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491章 静等你归来
    “我知道了。”刘立海淡淡地回应了一句柳柳,既然一切已经开始明朗化了,他只能等。

    柳柳以为刘立海对局势清楚明白了,就没再提工作上的事情。和这个小年轻在一起,她完全不想谈工作,只要有他,她就觉得工作与否,变得不再重要。

    海鲜上上来了,刘立海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居然吃得津津有味,而且一边吃,一边不停感叹着:“真好吃,真鲜,有钱真好。”

    柳柳就如欣赏一个小孩子一样,满天欢地看着刘立海狂吃猛喝,这样的劲头大约迟续了半个多小时,刘立海才停止吃海鲜的速度,看了看对面的女人,温顺地笑了笑说:“姐,真好吃。”

    “爱吃就多吃点吧。”柳柳还想把盘子里剩下的海鲜让刘立海继续吃,可他却摇了摇头说:“不吃了,不吃了,再吃,我就真的成了一头猪。”

    “做个猪多幸福啊。”柳柳玩笑起来。

    “那是的,吃得越多,待宰的时日就越近。”刘立海说这话时,听上去一点用意都没有,可在柳柳耳朵里,却格外不是滋味,就怪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

    柳柳为了掩视自己的情绪,问了刘立海一句:“今晚打算去哪里?姐陪你。”

    “姐,谢谢你啦。我想回宿舍整理一下用品,作好走离开的准备。”刘立海拒绝了柳柳,他想静一静,主要是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个女人对他来说,这一轮的作用失去了。而且,他目前不知道冷姐是什么态度,她的态度明朗化后,他和这个女人恐怕见面的次数会少之又少,冷姐姐怎么会允许他去傍柳柳这样的女人呢?她断然是不会容允的。

    “这样也好,我送你回去。”柳柳出奇意料地没有纠缠刘立海,这让他顿时轻松了不少。如此猛吃了一顿,至少消费了这个女人大几千块钱,对于柳柳来说是九牛而一毛,可对刘立海来说,还是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这年头肯让自己白吃白喝的人越来越少,如果没有任何目的话。

    柳柳开车把刘立海送回了宿舍,而且她第一次没在离开时矫情地需要他的搂抱与亲吻,真的给了他足够的空间去处理他的事情,或许,她真的想,经过了这一晚,他一定会回到她的身边吧。

    柳柳走后,刘立海是如此想的。但是他很清楚,他不想从商,他对从商没有任何的兴趣。有的人天生就缺乏对钱的敏感性,刘立海认为自己就是这样的,他明明知道钱是个好东西,可他对这个好东西没有概念,他不知道钱多少才为多,哪怕在帝都那么穷困潦倒时,他也没有因为钱而投身于女老板的欲念之中。

    刘立海知道他想要的东西还是权力,他需要执政带给他的乐趣,需要把他的想法,他的诸多变成对一个城市的巨变,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是有意义,是有价值的。要不,凭他这幅帅气的面孔,如柳柳这样愿意心甘情愿花钱的女人还是大有人在的。

    刘立海回宿舍主要清理的是一些书,他的生活用品其实很简单,就在他把书重新打包完后,他的手机响了,他满以为是冷鸿雁的,按道理来说,他给她打了电话,她如果不忙的话,该回他的电话了。

    等刘立海把手机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孙小木的电话。在这样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最最不想接到的电话竟然是孙小木的,他刻意装得毫不在意的内心,还是被孙小木的电话又一次扯得生痛。

    刘立海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按下了接听键,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孙小木就在电话中急切地问:“你决定要辞职了?”

    “也不是的。”刘立海犹豫了一下,如此这般地说着。他现在不是决定要辞职,而是等着大书记和冷姐姐重新认识他,重新给他赋予新的任务。只是孙小木这么急切时,他的心还是痛了一下,他和她之间原来谁有事,谁都会跟着一起起起落落。

    “那你真的还打算去求老郭?”孙小木这话问得让刘立海很有些尴尬,而且在他眼里一直很敬重的大书记,在孙小木嘴里去了一个老郭,难道做了部长家的儿媳,下面的这些官员在她眼里就该低她一等吗?

