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410章 公共的女人
    刘立海怔了一下,不过极快地说:“不是的。我是来替大书记办事的。”

    “哼。”孙小木冷哼了一下,径直把手机给挂掉了。

    刘立海想回拨过去,可是回拨过去说什么呢?他也奇怪,女人的第六感觉有时候就是格外地灵敏。孙小木一定知道他在骗她,只用这种不满替代罢了。再说了,就骗在她,她现在这样的身份,还可以要求刘立海什么呢?

    刘立海只得收起手机,先去办理了退房手续,然后打车直奔冷鸿雁的家。毕竟他要是去晚了,一定也会引起她的猜测。这女人一多,还确实难应付,才三个女人,刘立海就已经感觉自己力不从心了。

    等刘立海打车赶到冷鸿雁家时,她果真替他准备了一份礼物,是林县的野生干菜,这真让刘立海惊异万分,不由得问她:“你上哪里弄的这份礼物?”

    以前有驻京办的时候,驻京办有这样那样的土特产,需要送人什么的,完全有驻京办的人准备好,后来驻京办虽然拆掉了,但是隐形的驻京办还是存在的,只是刘立海接手万胜利工作不久,对北京这一块的江南资源不熟悉罢了。但是冷鸿雁知道隐形的驻京办在哪里,现在换成了公司而已,她不过就是让公司的人送来了一份这样的礼物,所以当刘立海看到礼物时才有惊异感。本来她是想让刘立海自己去拿这份礼物,一想他这次出来是为了紫笛的事情,越少人知道他在北京越好。

    “江南省在京办事处多的是土特产。”冷鸿雁笑了一下。

    “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刘立海恍然大悟,他怎么就把这个忘了呢?不过他事先就没想去办事处,大书记只让他见见紫笛,摸摸情况,其他的事没提,他也不敢到处跑,毕竟他当这个秘书时间这么短,没必要到处张扬。

    “就算你知道,你也不能去。”冷鸿雁亲自给刘立海倒茶,阿姨见状,急忙往这边赶,被她用手势阻止了。她昨晚只是对纪老爷子说刘立海到北京来了,但是还没提他会来家里。现在刘立海到家里来的事情,她还没向纪老爷子汇报呢。不过,这座房子从阿姨到司机,目前都还听她的话,这一点她还是欣慰。她也知道这些人都是纪家的老人,在纪家也呆了一些年头,她这个后来的夫人,能让他们听她的话,她就觉得很知足了。当然了,这些下人们也都会察言观色的,如果不是纪老爷子宠爱有加,就凭她的能力,她是调遣不动这些人的。他们在这样的家庭里听令,已经都混得鬼精鬼精的。包括纪老爷子身边的警卫,哪个都比地方工作的人还贼着呢。

    “是的。还是姐想得周到,我这次毕竟办的事不易公开,而且传到柳柳耳朵里,他们肯定也会有所犯范的。”刘立海马上明白了冷鸿雁话里的意思,这一点倒也让这个冷姐姐挺高兴,证明她没白培养他,事情一点,他就能领悟到。

    “对了,紫笛的事情,你打算如何向郭宝鑫书记汇报?”冷鸿雁把茶水递给了刘立海,望着他问。

    因为是在纪老爷子的家里,冷鸿雁现在的表情很是淡然,当然了,她也努力把这个大男孩当作自己的弟弟,努力让她的爱意变成真正的亲情。她也越来越清楚,真要留住这个男孩,也只能把爱情变成亲情了。虽说她很想念他,虽说她很怀念和他在一起的快乐,这种快乐包括身体上的欢悦,但是目前的状况不允许她再流露私情,不仅会吓跑他,更会让自己陷入被动。

    昨晚,冷鸿雁是在纪老爷子写字的时候,提到了刘立海。老爷子就是“嗯”了一下,没有太多的表示。但是老爷子的表情显然是他清楚刘立海到北京做的事情,她本来想问问老爷子的看法,话到嘴边咽了下去。因为老爷子不喜欢在家里谈工作,而且还是涉及到郭友太这个大管理的事情,这更是他所不愿意谈和不允许谈的。

    后来,纪老爷子说墨汁没了,让冷鸿雁帮着磨磨墨,这事就不了了之,当然了,就算没有磨墨这件事,她也清楚不会继续谈。所以关于她回江南的问题,她暂时性地没提。因为纪老爷子还没提到她想生孩子的事情,只有等他问到,她才可以拿这个作为交易的。

