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444章 会清算吗
    电话响了几声,才有人接。一接,对方问:“谁啊?”显然徐新华的爱人不知道这是刘立海的电话。当然了,她肯定是不知道。而刘立海因为在郭宝鑫身边工作着,重要领导的家庭情况都记下来了。

    “嫂子好。是我,刘立海,小刘。”刘立海赶紧自报家门,对方一听是刘立海,赶紧转了口气说:“是小刘啊,谢谢你。老徐的事情,肖主任在办理,他是我家老徐一手提拔起来,有他办理,我就没啥操心的,对我家老徐也好有个交待。而且听说,葬礼会办得风风光光的。所以,小刘,嫂子真心感谢你。”

    “嫂子,这是我应该做的。徐秘书长教了我很多东西,我是感激他的。”刘立海赶紧客气着。

    “兄弟,大恩不言谢,相信嫂子会记得你的。”这女人也客气着。

    “可是嫂子,”刘立海为难地叫了一句,这女人语气紧张地问:“兄弟,不会又改主意了吧?我只要肖主任帮我家老徐办理下葬的事情,其他人我不放心。”

    “嫂子,关于徐秘书长的葬礼不会改变的,会办得让你满意的。我是有别的事情。”刘立海还是挺为难的,这让他怎么开口啊。两个情敌之间的破事,他站哪一方都是不对的。而且清官还难办家务事呢,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秘书,又是一个婚姻失败的年轻人,他哪里能够处理这种婆婆妈妈的隐私啊。

    “兄弟,有事就直接说吧,只要嫂子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帮你的。你毕竟也没计较我家老徐,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又替我家老徐找了他最信任的肖主任来办理葬礼,还有什么是嫂子不可以帮你的呢?说吧,嫂子不怪你的。”这女人的话倒是很真诚的。

    “小言刚刚来过。”刘立海说。

    “小言?就是我家老徐在外的那个臭女人?”这女人问着。

    “是的。”刘立海应了一句。

    “她怎么啦?想参加我家老徐的葬礼?”女人疑惑地问着刘立海。

    看来这个女人还是挺聪明的,至少刘立海这个时候是如此想的。他随口说:“是的,嫂子。我怎么劝她,她都不听。在不小心中,被我的特护推了一把,把头也撞破了。所以,嫂子,她现在内心肯定恨意很深,我担心她会出现在徐秘书长的葬礼上,所以,嫂子,我先给你通个气,万一她真的出现了,您不要怪我。我真的尽力了,可她太固执,而且她说一定要去。要我做您的工作,我怎么做您的工作呢?这个场面上,她是不可以出现的啊。”刘立海在电话中如此这般地说着,尽量把所有的责任推给了小言。无论他对小言有多内疚,可这种时候,他得以大局为重,只要徐新华名正言顺的老婆不吵不闹,小言再怎么闹,也闹腾不了,没人会理她的。这就是小三的悲痛吧,这也是那么多小三想上位的原因吧。见光就死的地下情,几个女人真的想拥有呢?

    “谢谢兄弟,我会小心的。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把这事告诉肖主任呢?让他知道我家老徐在外有女人不要紧的,我要是面对面对他讲,有些开不了口,毕竟这不是一件光荣的事,作为老婆,几个女人愿意自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分享呢?这是一件极没面子的事情,所以,兄弟,嫂子拜托你从安全的角度上向他提提,不让陌生出入好吗?”女人这么给刘立海建议着,听上去她的声音是那么那么地无奈。所以刘立海反过来又同情着她,这所有的事情,毕竟她得去承担,去面对。而小言,除了感情外,她不需要应对面子上的事情。这是刘立海在听完女人建议后,想到的东西。

    “好的,嫂子。我给肖主任打电话吧,无论如何,您也要冷静一下,徐秘书长入土为安是大事,万一她出现了,您也别太冲动好吗?”刘立海求着徐新华的爱人,他已经知道,小言极有可能会出现在葬礼之中。

    “我不想在葬礼上看到她。”这个女人丢下这句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一个一定要去,一个又一定不让她出现,这回刘立海真心为难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扣留这个女人,可她在哪里呢?姚海东找到她没有呢?刘立海现在一无所知啊。

    刘立海把手机拿在手里转了几个圈子,还是决定先给姚海东打电话征求他的意见后,再给肖主任打电话吧。这样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少,被利用起来,对谁都不好。

