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472章 远离她们
    刘立海一边推开了车门,一边问孙小木:“为什么难受呢?”

    “如果你要是难受的话,我们去喝一杯吧。”孙小木突然说。

    “可是你能喝酒吗?”刘立海笑了起来。

    “我不喝,想看着你醉在我面前。”孙小木也笑了起来。

    这是什么逻辑啊,刘立海发现自己越来越不知道孙小木在玩什么了。但是他还是答应了孙小木的提议,问了一句:“去哪里?”

    “我们去外滩的酒吧吧?”孙小木又说。

    “小木,外滩的酒吧都很杂,很吵,而且空气不好。对你现在的身体来说,极为不利。你真要看我喝醉酒的样子,就去小玥家吧。我会醉给你看的,而且会醉得一塌糊涂的。”刘立海说这些话绝对是真诚的,可是他的话一落,孙小木却说:“不想和我单独一起是吧?”

    “小木”刘立海急切地叫了一句。

    孙小木见刘立海这么紧张自己,一下子又笑了起来说:“逗你玩的呢。说真的,现在心情好些吗?晚上喝了多少酒?”

    刘立海终于明白孙小木给他打这个电话的目的了,她在关心自己。而且她知道今天喝酒了,证明江南的人事安排她估计比他还清楚,还熟悉吧。于是,刘立海便说:“好象新来的赵洪日带着一帮人去闹酒唱歌去了,我没去。”

    “你为什么不去呢?”孙小木问了一句。

    “那我为什么要去呢?”刘立海反问了一句。

    “这么简单的理由,需要我教吗?”孙小木的语气怎么越来越像冷姐姐呢?刘立海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立海,”孙小木突然叫着刘立海的名字,这让他一下子又紧张了,不由得说:“又出什么事了吗?”

    “你不要这么紧张好不好?能出什么事啊。再说了,你还有我呢,有我在,你不会出什么事的。我只是觉得你现在有些一根经,为什么不试着改变一下自己呢?例如赵洪日请大家热闹的话,你为什么就不跟着去凑一下呢?不把自己溶到别人的生活之中,你能搞得懂别人在想什么,接下来会做什么吗?”孙小木果然不再是从前的她了,刘立海如此想着,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而且居然心莫名奇妙地痛着再痛着

    “又伤着你了?”孙小木见刘立海没说话,关切地问了一句。

    “没有。只是小木,我不想你为我去关注这些东西,而且我也不想你变成这样的。”刘立海突然接了一句。

    “我变成什么样的了?”孙小木突然生气地质问刘立海。

    刘立海便又知道自己失口说错话了,想解释时,孙小木抢先说了一句:“好心从来没有好报!”然后,啪啦一声挂断了电话。

    刘立海拿着手机,一阵阵恍然失若。他没有回宿舍,而是信步沿着大院最幽静的小路走去,他想理顺一下思路,他还想认真想想孙小木,她变成今天的样子,他是有很大原因的。他不可以责怪她的,于是,他又重新拿起了手机,想给孙小木发一条信息时,突然手机又响了起来。

    刘立海以为是孙小木打来的,便一喜,等他扫号码时才知道是冷姐姐,不是孙小木。看来,他又得罪了孙小木。

    “姐,怎么这么晚没睡呢?”刘立海主动问了一句。

    “你姐夫还没回来,睡不着。”冷鸿雁突然提到了姐夫,这让刘立海又一愣,今晚这是怎么啦?这两个女人怎么都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呢?

    “你就不怕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他突然回家了吗?”刘立海有些不舒服地问了一句。

    “不高兴喊人家姐夫了?”冷鸿雁轻笑了起来。靠啊,原来这个女人是故意让他不高兴的,刘立海有些无奈啊,这天下的女人啊,还真是千奇百怪,极度难猜。

    “是的。我不高兴,我高兴不起来。刚刚孙小木给我打了一通电话也是莫名奇妙的,现在又是你莫名奇妙的,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呢?”刘立海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忍不住抱怨起来。

    “她给你打电话干什么?”冷鸿雁收起了玩笑的心理,皱着眉头问了一句,只是她的表现刘立海看不见而已。她听到这个名字还是不舒服,一如刘立海听到姐夫不舒服一样吧。看来在这个晚上,她和他终于是心通般地不舒服着。

    “赵洪日带着一帮人去闹酒唱歌,她要求我也参与进去。她现在变了,而且变得好陌生啊。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刘立海喃喃地说着。