    现在冷鸿雁就是想听听刘立海的想法,关于紫笛的事情,往大里说肯定算是一件大事了。因为孙小木如果怀上了,刘家必定而且是立马要给孟安达提拔,在这件事上李高成肯定是赞成孟安达的提拔,这个没人能阻止。所以,孟安达的事情可以说基本是定局。如果紫笛再被柳柳送给了郭友太,江南的主要政治力量就真的全部落入李高成这一帮派之中了。虽然我们的党一直在喊一切听从党的命令,一切以党纪国法为准,绝对不可以搞派系斗争。但是哪朝哪代没有派系斗争呢?这是没办法改变的事实。所以,在这个时候,冷鸿雁如果重返江南,因为有纪老爷子的背景,他们的力量还可以抗衡一下,当然了,需要郭宝鑫给冷鸿雁一个正职的位置,一个有足够决策权的位置。

    所以,冷鸿雁内心还是有点希望紫笛被送进了郭友太的怀抱里。这是她昨晚的想法,这个想法她暂时不可能告诉刘立海。她需要听听这个男孩如果向他的上司汇报,她才决定说不说她的想法。

    “姐,我实在没想到柳柳还真的是拿紫笛当工具,我被她骗了。”刘立海没有正面回应冷鸿雁的问题,而是如此说着。

    “你啊,被女人骗的次数也不只是这一次,所以,你回去后好好反思吧。别一冲动就认为天下的女人都会为你牺牲,首先你要问问,人家凭什么会为你牺牲呢?感情这个东西就因为我们全部看不到长什么样子,才会成为最最不靠谱的东西。凡是我们看不见的东西,最终都会被人拿出来忽悠人,就看是大忽悠还是小忽悠。”本来是冷鸿雁要问问题,结果刘立海一检讨,她的说教冲动又来了。再加上呆在北京,她也没什么说话的人,所以话头一打开,她就收不住了。

    刘立海最怕的就是冷姐姐的教训,虽然大多极有道理,可是说多了,他总会厌倦的。而且现在是在纪老爷子家里,冷鸿雁这么教导他,外人一听就知道他们关系非同一般,虽然说两个人姐弟相称了,必竟不是亲姐姐,总还是会让纪家的佣人们生疑的。

    “姐,我懂的。我现在想,回去后,我如实对大书记谈紫笛的状态。我打算让紫笛出国念书去,而这笔钱望欣集团的余涛董事长肯定会出的。只有这样,才可以淡化郭友太对紫笛的惦念,打乱柳柳的计划。”刘立海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冷鸿雁,这想法也是他在出租车上想的,就算冷姐姐不问他,他也打算告诉她的,就是想听听他这么给大书记建议好不好。毕竟他现在睡了紫笛,为紫笛打算和考虑太多的话,担心引起大书记的怀疑。做贼心虚啊,这大约是人之本能吧。如果没有睡紫笛,他为紫笛说任何话肯定会很坦荡的。而且他现在最怕的就是柳柳把紫笛送给了郭友太,不是女孩的她真成为郭大管家的女人的话,扯出他来,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虽然说精品的女人很多成为领导们共用的情人,可是刘立海毕竟级别太低,他还不配和这些领导们一起共用某个情人的。一如对他如此热爱的冷姐姐,一旦成为将军夫人后,连大书记都在叮嘱他,不可以越界的。而且他们内心都明白,冷鸿雁对他的感情,否则也临不到他来说她这个女人啊,只有爱着某个男人的女人才会听话的,这一点位高权重的他们,肯定比他这个小小的秘书更有感触的。

    “紫笛会听从你的安排吗?”冷鸿雁盯着刘立海问。

    “会的。她会听我的话。”刘立海想也没想地接过了冷鸿雁的话。

    “你们昨夜在一起睡觉?”冷鸿雁这么问的时候,手却不太自然地伸向了茶杯处,声音在刘立海耳朵也变得格外刺人一般。他才知道自己又没掩饰自己的心思,又被这个女人套出了话。虽然她不是有意套的话,可自己却无意泄露了他和紫笛之间的秘密。好在是泄露给了冷姐姐,不是在柳柳面前露出了这一点。

    “我,我喝多了”刘立海变向了承认了他和紫笛的关系。

    “你不是口口声声地说爱孙小木吗?你好象是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丢一个是不是?”冷鸿雁的声音不大,但是显然是不高兴的。因为这是纪家,如果是在他和她两个人的空间里,指不定她会如何发怒了。

    “姐,我,我确实是喝多了。”刘立海喃喃地解释着,除了说这句,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怪自己太不会收藏自己,也太不会装成与女人没关系。这一点他一定一定要努力地改进,他和柳柳的事情,也是被紫笛发现了。现在他和紫笛的事情,又被冷鸿雁发现了。而他和冷鸿雁今天要在一起也被孙小木发现了,这都是一些什么样啊。

    刘立海乱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