    于是,刘立海把电话还是拨给了姚海东,姚海东正和郭宝鑫书记在一新农村建设示范村里视察,他没接,挂断了电话。

    刘立海便想姚立海估计是不方便接电话吧,这么一来,接下来他就不知道是等,还是给肖主任打电话了。

    刘立海正在犹豫不决时,电话响了,竟然就是肖主任打来的。刘立海赶紧接了电话,电话一通,肖主任说:“刘秘书好。”

    刘立海急忙说:“肖主任好,肖主任辛苦了。”论职位,肖主任比他级别好,哪里有让领导先主动问候自己的呢?再说了,他还有事求肖主任呢。

    “刘秘书,按说呢,你现在是养伤期间,我不应该打搅你的。但是秘书长是我的恩人,听嫂子说是你点名让我来操办秘书长的葬礼,所以有的事,我也只能和你说说,说得不对的,你也别往心里去啊。”肖主任如此客气地对一个秘书说话,这可让刘立海有一股既心酸又骄傲的感觉,心酸的是肖主任如此这般地对自己客气着,是因为他害怕郭宝鑫书记把他打入徐新华队伍之中,而且这是他点的名,等于把他和徐新华之间的关系明确化了,万一郭宝鑫清算的话,肖主任首当其冲是第一打击的人,他怎么能不担心呢?这一点,刘立海竟然是现在才想到的。

    刘立海赶紧说:“肖主任,您这是说哪里话呢?您可是领导,有事就直接吩咐吧。”

    到了这一步,刘立海也只能如此说了。他总不能去触碰肖主任内心真正担心的东西吧。再说了,他也没办法和肖主任去讨论这个,除了尽量让他心安一些外,他没别的办法了。

    肖主任见刘立海对他很敬重,内心的阴影消了不少,他确实在担心郭宝鑫事后搞清算,而且受这么重伤的刘立海是有意让他出来替徐新华秘书长搞这个葬礼的,说是让秘书长风光下葬,可他哪里真正敢这么做呢?万一过于风光了,拿他定罪的话,可不是一件小事。可刚刚和嫂子商量后,她的意思是要风光替徐新华办一个葬礼,说这事是她和刘立海商量好的,也是她答应火化她家老徐的条件。现在,她要求不准陌生进入,而且要严防陌生人来搅场子。至如这个陌生人,肖主任隐约猜到了一点什么,可嫂子不肯多说,他只能找刘立海商量了。当然了,他也是拿这事套套刘立海的口气,明确一下找他办葬礼的真实目的。堂堂的一个秘书长都能够这么一眨眼就没了,他这个小小的主任算得了什么呢?

    肖主任怕啊,这样的时候,搁身上都怕啊。毕竟徐新华不是正常死亡,虽然对外宣称是忧郁闷复发,可他心里清楚着呢。

    “刘秘书,我刚刚和嫂子商量过了,本想不铺张,虽说秘书长对我恩重如山,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也很心痛,特别是刘秘书长伤势如此重的情况下,还为秘书长的事情操心着,我也确实不好打搅你。可是嫂子口口声声说不让陌生人参加,而且还要出动保安人员,这个我就有些难办了,毕竟这些人员也不听我的调派啊。”肖主任在电话中如此这般地说着,当然他的意思也有试探刘立海的想法,看看是不是真的准备大办徐秘书的葬礼。

    刘立海一听肖主任的话,正好与他要办的事有联系,便说:“肖主任,我也是因为看到平时秘书长对您很关心的情况下,才向大书记推荐由您来主办秘书长的葬礼,不管怎么说,秘书长平时对我们都不错,于公于私我们都应该好好送他最后一程,而且我也答应了嫂夫人,一定会向大书记建议风光送秘书长最后一程,所以您就放心地去操办吧。至如保安人员,嫂夫人想要我给大书记请示一下,再回复您好吗?

    另外,肖主任,嫂夫人现在很担心小言会闹葬礼,这也是她要保安人员的意思,对于小言,您应该知道一些吧?”刘立海还是把话挑明了,这种时候,不挑明没办法应对小言的突然出现。

    肖主任一愣,不过到了这一步,他也不得不对刘立海说实话了,于是马上说:“是的,刘秘书,我知道一些小言姑娘的事情,但也不是完全知道。她怎么啦?”

    “小言说她一定要光明正大地去参加秘书长的葬礼,而且我刚刚劝她不听时,被我身边的特护在关门不让她走时,不小心把她推倒在地,头部也受伤了,但是特护去找了一圈,没找到她的人。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小言去了哪里,会不会回江南找您,如果找您,您打算怎么办呢?”刘立海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下后,直接把球踢过给了肖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