大约半个小时,郭友太就让大家回去休息,而且当着大家的面也让紫笛回去休息,他和孟安达还有些家事要谈,这话一下子把孟安达点兴奋了,他和郭大总管接下来要谈是家事,等于宣布他和郭大总管扯上了亲密的关系,这样的关系,徐新华怕是一辈子也别想再扯上了。

    一场既将暴发的艳遇就这样不了了之,当结果传到徐新华,还有余涛耳朵里时,他们两个大惊失色,虽说郭大总管没找他们谈过话,可如果被大总管反咬一口,他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而紫笛一回宿舍立马给刘立海打电话,他已经把稿件给大书记看了,没任何的问题,而且这些稿件传回了报社,他正在办公室里担心着事态的发生呢,一见紫笛的电话,赶紧接了,他一接就问:“紫笛,情况怎么样?没事吧?”

    “刘哥哥,谢谢你。你不仅救了我,也救了我们所有的姐妹呢。”紫笛兴奋地回应着刘立海后,便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了他,而且还把孟安达被郭首长留下谈家事的事也一并告诉了他。

    刘立海的心又酸了起来,他没有因为自己救了姑娘们而开心,郭大总管留下孟安达谈家事,显而易见是小木的事,而且显而易见小木人工怀孕的事情,这个大总管肯定清楚。他能阻止眼前的交易,可他却无能为力阻止自己心爱的小木的交易,他能不心酸?不心痛?不难过?不纠结甚至是苦恼吗?

    “刘哥哥,你怎么啦?”紫笛见刘立海沉默着没说话,有些奇怪,他怎么不高兴?不兴奋呢?

    刘立海被紫笛一问,突然睡醒了一般,赶紧说:“我没事,我替你们高兴呢。不过,紫笛,我还是来接你,这事迟早会被你们董事长知道,会责罚到你头上来的。”

    “刘哥哥,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前途?”紫笛紧张地问了一句,她发现自己好奇怪啊,怎么越来越紧张刘立海呢?

    “我不会有事的。你整理一下,我来接你。”说着刘立海便挂断了电话。

    紫笛整理自己的日常用品去了,刘立海便给柳柳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通,他就说:“柳姐,你现在忙不忙?”

    “是送那个小姑娘过来?”柳柳的态度很淡然,仿佛是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一样。

    “柳姐,我现在把整个事情告诉你。”刘立海接了柳柳一句。

    “说吧。”柳柳的态度远不如一天前,刘立海可以理解,但是他还是把整个事情经过全部告诉了柳柳。

    柳柳很认真在听,因为她一直没打断刘立海,等他说完后,她突然说了一句:“干得好。不过,小刘,你不能再出面了。我让司机去接紫笛,因为有孟秘书长在郭大总管房间里,如果你再出现接她,极有可能被划到高成省长这一派里,被徐新华一做文章,你们大书记还不生吞了你啊。所以,为了我们女同胞,这一次我要感谢你,也决定帮你。”

    柳柳这么一说,刘立海也明白了这层意思,如果他接紫笛离开了望欣集团,明天一定会被徐新华知道,一定会传到大书记耳朵里,一切是他和孟安达策划的一场阴谋,目的就是搅局,让大总管对望欣集团的影响恶劣起来。如果真是这样,郭宝鑫书记一定会很难过的,而他刘立海纵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楚。

    刘立海啊刘立海,英雄救美一冲动,这么重要的漏洞竟然没想到啊。这一下,他好感激柳柳,也好服这个姐姐啊。

    “姐,谢谢你。而且姐,我现在好服你啊,你想得就是比我深,比我广。”刘立海的话既是情感流露,也是极高的一种拍马屁。

    柳柳一听刘立海又喊她姐了,而且情意绵绵一般,不由得说:“听你再次喊我姐,我就心潮澎湃。只是,姐帮你这么大一个忙,你不以身相许一次吗?”

    柳柳说完,自顾自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