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464章 布局
    刘立海在柳柳家里住了好几天,但是孙小木没有再来,而柳柳也没有纠缠于他。但是他终于等到了郭宝鑫书记回省城的消息,一听到这个消息,刘立海立马给柳柳打电话,让她安排司机送他回单位上班,这一次柳柳很爽快,安排了司机把他送到省委大院附近,他自己下车走进了省委大院里。

    等刘立海上班后,一切似乎都恢复了正常,而且没有一个人提起徐新华秘书长,似乎这个人从来没在省委大院里呆过,也似乎这个人从来出现在地球上一样。

    刘立海便很有些悲伤,一个活生生的人说消失就消失了,而且没留下任何的印迹,关于他在这个大院里发生的事情,关于他和那个跟随他而去的女子,全部被这个大院里的人清除了大脑。

    刘立海满以为姚海东会给他打电话,会讲讲这一段跟在郭宝鑫书记身边的事情,可是他没有等到当然海东的电话,再走进大书记办公室里时,他竟有一种恍若如另一个世纪般的感觉,这感觉真心很有些奇怪,可这感觉又那么真实和具体。当然了,他除了替大书记准备好茶水,资料外,还把所有的角角落落认认真真地清抹了一遍,当他一身汗水从洗手间出来时,差点撞进了一陌生人怀抱里。

    这陌生人大约五十多岁的年龄,当然了看上去显得要年轻一些,如果不是他耳朵上侧隐隐约约露出来的白发,刘立海是不敢肯定这个陌生的男人会有五十多岁的。当然了,这男人的面部表情也极容易让人感觉他不再年轻,阅历有时候与年龄还是成正比的。至少,眼前的这个,对于刘立海来说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刘立海怔了一分钟,正准备向陌生人道歉时,陌生男人却先开口了,说了一句:“你是刘立海同志吧?”

    这个称呼好正式啊,这让刘立海无端生出一股压力的同时,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是的。领导好。”刘立海反应很快,在这里遇到的人喊领导没错的。

    果然,陌生的男人笑了笑说:“我马上要成为你的领导,接任徐新华同志的职位。我姓谭,叫谭振杰。”说着,谭秘书长竟然主动伸出了手,这让刘立海很有些受宠若惊,也很有些意外,赶紧握住了这位谭大秘书长的手说:“谭秘书长好,谭秘书长好。”

    刘立海的样子大约很有些孩子气,让谭振杰忍不住笑了笑说:“你先忙吧,我去看看宝鑫书记来了没?”

    刘立海赶紧点着头说:“好的,谭秘书长。大书记办公室的门打开了,您先去吧,我把水烧上,马上给您倒茶水。”

    等谭振杰一走,刘立海很是纳闷。突然这么冒出一个人来,而且接替徐新华的位置,他却没半点消息,哪怕是来自于姚海东方面的也没有,难道他住在柳柳家的事情被传到郭宝鑫书记耳朵里了吗?他可是说回家养病去了的。

    刘立海这一惊非同小可,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完后,就回大书记办公室里准备给谭振杰倒茶水,结果等他走到郭宝鑫书记办公室前时,发现办公室的大门关严了,他想敲门,却听到里面有声音,估计大书记已经来了,门关上就是不让打搅的意思。

    刘立海只得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眼睛却一刻也不敢闲着地盯住了大书记的办公室门口,生怕门打开,需要他倒水时,他没注意。

    郭宝鑫书记和谭振杰谈了一个多小时,这一个多小时里,刘立海都没敢做什么,甚至也不敢给姚海东和冷鸿雁打电话,局势突然一变,他都迷糊了。除了耐心等大书记找他谈话外,他也不敢随意走动。

    好不容易等到谭振杰从郭宝鑫书记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他赶紧抬头冲着谭振杰叫了一声:“谭秘书长好。”

    谭振杰便说:“小刘,书记喊你去一趟。”

    “嗯。”刘立海应着,人也从办公室里走了出去。等他敲门走进郭宝鑫办公室时,他竟然看到姚海东也在里面,这让他好生惊异啊。姚海东真的要来省里工作吗?他昨天跟着大书记一起就在省城?

    不知道为什么,刘立海内心很有些不舒服。至少他似乎不再是姚海东相信的兄弟一般,他人在省城却没有和他支语半句,他还是办公厅的叶主任通知上班的。

    “坐吧。”郭宝鑫书记一见刘立海便说。

    刘立海更加紧张了,真的一切会重新布局吗?或者这是布局前的凝重?

