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456章 找着理由离开
    上车后,柳柳也没多说什么,因为郭宝鑫书记没有表态,赵华良和刘立海都没敢再提投资的事情,直到车子到了武州市区,柳柳让赵华良先回去,她去看看小琴,呆会儿就回省城去。

    赵华良便和司机一起先走了,柳柳就和刘立海一起回到了医院。

    一回病房,刘立海就要给小琴打电话被柳柳阻止住了,她望着他说:“放心,我不会要你陪我的,我有事要说。”

    刘立海被柳柳这么一说,顿时就有些尴尬,不过很想恢复了正常,望着柳柳说:“柳姐,你又在想什么呢?”

    “我没想什么,但是我要做的事情,肯定就会去做。至如高速公路控股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管不了就别管。自然会有人去管的,有时候,你总在超位处理一些事情,你明白吗?”柳柳突然望住了刘立海。

    刘立海便更加确信柳柳一定给紫笛打过电话,或者她直接给郭大管家打过电话。无论是哪一个电话,这事几乎是一锤定音了,只是郭宝鑫书记会如何去想呢?他急切需要柳柳离开他,他得把这事汇报给大书记。

    柳柳偏偏不提要走的话,又望着刘立海问:“不想知道紫笛的事情吗?”

    “紫笛怎么啦?”刘立海惊讶地问了一句。

    “她在北京。”柳柳说了一句。

    刘立海“哦”了一下,装作刚刚知道的。而且他看住了柳柳,想等后面的话,可她偏不往下说紫笛,而是说:“我回省城后会把投资高速公路的事情向李高成省长谈谈的,但是郭宝鑫书记如果不找你问什么的话,你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刘立海点了点头,可内心已经不平静了。这事越扯越复杂,如果不向郭宝鑫书记解释清楚,很容易产生误解了。

    刘立海点完头后,又不说话,他想逼着柳柳早点走,再说了,他也确实有些事。

    “你跟着我一起回省城去吧。”柳柳没再谈投资的事情,而是望着刘立海问。

    “我现在也没办法回省城去啊。再说了,小琴照顾人很周到,我还是在这里完全恢复再回去吧。”刘立海说的是实际话,回省城容易,关键是谁照顾他呢?

    “你可以住到我家去,照顾你的人会少吗?”柳柳深切地看住了刘立海。

    “我就呆在这里吧,再说了大书记没回省城,我提前回省城去,难免会产生这样那样的追问。这个时候,我最好是回避,等省里风平浪静再回去也不迟。不过,我还是很感谢柳姐,总在替我分忧。”刘立海尽量让自己带着感情地说着。

    “你为什么总要躲着我呢?”柳柳不甘心地问了一句。

    “柳姐,你也说了,省里这么复杂,我回去干什么呢?”刘立海无奈地接着柳柳的话说。

    “我是让你回我家养伤,没说让你回单位去。再说了,你住我家也没人知道啊。”柳柳还在劝说刘立海。

    “柳姐,谢谢你了。我真的不能跟着你回去,而且我这样住在你家也不适合的。”刘立海还是拒绝着。

    “如果你的心上人要回省城呢?”柳柳直视着刘立海。

    柳柳的话一落,刘立海怔了一下,但是他没说话。他的心上人是指孙小木吗?她要回省城?这个时候回省城是探亲的吗?

    刘立海的大脑里一下子就冒出了这么多的问题,同时孙小木那一头瀑布似的黑头又失进了他的大脑里,他发现哪怕是在柳柳面前,被人提起孙小木时,他还是那么那么地想念她。

    “她要回来,据说是养胎。她怀孕了。”柳柳又说着。

    “你说的是孙小木吗?”刘立海还是忍不住地问了一句,但同时他又想到了紫笛,难道柳柳知道他和紫笛的关系?是紫笛怀孕了?可他断然是不敢说紫笛的名字,只敢说孙小木。因为他和孙小木的关系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的,再说了他能在承认自己爱她。哪怕是在冷鸿雁面前,他也能承认这个存在着的事实。

    “除了她,还有谁是你的心上人呢?”柳柳望着刘立海反问着。

    “她怀孩子了?她真的怀上了刘家的孩子?她怎么真的就愿意了呢?”刘立海一连串问了几个问题,似乎是问柳柳,也似乎是在问自己。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你想回省城去吗?我愿意在我家接待孙小木的到来。”柳柳突然就如此大度着,而且大度得让刘立海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

    刘立海没说话,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想回去吗?有事需要你们面对面沟通和交流的。”柳柳似乎成了拉皮条的,这更让刘立海奇怪,这个女人到底在玩什么呢?可他还是想见见孙小木,他得亲自问问她,真的就愿意替刘家传综接代吗?

