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443章 受伤的女人
    “小言姐,”刘立海急得声音有些大地叫了一句,在门外的小琴突然猛地把门推开了,而且冲到了小言面前,直视着她。

    “你想干什么?”小言冷冷地回视着小琴。

    “小琴,你出去吧,我还有事和小言姐商量。”刘立海赶紧赶小琴出去,小琴见刘立海喊这个女人为小言姐,顿时又轻松了一些,至少这两个人不是那层关系,只要不是那层关系,一定就是工作上的事情,不涉及到个人私事,她就帮不上什么了。她以为是这个女人因为感情上的事情缠住了刘立海,所以才冲进来的。

    小琴立马转身走了出去,而令刘立海没想到的是,小言也跟着往外走,他急了,又喊:“小言姐。”可小言却不肯停下来,小琴听到了,见小言还在往外走,猜想刘立海一定是有急事没商量好,一急之下,推了小言一把,并且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小言没想到小琴会来这么一手,没站稳,整个人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头撞到了沙发上前的茶叽上,刘立海隔着一段距离都听得清清楚楚被撞的声音,吓得他紧张极了。

    刘立海赶紧喊:“小琴,小琴,”,在门外的小琴听到喊声,立马跑了进来,见小言倒在地上,也害怕了,急忙上去拉她,被她重重地推了一下,她也被小言推倒在地上,只是周边没什么东西,她幸运地没被撞上。

    小言的头撞破了,鲜血直往外冒,刘立海躺在床上,急得喊:“小琴,快,快叫医生来替小言姐包扎。”

    小言却在这两个人乱成一团的叫喊声挣扎着站了起来,而且看也没看两个人一眼,径直往外走。

    小琴和刘立海傻了般地看着小言离开了病房,等刘立海明白过来,让小琴去追时,小言已经走出了病房。

    小琴不是很想去追,故意磨蹭了一下,可刘立海急了,冲着小琴发脾气地说:“你快点起来去追啊。”

    小琴很有些委屈,不过还是站了起来去追小言,结果等她追出去的时候,小言却不知道去向,过道有电梯口,有人工出口,还有安全出口,她实在不知道这个叫小言的女人走的是哪条道。

    小琴往电梯口赶去,可她进到电梯里没看到小言,随着电梯下到楼下也没看到她,她绕着医院转了一个圈,没找到小言。只好回到了病房,一进病房,刘立海就急着问:“小言呢?人呢?”

    “我没找到。”小琴说。

    “你怎么会找不到呢?这么大的一个活人,才走就消失了?”刘立海不信任地望着小琴问。

    刘立海的目光刺痛了小琴,她便赌气地说:“你要是不信,自己去找啊。”

    小琴的话气得刘立海顿时哑口无语,他要是能下来到处跑,他还会让小琴去阻拦小言吗?他明明知道小琴不喜欢这个女人,也是的,女人就这样子,总是对女人同类充满着敌视。

    小琴见刘立海不说话,知道他肯定生自己的气了,不由得又紧张着,必竟她的工作握在这个男人手里,她又赶紧补充说:“我也不奇怪,我绕着医院找了一周,都没找到她。这个女人我老觉得奇奇怪怪的,她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又是什么时候走的,完全摸不着边。而且她好象就不是人类,像个魔鬼似的。真的,刘哥,我不骗你,我真有这种感觉,所以,我不太喜欢她,她身上晦气太重,你,你还是别沾她的边的。”

    小琴的话一落,刘立海怔住了,这个小姑娘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他忍不住紧紧盯住了小琴,看得她越发紧张着,而且脸又涮地一下,涨得通红。

    “刘,刘哥,”小琴结巴着,而且声音明显颤抖着,她实在害怕了,她可是千万百计想讨这个男人的欢心啊,结果,结果怎么就弄巧成拙了呢?她这么一叫声,泪水哗啦啦地冲眶而去,“我,我真的找了一圈,真的没找到。我也奇怪,怎么眨眼,她就不见了呢?于是我追到电梯口,不见人影,赶到楼下还是不见人影,跑到医院大门口同样不见人影,然后,我绕着医院找了一周,真的没找到她的。刘哥,我真没骗你。”

    刘立海一见他吓着这个小姑娘了,赶紧说:“小琴,哥没怪你,你快把眼泪擦干,免得被人看到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哥,真不怪你的,你的话让哥有些紧张,我怕出事,不是冲着你来的。你还小,有很多事,你不会懂的。把眼泪擦干,好好干你的事去,是哥不对,不该让你卷进这些事里来。”

    刘立海越是道歉,小琴的眼泪越是往外涌着,她想不哭,可是太感动了。这可是握着她工作大权的领导啊,这可是省委书记的贴身大红人啊,连武州的市委书记,连她们的院长都在巴结讨好的人物,居然为了她这个小人物如此道歉着,她哪里能不感动呢?

