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98章 面见冷姐姐
    第二天晚上,刘立海只身去了北京。他没有对柳柳提这事,也没有对姚海东提起,等事情有眉目时,他觉得再对姚海东提才是正事。

    在去北京的火车上,刘立海思来想去,还是给冷姐姐发了一条信息:我在去北京的火车上,大约第二天早晨七点半左右到。

    冷鸿雁接到信息时,纪老爷子在家里,她借着上洗手间的档口,给刘立海回复了一句:知道。回复后,她很快地删掉了信息,这才没事一般地走出了洗手间。

    纪老爷子问冷鸿雁:“你这一段老朝医院跑,为什么呢?”

    冷鸿雁本来想过一段时间再提她在医治自己落下的病根子,她想怀一个孩子。现在既然纪老爷子主动问起来了,她就趁机说:“我想怀一个我们的孩子。”

    “什么?”纪云鹤吃惊地盯住了冷鸿雁,并且不敢相信地反问了一句。

    “我想怀一个我们的孩子。”冷鸿雁反而冷静下来,一字一顿地说着。

    “不行,这绝对不行。”纪云鹤想也不想地拒绝着。

    “为什么就不行呢?现在医科学么发达,只要我们愿意,完全有可能的。”冷鸿雁不甘心地说着。

    “我家老大老二这一关也过不了。他们有言在先,我娶任何女人都行,但是绝对不允许再有什么同父异母的弟弟或者妹妹出来,而且一出来,他们也得捏死,他们说到做到。”纪云鹤不得不搬出了两个儿子的话。

    “为什么就不允许再有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弟妹呢?你们不养,我自己养不行吗?”冷鸿雁已经很不舒服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呢?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都说豪门深似海,她到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了。好在,她也不是真的想要生个孩子,如果孩子生不成,重返官场也不错的。说来说去,她还是舍不得刘立海这个小傻子。

    “不行就是不行。你怎么有这么世俗的想法呢?怎么和别的女人是一样的想法呢?”纪云鹤很有些不解地盯住了冷鸿雁。

    纪老爷子的目光和语气极其让冷鸿雁不舒服,原来这个家只需要一个撑撑门面的女人,也只需要一个听话的女人,一个没有自己的任何想法的女人,说白了就是一个他们需要的工具,而是她想要的生活。

    “我就是想当当母亲,这个想法很过份吗?明明是你们家狗屁规矩多,怎么就成了我的想法怪异呢?我就一个正常而且普通女人的想法。”冷鸿雁极不高兴地说着,转身就要回卧室。

    “站住。”纪云鹤和冷鸿雁结婚以来,这可是第一次吵架,而且他也不允许自己的女人违背于他,特别是再怀孕生子这件事上。他已经六十多岁,再生个秋葫芦出来,他怎么出门呢?而且他的两个儿子绝对是不会答应,这是他们对自己母亲誓言的守护。当时他们的母亲医治无效死亡时就留下了这句话,可以再娶,但是绝对不允许进纪家门的女人再打歪主意,生什么孩子。

    纪云鹤以为冷鸿雁断然不会再想生孩子的,而且她也不能生孩子,怎么突然就上心这件事呢?他实在是恼火的同时,又拿这个小妻子没办法。

    冷鸿雁没听纪云鹤的话,而是径直回到了卧室,而且赌气地关上了门。任由他怎么叫,她都不愿意再开门。

    一整夜,两个人就在这么负气之中度过。而冷鸿雁却在第二天,六点多钟就起床,开起那辆法拉利直接去了火车站。

    纪云鹤命令家里的警卫跟踪着冷鸿雁,看看她这么一大早去了哪里。

    火车到站时,刘立海没想到冷鸿雁就站在站台上,他快步走了过去,他此时还是很激动的,毕竟有一段日子没见面了,而且他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是亲自来接他了。

    “走吧,车停在了地下室停车场。”冷鸿雁大大方方地说着,两个便朝着地下室停车场走去。

    与此同时,纪老爷子也收到了警卫的汇报,冷鸿雁这么早接的人是一个很高很帅的年轻人。纪老爷子猜测刘立海到北京来了,不过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来北京是会面于冷鸿雁呢?还是有其他的事呢?

    纪老爷子还是给郭宝鑫打了电话,电话一通,他便说:“宝鑫好。”

    “首长好。”郭宝鑫赶紧应了一句,但同时他也奇怪,这么一大早,老爷子突然打电话是为什么呢?

