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459章 留住恋情
    刘立海一见孙小木被气哭了,不得不压住自己涌出来的一切情绪,赶紧对着孙小木说:“对不起,小木,对不起。我,我这不是急的吗?而且我就是无法适应,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没有恶意的,小木,你相信我。”

    刘立海的话一落,柳柳从楼上走下来了,一见孙小木在哭,便数落刘立海说:“你不知道她现在不能生气,不能受委屈吗?你也不小了,对怀孩子的女人,能不能包容和体贴一下呢?让你陪陪小木说说话,你倒好,一次次让小木不开心。”

    刘立海这才知道其实柳柳一直在不远的地方关注着他和孙小木,这感觉让他瞬间不舒服,猛地站了起来,吓得柳柳一下子冲到了他的面前,紧张地问:“你要干什么?”

    “我出去走走。”刘立海说完,推开了柳柳,径直又往客厅外走。柳柳没叫他,孙小木也没叫他,任由刘立海一个人出了客厅。

    刘立海一走,柳柳便安慰孙小木说:“你也没往心里去,他这伤还没好,再加上郭宝鑫给他打过电话,估计他内心也是真的急躁。”

    “柳姐,送我回去吧。可能我自己说话也不当,冷冷再找他谈。今天是没办法谈的,再说了,关于高速公路的事情,我是一定要拿到控股权的。”孙小木坚定地说着。

    “那我送你回家吧。”柳柳说着,就想往外走,准备去开车,结果孙小木说:“你让司机开车送我就行,你去陪陪他吧,他肯定接受不了,我现在成为这个样子的。”

    “好吧,我就让司机送你回去。”说着,柳柳吩咐司机开车送孙小木回去。

    一回家孙小木就给刘立海写邮件,她一边写一边哭,一封邮件写了几个小时,而刘立海收到这封邮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手机提示有邮件进来时,他还怔了一下,可看到是孙小木发过来时,他赶紧上网打开了邮件:

    立海,我好想睡觉啊,好想睡着啊。可是,可是我没有睡着。我也没办法睡觉着。给写下这些时,我在哭。

    我离开柳如英家时,我就想哭。我怀着无比期盼的心情去见你,怀着无比想念的心情去见你,结果,结果果,我们不欢而散。

    立海,在你的印象中,我一直是那个一头黑发,飘飘扬扬的我,你无法接受我变成现在这样,你更无法接受我和柳如英混在了一起。是啊,人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为了利益,我甚至强迫自己和柳如英握手言和,与一个想包养你,甚至不断想睡你的人握手言和,你知道我走进柳如英别墅时,心在流血吗?你知道我不想变成现在这样的一个我吗?

    立海,我曾经是如此清高,如此自傲,如此瞧不起柳如英这种女人的人,结果,结果有一天,我不得不装成是她的同类,不得不与她为伍,不得不为自己肚子中的孩子去创造一个商业缔国

    立海,你一定又会在内心嘲笑我自作自受,你一定又会说我贪图享乐,甚至一定也会怪我,当初为什么不跟着你逃开刘家,逃开这一切

    现在想来,一切都是我孙小木的命,我认了,为了我的孩子,我认。

    一个做母亲的人,你是难以理解她此时的心情时

    我也是在确定怀上孩子后,很多很多的想法全清晰起来,甚至在一夜之间突然就能理解我的母亲,理解她忍受的一切,一切

    立海,一如你所言,我变了,而且变得太多。我现在居然就成了柳如英的同类人,一个拿着婚姻当跳板的人,大约最终就是我现在的这种尴尬的境地吧。我认了,真的,我认命。

    立海,人生就是这样的。不断地选择,不断地折腾,不断地取舍,最终可能会突然发现一切不需要,你来时赤条一命,你走时也就空手而归。可为了我的孩子不再如我,如你这般,我要拼搏,我要主宰起一个属于他的世界

    我曾经是那么那么地爱你啊,当你高高大大的身影闯入我的视线之中时,当你那么霸道地要求我时,当你专职地注视我时,当你勇敢地决定带我逃走时,我整个人全部是幸福,真的,全身的细胞塞满了幸福。尽管我没有跟你逃走,但是,我告诉自己,我爱你爱对了。虽然你不时传出与女人之间的绯闻,但是,我清楚,我在你心目中的位置无人可以替代