    刘立海见小琴越哭越凶,愈发感觉自己太做过了。这关小琴什么事呢?他如此责怪着这个小姑娘,他还算什么男人啊。于是,他语气更加温和地说:“小琴,哥对你赔不是还不行吗?你就哭了,哥这里还有一堆事要处理呢?你把眼泪擦掉好不好?冲哥笑一个,马上又要准备吃饭的事了,你这个样子,哥也不放心让你回家啊。被你爸妈发现了,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刘立海的话一落,小琴“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忍不住娇态十足地说:“你能把我怎么着啊。”

    小琴这话一出,刘立海才知道自己这是把话往暧昧处引导啊,再看看这个小姑娘如红绸缎似的小脸蛋,他的心竟然又扑腾扑腾地乱跳着。

    靠啊,这男人还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只要有机会,就想睡尽这些小鲜肉啊。可天下的小鲜肉多的是啊,即使你浑身的汗毛都变成那个东东,也睡不完天下的美女。这话曾经是姚海东骂刘立海的话,他说过有的女人是沾不得,也碰不得的,不可以凭着欲望来的。

    现在,这个窄小的病房里,到处又布置了暧昧的气息。压得刘立海不得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笑着说:“小琴笑了就对了,快去准备吧。我也处理一些事,去吧。不许再哭啊,哭红眼了,小姑娘就不漂亮了。”

    刘立海可真是调情的高手啊,这些话哪个女孩不爱听了,这些落到小琴耳朵里,再多的委屈,顿时烟消云散,换来的是全部所有细胞中的甜滋滋和美艳。这可是个有着实权的大帅哥啊,有他的宠爱,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小琴竟然如此幻想着。

    小琴一走,刘立海赶紧给姚海东打电话,无论这个大哥对他有什么误解,现在他还得争取和这个大哥和好如初。因为他们是利益的共同体,因为冷鸿雁要回到官场,她需要姚海东,也需要刘立海。

    电话一通,姚海东便问:“有事吗?”

    刘立海明显感觉到了姚海东的冷淡,看来他还真的得怪自己了。还好,他极时给姚海东打电话,真要让这种误解越来越深的话,他和这个大哥的关系还能绑成一个利益体吗?

    “姚大哥,刚刚小言又来找过我。”刘立海如此说了一句。

    姚海东一听,顿时警觉起来,看来他是误解了刘立海,大书记对他好是应该的,人家拿的是命来救大书记的。

    姚海东这么一想,语气热情起来,问了一句:“她又找你干什么呢?”

    “她说要光明正大地参加徐秘书长的葬礼,可徐秘书长的爱人说见了她就要弄她的,我把这些话给她讲了,而且劝了她许多,可她不听,结果,在要走的时候,被特护推了一下,撞破了头,现在去向不明。”刘立海着急地说。

    “你怎么又在没事找事啊?你的那个特护,你不能沾,不能碰,说了许多,女人不能成为你事业前进的阻力。你怎么就不听呢?”姚海东教训着刘立海。

    “姚大哥,是小言要走,我急了,喊小琴来阻止她的,我怕她冲动地赶到江南闹事啊。不关小琴什么,而且小琴想照顾好我,可能是为了成为医院的正式职工,因为她还在试用期。我和她真没什么事的。我留下小言姐,只是想劝她,结果小琴在关门时,想把她推回屋里,小言又没站稳,结果就撞破了头,她走的时候,头上一直在流血。我现有有些担心她,姚大哥能不能偷偷打听一下她的下落呢?”刘立海求着姚海东,对待女人,他确实做不到心狠手毒。

    “你啊,你啊。我拿你没办法了。好的,我让人偷偷打听一下,你呢,赶紧给老徐的老婆打个电话,免得小言这个女人跑到葬礼上后,她找你闹事,说是你有意而为之的。毕竟你答应过帮她转话,结果还是让小言出现了,她会怪罪到你头上来的。女人就这思维,没道理可讲的。”姚海东还是想得比刘立海要远,还是想着要帮帮这个小年轻的。毕竟他和这个小年轻是利益共同体,一旦刘立海有什么事,他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得到哪里去的。

    “好的。谢谢姚大哥。”刘立海说完,姚海东哪边就挂了电话,他赶紧拨通了徐新华爱人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