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494章 她的心还在他身上
    刘立海没想到柳柳什么时候都不放过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只是他现在没心情利用她。而且这个女人如此精明,为什么偏偏对他就是精明不起来呢?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每一次和她单独在一起时,都是在利用她吗?

    有时候,刘立海明明知道自己就他妈的不是个好人,为了上位,他一直在利用女人们对他的情感,当然在孙小木面前,他的这种利用程度几乎是没有的,他对她的情感还是真实的,而且就因为是真实的,才让他在孟安达面前如此理直气壮的。现在他让孙小木的心情又处于兴奋和开心状态,想必这个孟大省长也不会在他的事情上下拌子,所以在这个时候,他是不愿意和柳柳过度的交往,让孟大省长知道了,他不是自找亏吗?

    “姐,谢谢你的关心,我现在是个自由人,也就随便走走,看看,如果走累了,看累了时候,我再给你打电话好吗?”刘立海还是给柳柳留下了空间,这样的话总比一口拒绝她要好。至少现在的他,是如此认为的。

    “好吧,那你自己当心点,一有决定,立马通知我。”柳柳有些失望,她在这个小男人面前,好象总在主动地付出再付出着。而且她主动出击了这么多次,这个小男人真正回应她的次数是少之又少。她明明知道这一点,可几天没见到他,她就想念得不行,这种想念有时候与欲望无关,与肉搏也无关。

    女人这一类物种说来说去总还是渴望爱情的,柳柳有时候真心很羡慕王菲,无论离了多少次,传了多少个绯闻,可小谢目前在她的身边陪着她,相守着她。为什么自己就得不到刘立海这样的相守,相恋呢?

    当然了,柳柳不可能和刘立海去讨论影星歌星们的生活,那种生活毕竟不是常人而所能拥有和想象的。可是她完全有能力让这个小年轻过上那日子时,他为什么还要如此这般地拒绝呢?官场比商场究竟好在哪里呢?她现在的钱足够她和他挥霍三辈子的,他还指望要什么呢?

    柳柳很不明白刘立海究竟在想什么,要什么。所以,除了失望外加失落外,她真心不懂他,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吗?老得不懂年轻人所要的生活吗?

    柳柳多么不甘心认老,服老,可现实中的这个小男人却一次次打击着她日益老去的这颗心。

    柳柳在极不情愿中挂掉了刘立海的电话,而他却不会在这个时候想到柳柳内心中有这么多想法和失落,因为她不属于他的生活。这一点,大约也是柳柳无法明白的一种东西吧。哪怕她和冷姐姐属于同一个年代的人,但是她和冷鸿雁却是两类完完全全不同的人。他可以轻而易主地舍弃柳柳,但是他不可能从内心深处真正舍得掉他的冷姐姐,这一点,他自己也无法说明白究竟是为了什么。

    刘立海挂掉柳柳的电话时有一股轻松的感觉,至少这个女人不纠缠自己,至少他也没有得罪她,只要给她希望,她就会一直等他,这一点,刘立海还是有信心的。

    在一个花痴时代,无论是长得帅的男人还是长得漂亮的女人,总是有大量的市场,这样的市场是通往成功的绝径之路,当然如果利用不好,也是通往毁灭之路。在这一点上,刘立海还是清晰的,他要的东西,他一直很清楚,这也是他对柳柳除了利用,不敢有更多非份之想的原因。

    现在,刘立海独自出了省委大院,他打车去了古琴台。说来惭愧,他在这座城市工作了这么久,竟然是第一次来古琴台,一如他在帝都上了四年大学,却没有去过长城一次。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可悲,越是近在眼前的景点,越容易被忽略,被遗漏。

    刘立海就在想,如果他不是因为工作被搁浅的话,还会走进古琴台吗?还会去停下来想一想《高山流水》这首名曲吗?还会去寻找一下当年的樵夫钟子期,与当年的官员俞伯牙吗?据传说当年,钟子期因砍柴遇雨,匆忙回家时见到了官家的船只,船头有大夫把琴,作高山流水之音,以抒大江明月之怀。为了不惊动官人,卑微的他只得躲藏在草丛中,不想听琴入迷而忘乎所以弄出了声响,被伯牙喝问,因钟子期识得瑶琴,道出伏羲氏以树中佳木梧桐所制,得伯牙赏识,二人遂成知音。

    刘立海耳朵听着讲解员所讲的传说,脚步却在仗量着这个高山流水遇知音的院子,他甚至想如果俞伯牙生在这个时代,他会和钟子期交上朋友吗?当然了,如果俞伯牙生在当代,他还有闲心抚琴而弹奏吗?