    “你的秘书来北京了?”纪老爷子直接问。

    “是的,我让他去调查一个人。”郭宝鑫承认着,可同时心里也打着鼓,老爷子怎么就知道刘立海去了北京?难道这个小子一大早就约了冷鸿雁?他这么急切地见这个女人?还是他们又旧情复燃?如果是这样,他可就是百嘴难辩,不由得紧张起来。

    “调查一个人?”纪老爷子问了一句。

    郭宝鑫便把郭友太大总管来江南的事情简单地向老爷子汇报了一下,讲完情况后说:“我让小刘面见一下紫笛姑娘,柳如英这个女人不简单,她花这么大力气去培养一个女孩,肯定是有目的。这件事上,我还让小刘请教下鸿雁夫人。”

    “是这样的啊。”纪老爷子明白一切似的回应了一句,这一句应得郭宝鑫不知道如何接话,好在纪老爷子很快说:“正好我有事让这个刘立海去做,你对他讲讲,劝劝我夫人,她现在居然想生个孩子,她在家很寂寞,很无聊,这是我知道的。毕竟我的工作忙,我也没多少时间陪她,可都这么大年纪的人,再弄一个孩子出来,我这张老脸也没办法出门。你让那个年轻人想想办法,断掉她的想法。”纪老爷子说完,也不等郭宝鑫回复什么,直接就挂了电话。

    郭宝鑫赶紧给刘立海打电话,他坐在冷鸿雁的身边,一见是大书记的电话,赶紧说:“大书记好,我已经到北京了,和冷姐在一起。”

    “你说话不方便,只听不说。”郭宝鑫严肃地说着,说得刘立海心又悬了起来,不会又发生什么事吧?

    “嗯。”刘立海应了一下,郭宝鑫接着说:“纪夫人说想生孩子,这事断然不行,你要负责把这事解决掉,而且必须是彻底捏断她的这个想法。另外,你和她绝对不允许有旧情复燃的事情发生,否则你在官场上的所有前途,肯定是堵死的。”

    郭宝鑫的话一落,刘立海赶紧应了一句:“大书记,我明白。”

    “你一定要牢记我的话。”郭宝鑫又叮嘱了一句。

    “我会的。大书记,放心吧。”刘立海再次表态着,郭宝鑫这才挂掉了电话。

    刘立海的电话一打完,冷鸿雁便问:“领导的指示下来了吧?”

    “是的。”刘立海点头应着。“不过,姐,你说紫笛真的会是柳柳准备送给郭友太的女人吗?”

    刘立海把话题转向了紫笛身上,这是他这次行动的主要任何之一,当然了,现在还加了一个比这个任务还要重要的任务,就是打消冷鸿雁想生孩子的念头。

    “这个指示应该是昨天就给你布置了,一大早又给你布置的任务肯定不是这个,姐是什么人呢?你小子一举一动,姐都清楚。说吧,是不是让你来当说客的?”冷鸿雁一边开车一边问,不过她的余光确实看着刘立海的举动。

    话到了这一步,刘立海想还是说实话吧,再说了,他的任务可就是要让这个女人断掉生孩子的想法,现在提出来也不是什么坏事。

    “是的。大书记说你想生孩子,让我必须打消你这个念头。”刘立海实话实说了。

    “你们男人啊,就他妈的没一个好东西。事事以你们自己为主导,完完全全就没把女人当个真正的人来对待。我要回官场,你们抱成一团地阻止我,为了你,我忍了,也让了。反正有纪老爷子养着我,不要事业也什么,这个家也不缺我那点工资是吧?现在,我要生孩子,也不过就是打发自己的寂寞和无聊,天天呆在这么大的房子里,可怜兮兮地等着那个老男人回家,你觉得我的生活就该这么过下去吗?这么扯着日历等死吗?你们从来不想一个女人的心理需求,只知道抱成一团地阻止我,怎么女人就该是你们的玩具,工具甚至是性奴的呢?”冷鸿雁一下子生气了,昨天和纪老爷子吵架的气没消,现在又被郭宝鑫逼压着刘立海来劝她,而且这个小傻子一定会买力来说服她的,这一点她清楚。重返官场的事情,最后不就是因为他而打消念头的吗?

    “姐,你的感受我能理解。所以,姐,你要骂,要哭,就尽情地骂,尽情地哭吧,我来开车,我也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刘立海突然这么说着,这话倒是让冷鸿雁很意外,甚至是很感动的。她以为他要劝自己不要再生孩子,或者是说一大通道理的。

    “好。你来开车。”冷鸿雁果然把车停了下来。

    刘立海便进了驾驶室,冷鸿雁坐了副座上。换了位置后,刘立海又说:“姐,想去哪里?我带你去。”

    刘立海今天这是怎么啦?怎么又往冷鸿雁心窝里暖着呢?而且暖得那么舒服,那么让她心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