    刘立海又有些不舒服,赌气般地说了一句:“是的。”

    “你这是何苦呢?你冒死救下的人,有一天这么对你,你却还要去求他,你还是我认识的刘帅吗?你要让潮子提前出来,为什么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呢?我现在想某件事,比你要容易得多。”孙小木大约是真的急了,她刚刚接到柳柳的电话,她在电话中让孙小木劝劝刘立海,离开官场吧,跟着她打拼商场,总比受这么多窝囊气要强。

    孙小木是问了柳柳好半天,才把事情的原缘弄明白的。这一段她的身体不是太舒服,呕吐的次数是越来越多,所以她对外面的事情也没有精力去过问什么,再说了,江南目前形势没稳定下来,她在背后操纵的高速公路控股的事情也暂时搁浅着,所以她就想安安心心发把孩子生下来再说。而且刘家父母一天一个电话问她的身体状况,恨不得她马上就能生下他们的孙子一样,搅得她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如果不是柳柳的电话,她甚至都觉得自己放下了刘立海,而且也认为这个男人是不是可以从她的内心深处淡化掉。

    可是柳柳把刘立海目前的状况一五一十告诉孙小木时,她竟然半刻也静不下来,她竟然恨不得马上飞到他的身边,和他一起去抗,去面对突发的这么多事情。

    “你觉得我是不是离开了女人的帮助,就干不成大事?对了,你现在是部长家的儿媳妇,我怎么把这一点给忘了呢?”刘立海本来对孙小木的电话充满了感激,可她的语气和拿腔拿调,又让他受不了,说出来的话自然全变味了。

    “刘立海,你混蛋。”孙小木没想到她好心好意想帮这个男人,他竟然这么嘲讽她。事情一步一步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难道这个男人一点错都没有吗?如果他当初坚定一点,不从她家逃走,不那么自视清高,好好求求她的父母,事情会成为现在这样吗?她千辛万苦被肚中的孩子折腾得没半丝力气,一听他出事了,急急给他打电话,得到的就是他这样的态度吗?

    孙小木骂完把手机挂上了,同时眼泪那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为什么总是被这个男人所伤,所累,所盼呢?为什么?

    这些日子以后,孙小木一直想,她要静静地等待孩子的出生,她也要静静地等待着刘立海的重新归来,可是他为什么总是对她的好意如此地不领情呢?他又为什么在遇到困难时,宁愿和柳柳商量,而不找她呢?他就真的那么恨自己怀上了刘家的骨肉吗?

    孙小木越想越委屈,哭的声音自然就越来越大,终于被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孙宏惠听见了,她赶紧跑进孙小木的房间,一见女儿哭得如个泪人样,搂住她的肩问:“又怎么啦?你现在怀着孩子,医生说了要开心,快乐,静养,你怎么就不听医生的话呢?”

    “他,他,他要被郭宝鑫开除了。”孙小木一边扒在妈妈怀里哭,一边还是忍不住担心着刘立海的前途。

    “又是他!你能不能放下这个男人呢?他有什么好啊,你总在为他的事情而悲,而喜。”孙宏惠教训着孙小木。

    “妈,我爱的人永远永远是他!我不管,你赶紧让我爸想办法去,看看如何帮帮他,否则,否则,我,我就不生这个孩子了。”孙小木突然如个小孩子一样耍起了无赖。

    “我的小祖宗啊,你不要闹了,不要闹了。我马上给你爸打电话,你不要再哭了,不准哭。”孙宏惠一边擦着孙小木脸上的眼泪,一边心痛地责备着她。

    “好,好,我不哭。你快去给我爸打电话,快去。”孙小木说着站起来去推孙宏惠。

    孙宏惠拿这个女儿半点办法都没有,只得去了客厅,拿起手机拨通了孟安达的电话。

    孟安达正在陪客,一见是家里的电话,赶紧出了包间,走到避静地方才接了电话,一接就听到孙宏惠说:“老孟,你们又把那个小子怎么啦?”

    “哪个小子啊?”孟安达喝了不少酒,一时间也没弄明白孙宏惠在说什么。

    “刘立海那个混球啊,你们又把他怎么样了?你女儿在家哭得泪人似的。你们怎么总在找这个小子的麻烦啊,给他个官,让他去当不行吗?你女儿可是放话出来了,如果这个混球的事情解决不好,她就不生这个孩子了。”孙宏惠在手机中,气呼呼地说着。

    “这事我知道了。你去劝劝小木,这孩子越大越不像话。”孟安达总算是听明白了什么事情,可是他没想到孙小木又搅和进来了,刘立海这个小混帐东西,招惹出一堆事后,收不了场,就去找了孙小木替他擦屁股吗?

    如此想时,孟安达不由得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