    “我想想好吗?”刘立海坐在沙发上,抱住了自己的头。

    柳柳看了看这个小年轻,心竟然痛了一下。他不是不会爱,不是不知道爱,而是他的内心一直装着孙小木,这个已经怀上刘家后代的活守寡的女人。

    柳柳没再说话,而是默默看着刘立海,一分钟过去了,又一分钟过去了。刘立海始终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似乎什么都在想,又似乎大脑已经是一片空白。

    “我打电话问问她。”刘立海似乎下了某种决心似的,松开了抱着的头,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你觉得这个时候打电话合适吗?万一她公婆或者公公在旁边呢?她现在可是重点保护的对象。”柳柳很轻描淡写地说着。

    刘立海听柳柳如此说,不由得又把手机塞回了口袋。而且他开始犹豫起来,回到柳柳的家中,如果她真能接孙小木到她家的话,很多话他可以直接问孙小木了。他实在无法接受孙小木就真的这么成了刘家的挂名媳妇吗?她真要这么一生了结自己呢?终老于刘家吗?

    柳柳一看到刘立海这样,就知道他心动了。于是又说:“需要我找老赵谈谈吗?我来找理由让你离开武州。”

    刘立海没说话,柳柳便想着这是他的默认。于是,她果断地拨通了赵华良的电话,电话一通,赵华良在里面热情地问:“柳总好,已经离开了武州吗?”

    “赵书记好。我还在刘秘书房间里。是这样的,我突然想起来了,明天有个老中医来我的会所讲养生之道,我觉得刘秘书有必要让这位老中医看看,调理一下。所以,我今天先把他带回省城去。如果老中医认为问题不大,就不再回武州。如果还有什么问题,我让司机送刘秘书回武州继续养伤,您说这样的安排可吗?”柳柳和盘端出了自己的想法,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柳总这么关心刘秘书的身体,真让人感动。那就拜托柳总把刘秘书照顾好,赵某在这里谢谢柳总了。”赵华良在手机另一端很热情也很客气地说着。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刘立海赶紧示意柳柳把手机给他,柳柳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机递给了刘立海,他马上对着手机说:“赵书记是我,小刘。”

    手机一下子换了对象,把赵华良都搞蒙了,这两个人在玩什么呢?不过,他笑了笑说:“柳总这么关心刘秘书,真是让人羡慕啊。”

    刘立海生怕赵华良误解,赶紧辩解说:“柳姐说有个老专家从外地请到了省城,我其实觉得没必要再看什么专家的,外伤嘛,养养就会好起来的,我哪里有那么娇气和金贵呢?不过,我也该回省城去了,在武州打搅了你们这么久,谢谢了。有机会去省城,我请赵书记喝一杯,感谢相救之恩。”

    赵华良赶紧说:“大秘不要把救不救的事情放在心上,那是我应该做的。柳总如此关心你的身体,还是听她的吧,看看没错的。”

    “嗯,那我这就向赵书记辞别了。”刘立海赶紧顺着台阶下,不过在内心不得不服柳柳这个女人的转变速度,这么快找到了让他离开武州的理由,而且这个理由还是很能立得住脚的。

    “那后会有期了,我就不再过去送你了,你们一路平安,一路顺风啊。”赵华良客气这些后,刘立海也客气了一句后,各自便挂了电话。

    电话一挂,刘立海望着柳柳笑了一下,便说:“给小琴辞行一下吧。”

    “需要我回避吗?”柳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着。

    “我和小琴真没什么的。你没必要这样的。”刘立海没笑。

    “好好,我相信你。”柳柳笑了起来。

    刘立海便拨通了小琴的电话,电话一通,小琴就问:“刘哥,你和柳姐回来了吗?”

    “我们在病房里,不过,小琴,我今天和柳姐一起回省城去,不再回来了,你到病房来一下吧。”刘立海说着。

    “你这么快就要走?是不是省城出什么事了?”小琴紧张地问着。

    “没,没有。你别担心了。你到病房来一趟吧,我们交接一下后,我就走。”刘立海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刘立海的电话刚挂,手机就响了起来,因为完全没防备,而且也因为号码竟然是郭宝鑫书记的电话,他顿时还是惊出了一身汗,按接听键的手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