    我不再是个爱情的洁僻者,不再想着独占你。因为一个拿婚姻当跳板的人,已经不再纯洁,不再善良,甚至滑入这个充满邪恶的泥团之中

    立海,人总是要长大,总是在成熟,甚至总是要去面对这些黑的,脏的,甚至是恶心的种种。我此时,我现在就是把从前的我打碎,就是以一个复杂的我,包容的我,甚至是邪恶的我,投入到我所想的一切之中

    立海,写这些文字时,我一直在哭,真的。我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对的一切之中迷上了你,而且是如此勇敢地嫁给了你。那一段短暂的婚姻将是我一生中最最幸福和最最值得作出的决策。

    无论,接下来的日子,我变得如何让你陌生,变得如何让你不敢确认,甚至变得如何令人厌恶,但是,立海,一定一定别忘了我们惜日的美好相守好吗?那些日子尽管一去不返,可是我不想不能也不可以抹掉。早知道我们的婚姻那么短暂,我就该把一个妻子该尽的所有义务全部尽到,可是,我却没有完整地为你做过一餐饭,没有完整地服务于过你一次。

    内疚总会让我反复设计那些日子,如果时间倒流,我会用妻子一生的所愿浓缩于那一段岁月之中

    立海,于你而言,我不过就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于我而言,你却是我的整个世界和未来。距离我无穷遥远的未来,你是唯一的动力和前进的力量

    立海,我这辈子不可能忘掉你。无论我在经历什么,甚至是将来会遇到什么,你是我的唯一,我也希望你是我的最爱和最疼。

    立海,我是一个重新组合体,可人的一生,总有某些东西不可以忘掉,不可以丢弃,甚至是干干净净地保留在记忆的最最深处

    刘立海看着,看着,这些文字一点点模糊,甚至是一点点地飞了起来,如无数把乱剑刺向他的胸口,穿透他的心脏一般。

    疼痛成了这个夜里,刘立海全部的主题。可他欲哭无泪。他想去理解孙小木,他想去搂抱孙小木,他甚至想去擦掉她脸上的泪水,可是近在咫尺的他们,竟然是以吵架的方式见面,吵架的局面而结束。

    刘立海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孙小木一面,他甚至拿着这封邮件,不知道自己该写点什么,说点什么,甚至是留下点什么。

    可是刘立海同时也知道,孙小木没有睡着,她一定在等他的回复,一定在等他的理解和支持。

    刘立海的心碎了他能支持孙小木吗?一个如此不该拥有的婚姻,一个如此不该牺牲的她,结果一步又一步地滑向了他最最不想看到的泥团之中。

    刘立海理解不了,他也不想去理解。那条原本不该来的生命,真的对孙小木来说那么重要吗?她为什么就那么那么地在乎那条生命呢?还有,她为什么反复在说,总有一天,自己会帮她打造公司的呢?

    刘立海好纠结啊。面对孙小木,他一直是如此难以忘怀和放下,放下。

    刘立海想敲点字出来,想给孙小木回复一下,可是手放到键盘上时,他却在颤抖

    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一个把爱情当饭吃的女孩,一个曾经认为自己是她整个世界和一切的女孩,走进这幢别墅的感觉,可能刘立海一辈子无法想象,不能想象。

    夜,还在继续黑着。刘立海的手还是敲起了键盘,他说:小木,我知道你在等我的邮件,可是,除了心在流血外,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我想去理解你,小木,我真的好想去理解你,支持你,甚至是站在你的身边,可是当你决定要替刘家继承香火时,我的任何理解,支持都是苍白无力的。一如你执意要控股武州的高速公路一样,一如你对柳如英握手言和一样,一个可以放下再放下的你,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你,已经不再可以回到从前的一切之中去。

    失去得到带走成功成就了我们的一生,也连贯了我们的一生。这样人生之路我们都在走,甚至是每个人渴望的一条路。可是,我们的快乐只有心知道。你说你要当母亲了,一切是母亲想法。一个没有做父亲的我,可能真的理解不了你此时的想法和心情,可我,多么多么想你还是从前的你,还是那个清清高高,干干净净的你

    刘立海正在敲键盘时,门被敲响了。他不得不把邮件发送给了孙小木,不得不站起来去开门,尽管他猜到门外的人是谁,可是开门时,他还是惊了一下。

    门外站着柳柳,衣着睡衣的她,竟然有意无意地裸着是最最敏感的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