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458章 吵架
    “算了,我们别这样说话好吗?”孙小木转弯了。

    刘立海一边点头,一边说:“是啊,我们好不容易相见了,说点高兴的事情好吗?”

    刘立海不提高兴的事时,孙小木还好想一点,可他一提这个词,孙小木就很有些不舒服,忍不住损了他一句:“你认为什么才该是高兴的呢?步步高升?”

    “小木,”刘立海不想和孙小木吵架,好不容易才见一面,他压住了一切的不舒服,深情地望着孙小木叫着。

    孙小木的目光和刘立海撞到了一起,这两个经历如此之多的恋人,目光这么一撞,顿时又撞出了火花,至少在孙小木这里是这样的,她朝思梦想的男人就站在眼前,她念过想过每分每秒的男人就在眼前,她干嘛还要拿话去伤他呢?他哪里做错了?她的父亲不是也在想着步步高升吗?几个男人不愿意步步高升着呢?她牺牲了这么多,不就是渴望着父亲和这个男人能步步高升吗?怎么现在又要去嘲讯他呢?

    “嗯。”孙小木无比温柔地应了一句,她的眼里顿时流出的全部是柔情和感情。

    刘立海没有收回自己的目光,两个人的目光顿时纠结到了一起,谁也不想让开,谁也不想收回。

    似乎是一个世纪那么久,似乎是如一秒钟那么短。无论时间在这一刻是如何流动的,刘立海都希望这一瞬间是静止的,是永久的,也是无限美好的。

    可是往往最好的东西总那般速朽着。就在两个人充满情感地对望时,柳柳不知道什么走近了,她笑着说:“你们谈得如何?”

    孙小木迅速收回了目光,刘立海也赶紧装作看到了柳柳,接过她的话说:“柳姐来了。”

    “小木,你现在是有身孕在身的人,回屋吃点东西吧。”柳柳关切地望着孙小木说。

    尽管刘立海知道孙小木怀了孩子,可当柳柳说出她是有身孕的人时,他还是极为不舒服,一个人闷闷不乐地转身往柳柳家的大客厅走去。

    柳柳和孙小木跟在刘立海身后也往客厅里走去,一边走,孙小木一边说:“不就是怀个孩子吗?还不如那么娇贵吧。”

    “那不行,你现在怀的可是刘部长家里的种,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可没办法对郭管家交待。”柳柳说着的时候,亲热地挽住了孙小木的手臂,仿佛她们是多年的朋友,姐妹一般。

    “你们以前认识吗?”刘立海回过头,闷闷地问了一句。

    “我们在北京经常见面的。”柳柳笑了起来。

    柳柳这个女人真是奇怪啊,她怎么会和孙小木搅到一起呢?最让刘立海没想到的是孙小木怎么会接受柳柳呢?特别是知道他和她之间有过那种情感的时候,她怎么就可以成为柳柳的朋友呢?上次他去北京的时候,就感觉孙小木变了,现在发现上次去北京不是他的错觉,是孙小木真的变了,确实是变了。

    刘立海便“呵呵”地干笑了一下,不再说话地径直走进了客厅。到了客厅后,才发现茶叽上摆满了小吃,还有红枣桂圆茶,显然这些全部是针对孙小木怀孩子而来。

    刘立海没再说话,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柳柳扶着孙小木也坐了下来,并且对刘立海说:“你照顾好小木啊,我上楼给她拿个外套,别着凉了。”说着,柳柳径直往楼上走去。

    柳柳一走,刘立海忍不住了,就望着孙小木说:“你为什么明知是火坑还要往下跳呢?”

    “因为我需要你们步步高升。”孙小木竟然毫不掩视地望着刘立海说着,说得他又尴尬起来。

    “小木,除了这样,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吗?你真愿意成为刘家传综接代的名义媳妇吗?真愿意守活寡吗?而且你如此年轻,真要这么去做吗?没有其他的选择吗?”刘立海一下子问了一堆的问题。

    “你想高升吗?”孙小木没回应刘立海的问题,而是直接盯住了他。

    “我想高升。但是我不想你这样去牺牲掉自己。”刘立海高升与孙小木又有什么直接关系呢?尽管她曾经帮过他不少,可现在他已经是郭宝鑫书记的秘书了,他还能指望孙小木能做什么呢?