    “赵洪日是谁?”冷鸿雁问着。

    “谭振杰秘书长的秘书,对了,姐,孟安达目前是江南省的常务副省长,谭振杰以前是郭大管理的秘书,现在是江南省省委秘书长。”刘立海简单地把下午的会议内容说了一下。

    “这个我知道,我也是刚刚从新闻报道上看到的。想问问老爷子,偏偏他在外应酬,一直到现在没人影回来。所以,就把电话打给你了。”冷鸿雁解释了一下。

    “姐,你等我一下,我去办公室给你说。”刘立海说了一句后,就挂了电话,这么在外面说话,容易隔墙有耳的,再说了是晚上,虽然他看不到周边有人,可他看不到的地方万一藏着人呢?万事还是小心为佳。所以,刘立海急步朝着办公室走去。

    刘立海一进办公室就把门给关上了,这才给冷鸿雁拔电话,冷鸿雁也在等他的电话,响一声就接了,一接就问:“到了办公室?”

    “是的,姐。我本来想明天找机会对你讲一下江南的局势,既然你问到了,我就现在讲吧。大书记的意思是让你早点回京江,接手京江市长的职务,而我呢去你手下任职,意思是任办公室主任,一来可以锻炼自己,二来摆脱谭振杰这一帮人的来势汹涌。而且大书记说了,他们不敢针对他,但是他们绝对敢针对我,大书记是为了保护我才让我去京江的。

    明天我要去公安厅假借大书记之名让潮子回来,我干妈想让小玥和潮子早点结婚,她老人家可能是太孤独了,想抱外孙吧。而大书记就想利用这个机会,逼我回京江去,把我和他之间的矛盾公开在谭振杰他们一帮人眼中,让他们不再盯住我。他说从现在起,他会不作为的,任由李高成们蹦达,看他们蹦达多久。

    姐,我觉得大书记的这一个退让之策在目前是最好的办法。我越来越服大书记了,果然是大肚能容啊。我还以为他会大发脾气,而且还会来一个鱼死网破,没想到他让了,而且如此委屈求全,如此保护我。

    我真心很感动。所以,姐,你对老爷子讲一下,让他施压一下,早点回京江来,我们这边的计划也会抓紧进行。对了,姐,大书记说姚大哥目前就呆在市委那边,免得打草惊蛇。我有些担心姚大哥接受不了,他一直认为他会接任副市长,辅助你的工作。我们一起喝酒时,他的用意是这样的。我现在不知道如何对姚大哥说大书记的安排,我担心他会误解我的,你说呢?姐。”

    刘立海把情况和他的想法一五一十告诉了冷鸿雁,冷鸿雁一听很快意识到局势确实比她想象中还要严重,但是郭宝鑫的这种退让之策也算是万全之策吧,至少她认为是这样的。再说了,她一直想要回京江去,现在不是梦想成真的吗?

    于是,冷鸿雁对刘立海说:“立海,你等着我。我会尽快让老爷子去办理这件事,对了,林诺考得怎么样?如果她能考上的话,直接让她做我的秘书吧,这事你去办。不过,你要是不能娶她的话,最好对她讲清楚,不要让她傻等着。我需要她这样的女孩呆在我身边,这大约也是一种缘份。相比哪个孙小木,我更觉得林诺适合你。

    再说了,孙小木现在是刘家的金蛋,你和她少扯乎,而且她的事目前你也帮不了,你不让她帮你就够了。她现在的资源之广,极有可能是你一辈子不能达到或者拥有的。

    立海,别不服心。姐现在对你说的话是真实话,而且是真心话。你要记住。我放心把办公室主任的位置留给你,但是我不放心你对女人的随便和不识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的风流事,有时候,我不想多说。但是孙小木和紫笛这两个女人,离她们远一点,越远越好。现在郭大管家势头这么猛,小心被伤着了。”冷鸿雁不得不提醒着刘立海。

    又是女人啊。这个冷姐姐在女人问题上好象从来就是计较刘立海的,除了一个林诺外,他身边的女人,她有几个是认可的呢?好在吕薇没再纠缠他,好在柳柳的事情,冷鸿雁知道得不多。

    这样也好,远离孙小木,就会远离柳柳,当然也就不会再和紫笛有什么关联了,这丫头就没再给他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说不定她早把他和她的那一夜给忘掉了。

    “姐,放心吧。我会好好工作的,而且我不是小孩子,知道轻重。”刘立海保证着,只有这样的保证才能让冷姐姐心安吧,女人往往在乎的总是这些表面的东西。

    刘立海正这么想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手机传来了纪老爷子的声音:“雁雁,这么晚还在给谁打电话呢?”

    刘立海吓得手一软,手机差点滑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