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406章 酒是个好东西
    刘立海不得不努力而且是相当努力地压着自己,于是,刚刚由紫笛不断举杯的场景变成了他,他的杯子一次次地举了起来,于是一箱脾酒,在他们这种喝酒中被搬掉了。

    刘立海开始上洗手间,紫笛也开始不断上着洗手间,可是谁也不提结束喝酒的事情。

    酒这玩意,往往是喝之前不断地说着不能喝,不要喝,甚至是发誓不喝,但是结果喝起来后,总是忘掉了一切,特别是兴致在一起的人,喝起来后,空间成了自己的,甚至天下了都成了自己的。

    刘立海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明明想着要好好成为紫笛的护花使者,结果再搬来一箱子脾酒时,两个人竟然兴趣极高地玩起了猜拳,关于柳柳是不要下一盘大棋,关于紫笛是不是要被到郭大管家怀抱里,关于接下来他能不能救下紫笛等等问题,都如同消失的昨天一样,他们不再去管,不再去问。

    你一杯,我一杯,喝得倒是特别地畅快。当然了,玩猜拳这种游戏,紫笛肯定不是刘立海的对手,她老是输,喝的酒自然比刘立海多,这倒让他对紫笛另眼相看了,这姑娘看不出来酒量不错啊。他满以为她是有酒胆没酒量,没想到她两样都有。

    就在两个人兴趣极佳地赌酒时,独身躺在刘家的孙小木怎么也无法睡觉,她忍不住这是给刘立海发了一条信息:想你了,在干什么?

    刘立海和紫笛喝得兴头上,他隐若好象手机响了一下,不过因为紫笛闹着再喝,他又觉得是自己听错了,再说了,紫笛喝酒特别能闹,花样还不错。男人嘛,几个在女人闹酒中愿意认输的呢?

    两个人东西倒是吃得不多,而且武姐姐还替他们把点的食品热了两次,结果两个人还是顾着闹酒,食物还是凉了。

    喝到后来,刘立海扯着紫笛说:“紫笛,走,我们回酒店喝去。这些食物打包带到房间喝去,醉了也就不丢丑。”

    “好,好。”紫笛的舌头有些不听使唤,但是人是清醒的。再说了,她想要偿偿醉酒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也想看看醉酒的刘立海是什么样子的,还会不会是以前的那种理智呢?现在的他和她在江南时看到有些不同,但是她需要彻底不同的他。

    于是,两个人趁着还是清醒状态时,离开了后海。他们穿到大街时,刘立海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酒店地址后,径直坐到了前面,这让紫笛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他还是清醒得很,还是不愿意和她接近。

    坐在后座的紫笛,有一股想哭的感觉。特别是酒后,这样的感觉就来得格外地强烈和激烈。可是她得忍着,这个她渴望亲近的男人越这样,她又越是想奔他而去。

    情感这个东西就是这么怪异。紫笛很清楚柳柳将要拿她当什么,而她更清楚郭大管家不断承诺的背后是她的投怀送抱,而且她现在的消费已经越来越大了,因为她是商学院的学生,因为每个女生背后都有要么有钱的老爸,要么有钱的干爹。如她这样被柳大总裁代培的还不多,虽说她最初也会认某个男人做个干爹,但是现在的她还是清清白白的。

    这种清白能保得了多久呢?紫笛自己不知道,但是打她主意的男人太多了,有同学,有老师甚至还有其他女生替她介绍的老板等等,她是能躲就躲,能避就避了。这其中除了柳柳的要求外,也有她自己的不愿意。柳柳说过,她可以和女同学比吃比喝比穿比戴,但是她不可以公开地谈男朋友,暗中谈对于紫笛来说,应该可以的。但是这种保密工作绝对绝对是要做好,这是她对柳柳的理解,也是她对郭大总管的理解。只是她有些奇怪,郭大总管既然看上了她,为什么在上次吃饭过后,一次没来找她呢?而且那次吃饭,他是匆匆来,匆匆走,没让她作陪。

    如果柳柳带紫笛陪郭大管家那次,他们要她从了,她也就从了。可她明知道结果是什么后,再让她从掉,就特别地不甘心。就在这个时候,刘立海来看她了,而且来得如此及时,她还是愿意和刘立海在一起,还是想和他在一起。

    醉酒不过是紫笛的借口罢了。而且刘立海要是不醉,他有胆子要她吗?