    刘立海也不明白他怎么在大脑里想着这些东西,而且他的知音在哪里呢?

    就在刘立海悲叹时,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姚海东的,他是自己的知音吗?刘立海竟然这么想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接了电话,姚海东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你在干什么呢?”

    姚海东问刘立海,他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当然了,姚海东在自己面前,刘立海恐怕永远捉摸不透的。所以,姚海东只是他的大哥,他的引路人,绝对不是他的知音。

    “我在古琴台。”刘立海还是说了他现在的位置。

    “找伯牙去了?”姚海东玩笑地问了一句。

    “现在停掉了我的工作,我也不敢去外地旅游,只好在附近转一转,要不一个人闷在宿舍里太无聊。”刘立海解释了一下,其实他来这里的目的,难道就没有姚海东说的这层意思吗?可他的伯牙原以为是大书记,可大书记到现在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大书记到底在想什么呢?冷姐姐让他安静地等,他除了等,还能如何呢?

    “去长江酒店吧,我大概半个小时就到。”姚海东没再继续玩笑,而是如此告诉刘立海。

    “需要我订房间吗?”刘立海问了一句。

    “我自己来订,你在古琴台,到长江酒店没有一个小时以上,你是赶不到的,而且还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所以,你到了长江酒店后,给我电话,我会告诉你房间号的。”姚海东说完,就把挂掉了电话。

    刘立海想想也对的,这个点去长江酒店,十之八九会堵车的,他就是想快也快不起来。所以,他干脆不紧不慢地出了古琴台,打车直奔长江酒店。

    在路上,刘立海就在猜姚海东现在来省城干什么呢?而且约他在长江酒店见面,而且又会如上次一样,直接在房间里吃饭,聊天。看来,他一定是有事找自己,而且还是重要的事情。

    长江酒店算是江南比较好的酒店,因为座落在长江边上而得名。姚海东把见面定在这样的酒店里,极可能还会有别的事情,如果仅仅和刘立海聊聊天,没必要这么隆重吧?刘立海在这一路上,正面的,反面的,他都猜测了一下,但是等他真的到了长江酒店,见到了姚海东时,他还是被感动了。

    刘立海到长江酒店时,已经是快要吃饭的时间,等他走进姚海东订的房间时,姚海东已经准备好了酒菜,显然是特地请刘立海吃饭而来的。

    姚海东一见刘立海,赶紧站了起来,极尽热情地望着他说:“小刘,快坐吧。”

    刘立海反而很有些尴尬,到了江南,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他请姚海东吃饭才对,可没想到他竟然反客为主,他这个主人瞬间就变成了客人,所以还是挺有些不自在的。

    姚海东大约也看出了刘立海的不自在,笑了一下说:“我们兄弟伙的,还在乎谁请请吗?再说了,我是替市长请你的。”

    这话说得让刘立海意外的同时,内心又立马热乎乎的。姚海东现在嘴里的市长就是冷鸿雁,看来她还是放心不下他,她还是特地让姚海东过来看他,安慰他,甚至是鼓励他了。

    “冷姐现在怎么样了?”刘立海问了一句。

    “她应该会成为你的伯牙。”姚海东笑着接了一句,看他的样子,刘立海便想,姚大哥和冷姐姐又搭成了什么大协议吧。而且姚海东满脸是高兴的色彩,他没怪冷姐姐不让他上位副市长的事情吗?这一点,还是让刘立海挺意外的。

    “姚大哥就别取笑我了。”刘立海的脸有些发烧,无论他和冷姐姐之间有什么关系,当着面,他还是不想被姚海东这么玩笑的。

    “我没有取笑你。昨晚,我和市长谈了三个小时,分析了京江的局面,也分析了江南的局面,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分析了你。”姚海东要倒酒,被刘立海接过了酒瓶,替他和自己满上了一杯。

    刘立海把酒倒好后,目光便落在了姚海东脸上。

    “市长的心永远在你身上,所以,你不要急,她就是怕你着急,怕你做傻事,怕你抗不住眼前的考验,才让我赶过来看看你的,她还是不放心你。”姚海东又补充着,他没有回避刘立海的目光,对这个小年轻,他当然更多的是羡慕,有个女人如此死心塌地为他着想,为他设计,为他不顾一切时,这样的情感,除了冷鸿雁外,几个女人能做得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