    “我对你说我在牺牲自己吗?如果哪天我需要你到我公司帮我,你要愿意来,我不是就没有牺牲掉自己吗?”孙小木又提到了这个问题。

    “小木,你知道我喜欢在官场上打拼,而且我打拼到了这一步,我不想放弃的。我连柳姐的公司都不愿意去,我去你的公司干什么呢?”刘立海不想再隐瞒自己的想法,而且他也不能去隐瞒自己的想法。

    “你一点也不肯帮我吗?”孙小木说。

    “我帮不了你啊。除了生意,其他的事情,我愿意答应你。”刘立海不得不让步着。

    “其他还有什么事呢?我不混官场,再说了我要是混官场,也比你有靠山,我需要你帮助我吗?我只是假如一下,万一你哪天厌倦了官场,就来我的公司吧。”孙小木似乎已经铁定了要和柳柳一起开公司。

    “小木,你真要死心和刘家一起生活的话,在北京找个机关工作不好吗?生意真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容易和简直,再说了刘景明家也不缺钱啊,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呢?”刘立海急了,他压根不希望孙小木混进商场去。她那么清高的一个,她那么喜欢拍老房子的一个人,为什么不在工作之余,拍拍北京的旧房子呢?北京那么多古建筑,她为什么就只字不提拍照片的事情呢?

    “打住。我今天来不是听你的建议或者听这些反对的话语的,如果你不想看到我,你就走吧。”孙小木竟然亳不客气地赶刘立海走。

    刘立海难过极了,孙小木以前可不会如此对他的,难道一怀上刘家的种,她就真的事事处处维护起刘家了吗?

    “小木,我是为你好。”刘立海急了。

    “一个口口声声想步步高升的人,我能相信他会为我好吗?我爸都没有认真为我想过,你凭什么如此肯定地说是为我好吗?”孙小木生气了。

    “小木,我是真的为你心疼。”刘立海不想吵架,而且他如此放不下的女孩,怀上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不说,怎么就变得说不通,道不明了呢?

    “刘帅,打住。我今天来不是和你谈情感的,而是谈交易的。”孙小木竟然一点感动的表情都没有,反而冷冰冰地说着。

    刘立海失望极了。刚刚在门外彼此深情对望的一幕难道从来没发生过?难道是他的错觉?

    “你怀上刘家的种不说,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呢?”刘立海的语气极为不好。

    “你是决定要吵架吗?或者是决定要和我私奔吗?”孙小木冷冷地看着刘立海问着。

    “看来我们今天这一面不应该见。”刘立海说完,就要往外走。

    “站住。”孙小木用命令的口气让刘立海不要走。

    刘立海越发不舒服,这个孙小木怎么越来越陌生?也越来越霸道了呢?以前的她哪里会是这个样子?

    顿时,刘立海又感觉孙小木无比地陌生。

    “我要是执意要走呢?”刘立海也较真起来。

    “你要走出柳姐的家,从此后我们之间一刀两断。”孙小木急了。

    “你觉得我们还有未来吗?一个怀上了刘家种子的人,你认为我们还有未来吗?除非把孩子打掉。”刘立海口无遮拦地说着。

    “住口。”孙小木的眼泪夺眶而去,她实在对刘立海好无语啊,明明知道她怀上了孩子,可这个男人还在拿话伤她。走到这一步,她容易吗?她这么做又为了谁呢?再说了,她现在转入商场,不是希望赚到更多的钱吗?有了钱,她就可以做很多事。这是她在刘景明家这些日子起到的。如果她真的有钱了,她可以送孩子去国外读书,她也可以陪读去。关于后面的事情,她是如此打算的。可刘立海怎么就半点也不理解她呢?

    刘立海见孙小木哭了,心一软,赶紧说:“小木,我道歉好吗?我不该说话伤你。可是我难受啊,我心急啊,你怎么真的就怀上了刘家的种呢?这样也太急了一点吧?至如要假戏真做吗?”

    “我们可以不讨论这个问题吗?而且以后也不要再讨论这个问题了。我决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所以呢,你现在唯一可做的就是好好准备一下,等郭宝鑫书记回省城后,我们再做打算。当然了,无论我投不投姿,这样的高速公路模式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在实施着,江南这么大的省城也该把步子加快一点,动作搞猛一点的。”孙小木说出来的话,对于刘立海来说,似乎也是很陌生的,她以前可不会说这样的话。

    “我们现在说话感觉很有些不好勾通,再说了,你和柳姐已经越位找了郭大管家,还要我向大书记说什么呢?而且大书记为你们的越位是生气的,有些事,你为什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商量一下呢?我难道不再是你信任的人吗?”刘立海又不满地望着孙小木问着。

    “你你是成心要气我吗?就算不找郭宝鑫书记,这条高速公路也是迟早要开通的,我怎么就事事不对了呢?”孙小木委屈极了,眼泪又一次忍不住滑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