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88章 秘密走光
    经历了这样的一个夜晚,刘立海和柳柳之间又变得纠葛不断。而且柳柳还真的就亲自去了林县,这天吕薇和万胜利去了高速路口接她,她被这两人当成了贵宾。一来她可以带来钱,二来她可以给吕薇要的干股。当然关于干股的事情,吕薇并没有让万胜利知道,她只是说柳柳会在林县有大动作,至少可以支持他的工作。

    万胜利这一段摸了摸林县的情况,虽说他曾经是郭宝鑫的贴身秘书,但是下面的情况似乎并不乐观,一帮人倒向了马锦秀,这女人吃了兴奋剂一般,正在林县大刀阔爷地干着她要干的事情,而且从来不找万胜利商量,似乎她是天下老子第般,这让万胜利郁闷极了,也恼火了。可他目前没有政绩,大书记说好给他带的资金也没落实到位,而且因为喝酒打架的事情后,他走得那么不光彩,他也一直不好对郭宝鑫书记开口要资金。所以,目前他几乎是光杆司令一个。而林县另一帮派是本土干部,他们反正土生土长,也懒得投这些外地的和尚们。

    现在柳柳送钱了,万胜利不把她供成女神才怪呢。而关于柳柳的到来,万胜利也懒得和马锦秀商量。可他却忽略了柳柳是李高成省长一手扶持起来的集团,她到了林县,马锦秀哪里有不接待之理呢?

    所以,就算万胜利不让马锦秀知道她还是带着人也到了高速口迎接柳柳的到来。

    柳柳可没想到阵势这么大,而且在高速口,她下车和马锦秀和吕薇万胜利打招呼时,吕薇显然是极不欢迎马锦秀,居然跳到她面前,企图挡住她的去路,可马锦秀却不吃吕薇这一套,这可是林县的地盘,而且她现在是这个地盘上的一把手,不是当初在纪老爷子家里的时候,她没必要怕这个大书记的小姨子。

    马锦秀绕开了吕薇,还是落落大方地走到柳柳面前说:“林县人民欢迎柳总的到来。”那样子,那气势,又把万胜利给盖住了。

    不过柳柳记得自己的承诺,再说了,她可是为了解决刘立海的事情而来,除了很程序地和马锦秀握手外,还是极给万胜利和吕薇的面子,除了热情和万胜利握手,还给了吕薇一个大大的拥抱,以显示她和吕薇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

    除了这些人外,招商局,发改委,办公室主任等一串人,柳柳都热情地握了手,这样的戏算是演得很圆满的,至少在柳柳认为,她做得不错,有一段日子她不再演这样的戏了。可为了那个小年轻,她又一次重出江湖,和地方官员打着这样那样的交道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把车开进了湖光三色,而且在荣华富贵的包间里接待着柳柳,当然她不知道关于荣华富贵的事情,如果以这样的方式迎接柳柳传进刘立海耳朵里,他肯定是不舒服的,可现在的情况,刘立海显然不可能知道。

    大家落座后,柳柳一左一右坐的是吕薇和马锦秀,这在林县算是一次奇葩的安排。但是吕薇要抢着坐在柳柳身边,万胜利不说什么,其他人更不会说什么的。

    酒和菜是同步上上来的,因为柳柳喜欢喝红酒,这个特点当然是吕薇说的,所以上的酒全部是红酒,而木土的林县干部实在喝不惯这种红酒,对于他们来说一如喝几口红糖水一样。可他们再不喜欢也得忍着,坐着,看着女书记和男县长之间的争斗,当然这中间还夹着一个省委书记的小姨子,这样一来,斗争的戏就更加好看了。

    林县现在的本土干部算是学乖了,外派的干部再怎么斗,他们不再参与,而且外派的干部斗得越厉害,他们就越开心。反正斗走一个,又会换来一个。书记和县长的位置总也临不到本土的干部,来来走走的外派干部对他们来说,早已习惯了。龚道进结束掉本土干部当家的的日子后,这些本土干部没谁再敢多说话,也没谁会跳出来说话。

    吕薇到哪里都喜欢抢风头,而且她又不是官场上混的人,对官场的等级森严一点感悟也没有。酒一上来,她就让服务满上,而且马锦秀没举杯,她却先端起了杯子,对着柳柳说:“柳姐,来,我们姐妹先走一个。”

    吕薇的话一落,一桌子看住了她。弄得万胜利极为尴尬,可在这样的场合上,他肯定不敢说吕薇什么,要是他敢说半个不字,吕薇极有可能就是一杯酒泼向他的,那他和她之间的关系就得暴光。