    刘立海很惶恐地坐了下来,他一坐下来,郭宝鑫便说:“下午要开常委会议,目前徐新华同志的位置由谭振杰同志担任,下午会正式宣布任命文件。”

    郭宝鑫书记的话一落,刘立海忍不住抬起了头,不过他不敢直视大书记,这个空置空了快一个月,也该宣布,只是谭振杰是哪里的人,他怎么好陌生呢?而且大书记对他讲这些又有什么用意呢?

    刘立海把目光飘向了姚海东,姚海东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但是他没看刘立海,这让刘立海极为不爽,可是他也不敢表露什么,再说了目前的状况也不明朗,他只想听郭宝鑫书记继续说话,可大书记偏偏就停下来不说。

    一时间,办公室里的空气变得格外沉重一般,至少在刘立海感觉里是这样的。

    过了好一阵子,刘立海竟然就听到了郭宝鑫书记的叹息声,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目光落到大书记脸上时,才发现他脸上的表情很凝重,而且姚海东也是一脸的严肃,这让他的心紧张及了,忍不住问:“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吗?”

    “相当于是发生了大事,谭振杰以前是郭大管家的秘书,下派到安东任政府秘书长,昨天接到通知,由他来江南接任徐新华同志的职位,我和海东才急急忙忙地赶回江南的。刚刚和他谈工作交接时,想让海东来接副秘书长的位置,结果他以目前工作没展开为由,让我缓一缓。

    而且下午才有正式的任命书,这个谭振杰竟然一大早就守在我的办公室前,用意及其明确,要阻止海东来江南任职。看来我苦心下去走一圈的计划还是失败了,我没想到我前脚离开,后脚李高成同志有这么多的动作。以为他没拿徐新华同志的事作梗,是没有办法,却没想到在我的眼皮底下安插了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进来,这今天的工作想开展都难。”郭宝鑫书记把大致的情形说了一下,他能当着他和姚海东的面说这些,证明他没拿刘立海和姚海东当外人,可现在局势一下子变成这样,完全打破了他们最先的预定,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徐新华继续呆在秘书长的位置之上呢。

    郭宝鑫书记很有些被动,认为自己这次下去走动是一步极为失败的招数,逼死了徐新华,却让李高成钻了这么大一个空子。是他过于自信了,不该那么张扬地把姚海东临时调到身边来,这等于把他的想法公开在李高成的前面,没有实现的布局提前暴露,这是他最最痛心的一着棋。

    现在,谭振杰的到来让郭宝鑫被动到了及点,而且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良人物,人还没到位就要干涉郭宝鑫的提议,还不是仗着郭大管家现在正受着宠吗?

    一步走错,步步皆错。至少郭宝鑫书记现在有这样的困惑,这也是办公室里如此凝重的原因。

    刘立海不得不说话了,他望着郭宝鑫说:“大书记,冷姐说要回京江工作,让姚大哥回到京江协助冷姐的工作,先把京江的局面控制在我们手中,其他的局势走一步看一步,您觉得呢?”

    “冷鸿雁要回京江?”郭宝鑫吃惊地盯着刘立海问。

    “是的。纪老爷子答应让她回到京江去,京江的市长一直由刘副市长代理着,也该落实下去了。再说了,她和吴浩天书记有着不可和谐的鸿沟,有姚大哥帮助,我相信京江迟早会属于我们的。至如谭秘书长,我们只能多加小心,能让就让。一个过于急躁的人,我相信肯定走不远的。”刘立海突然变得如同一个经验丰富的人一般,说出来的话还是让郭宝鑫和姚海东同时看住了他。

    不得不说刘立海的建议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方式,也不得不说这个小年轻有着郭宝鑫和姚海东所不具有的无所畏的精神。郭宝鑫和姚海东一听说调来这么一个接任徐新华位置时,头都大了。特别是姚海东,满以为这次来大书记身边工作,先从副秘书长干起,迟早秘书长的位置是他的,结果突然横空冒出一个谭振杰来,打得他和郭宝鑫书记都很有些措手不及。

    “大书记,小刘说的这些,我认为很有道理。先让部长回京江再说,至少有老爷子这一层关系在,他们也不敢过于张狂。大书记,您说呢?”姚海东很小心地望住了郭宝鑫书记。

    “也只能先这么走着再说。”郭宝鑫书记说着,全身窝进了老板椅之中,整个人顿时呈现出一副极为疲倦的模样,特别是头上的白发没来得及去洗发室打理,显得异样地打眼和苍白,看得刘立海的心不由得绞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