    紫笛强忍着下滑的泪水,因为她已经决定要打碎掉刘立海的理智,她必须毁掉他的这个东西。否则,她今夜错过他后,她和他还会有这种独处的机会吗?而且暑假快到了,她要被送到国外去学习锻炼,这是柳柳的安排。

    刘立海当然不会想到坐在他身后的紫笛有这么多的想法,他不过就是怕自己喝多了,紫笛也喝多了,会遇到对紫笛不利的男人,后海这种地方本来找乐子的人就多,万一遇到了,他保护不了她,会让他对不起她的。

    酒店到了,刘立海领着紫笛,提着已经冷掉的食品回到了他和孙小木上午缠绵过后的地方,好在,他出门时让服务员收拾过,要不床上会乱乱,一看就知道滚过床单,一看就会让紫笛笑话他的。因为他对她否认了他有女朋友的事情。事情上,他现在也确实没有女朋友。

    刘立海打电话到前台,又送来一瓶脾酒。他现在只能把自己彻彻底底地放倒,只有放倒了,他才不会对紫笛有什么想法的,这也是他带紫笛回酒店的原因。

    “紫笛,来,我们接着喝。看不出哈,你酒量不错嘛。”刘立海笑着望着紫笛。

    “当然了,训练过。”紫笛也笑了起来。

    “谁训的?”刘立海又问,他其实猜到应该是柳柳训练的吧,他是故意问的。

    “在望欣集团上班就开始被人训练,大约我们这种长相出众的女孩格外受宠吧。”紫笛还在笑,但是她的这种笑,刘立海看得出来,不属于真心的笑,或者应该是一种自嘲吧。

    “来,来,喝酒吧。不想这些。”紫笛端起了酒杯,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她现在不想去想。

    “嗯,不想。再喝。”刘立海也端起了酒杯。

    “哥,唱首歌我听吧,或者我们来跳个舞也行。”紫笛突然望着刘立海要求着。

    “没音乐怎么跳?”刘立海不解地看着紫笛。

    “来,听。”紫笛什么魔术地拿出了手机,调出一声歌: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春天又来到了花开满山坡

    音乐响起来的时候,紫笛已经把刘立海扯了起来,而且双手搭到了他的肩上,再说了,这种音乐那么轻快,不跳上几步也确实是对不起姑娘的邀请了。

    刘立海便把手也搭在了紫笛的肩上,反正他此时还算清醒,再说了,他可是在这房间里缠绵过孙小木的,他想他肯定不会对身边个小姑娘心动,而且这姑娘对他也不会心动的。哪里有想恋爱的姑娘这么喝酒的呢?甚至口口声声说要偿偿醉酒的感觉,只有心里装着心思的姑娘或者是失恋的姑娘才爱买醉的。

    可是随着音乐节奏响起来时,紫笛慢慢地慢慢地依进刘立海的怀里,本来是搭得好好的手,怎么跳着跳着就各自放到了对方的腰间上,而且各自的手都那么不规矩地在彼此的身上游走着

    刘立海心里想着,他不可以这样,不可以在这里和一个姑娘如此玩着暧昧,特别是这样的一个姑娘。可是他没有力量推开紫笛,而且紫笛已经是搂住了他,而不再是跳舞了

    紫笛的嘴红艳艳的,她悄然地移向了刘立海,他其实看到了,他却装着听音乐,装着直视着前方,或者是他压根就不想再拒绝这个姑娘吧。

    灯光在这个时候,被紫笛有意地按掉了,只剩下床头边那一只很小很柔的亮光,在这个动作中,刘立海也没去阻止,任由着音乐中,彼此没有停止的舞步继续延伸。

    “哥”紫笛几乎是呻呤般地叫着

    “嗯。”刘立海也是低声喃喃

    “接着喝还是跳舞”紫笛问,那张红艳艳的嘴离刘立海很近,很近。

    她还是不敢盖上去,她还是缺少这种主动盖上去的勇气紫笛也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啦,她明明是想亲亲刘立海,明明是想主动的,结果,结果就成了这样的一句不咸不淡的问话。

    “喝,再喝。”刘立海不敢跳下去,他已经很难受,已经感觉自己控制不住了,如果紫笛这个时候不说话,而是盖上了他的嘴,他会感觉一切崩溃如堤的。可她偏偏问了一句,有时候话语能把人拉回现实的,而且是他不能面对的现实。

    “来,再喝。”紫笛想松开刘立海,因为她做到了这样,他还没主动啊,她想要主动,可是,可是她还是差一寸的勇气。所以,她还要喝,必须喝,喝到他完完全全地主动为止。

    “嗯。喝。”刘立海也想松开,同时又舍不得松开,结果两个人都想着倒退时,紫笛没站稳,一下子退到了床边,而且整个人倒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