    柳柳也有点意外,吕薇是真不懂官场的套路呢?还是有意和马锦秀叫板呢?无论是哪一种,在柳柳这里,吕薇是太不懂事了。在人家的地盘上,你就一生意人,哪里能这么叫板的呢?哪怕你有省委书记的后台,人家也有省长的后台,而且枕头之风吹起来,怕是比小姨子这一层仅仅停留于暧昧关系要来得铁,来得快。

    再说了,县官不如现管,这一点点道理,吕薇难道不明白吗?如果她连这一点都不明白,她怎么能接手一家公司呢?这倒让柳柳好生奇怪着。

    柳柳也没泼吕薇的面子,还是端起了酒杯,不过,她提议是桌上所有的女同胞一起碰一下,她的提议显然圆了场,也给了马锦秀台阶下,她虽然很反感吕薇这么抢功,可她也不能拿吕薇如何。而且吕薇管理的不是她的公司,而是纪家的公司。如果是吕薇自己的公司,她发誓一定会报复于这个张扬而且一再泼她面子的女人。

    女人从来爱为难女人。这是惯例。当然了,女人的这种恶,根源也在男人身上,没有男人种的因,也就不会存在女人为难女人的这种果了。特别表现在小三的问题上,基本是大奶们各种暴打小三,很少见大奶们暴打自己的男人。

    所以,柳柳只看马锦秀一眼,就明白她内心极其想报复吕薇。所以接下来的时候,柳柳特地给吕薇喝了一大杯红酒,还把刚上来的一道鱼,亲自替吕薇夹上,一来显示她和吕薇之间确实是姐妹情深,二来也给吕薇涨面子。

    果然,吕薇一见柳柳明显偏向她,不由得拿目光挑剔着马锦秀的同时,而且刻意地埋头享受着柳柳夹给她的鱼,又是酒,又是鱼,再加上她吃得有些急,胃里不由得一阵阵地恶心,她努力地想压住,结果却越压越往上涌,让她实在压不住,“哇”了一下,不得不握住了嘴巴,急速地往外跑着。

    吕薇的这个样子,马锦秀全看在眼里,她很清楚吕薇和万胜利是什么关系,便有意无意地望着柳柳而且压低声音说:“柳总,吕总这样子是害喜运的表现吧?”

    “吕薇怀孩子了?”柳柳装作不知道吕薇没结婚一样,故意而且夸张地望着马锦秀问。

    “老人们好象是这样说的。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去看看她吧。”马锦秀一边回应着柳柳,一边站了起来,而她的余光却看向了万胜利,这个男人此时一脸的惊慌。

    虽说柳柳和马锦秀是咬着耳朵说的,可这些话万胜利还是听见了。他又惊又怕,毕竟他还没离婚啊,这样的事传出去了,他这个县长怕也难当下去了。

    而马锦秀已经往外走了,万胜利肯定是不能起身去照顾吕薇,更不能去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因为他并没听吕薇说过自己怀孕的事情,如果真的怀了,三十多岁的吕薇,应该是明白怎么一回事的。

    万胜利为了压住自己的情绪,主动给柳柳倒酒,并且端起酒杯说:“柳总,林县就需要您这样的企业家,林县的大门永远欢迎您!”

    “万县长说的话真好听,就冲着万县长如此说,我一定来林县投资。”柳柳热情地笑着说。

    “太好了。先干为敬。”万胜利一口干掉了自己的酒,柳柳本来不想干掉,她已经干了几杯,实在有些不胜酒力。再说了,这里虽然是她的小甜点工作的地方,毕竟他今天不在这里,如果她在这里,她愿意醉倒在他怀里。

    可万胜利干掉了,柳柳不得不也干掉了。这时吕薇和马锦秀走了进来,柳柳赶紧关切地问:“没事吧?”

    “没,没什么。可能昨夜受凉了。”吕薇解释了一句,可她的话一落,马锦秀就接着说:“吕总,为身体着想,接下来的酒还是不要再喝了。再说了,你拿身体的特殊情况来陪柳总喝酒,她一定会很感动的。我们女人嘛,总归会体晾女人自己的。是不是柳总?”

    “对,对的。小薇,要是身体不好,就不要再喝酒。自己的身体间第一,一定要爱惜的。”柳柳也接过话说着,而且她说这些话时,刻意地扫了一下万胜利。她相信,万胜利一定有感觉的。因为她和马锦秀都清楚,吕薇是真的怀孕了。而她们咬耳朵里,万胜利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接下来的酒,吕薇再也不敢喝了,呕吐的感觉太难受了。而且她已经从万胜利的目光中,看出了他在怀疑自己。她现在不得不想,等会没人时如何向他解释呢。

    可恨的马锦秀,一口一个为她的身体着想,敏感性那么强的万胜利不怀疑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