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507章 较量
    胡国安笑声有一种故意般的响亮,引得正在互相敬酒的领导们,都朝着刘立海这边看了过来,而冷鸿雁的那瓶装着矿泉水的假酒还没喝,一见胡国安在取笑刘立海,便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冷鸿雁不过来的话,刘立海就会陪着胡国安打哈哈地敷衍了事。她这么一过来,引得别人围观不说,吴浩天也端着酒杯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这样一来,胡国安和刘立海就真的成了众目睽睽之中的焦点了。

    刘立海暗暗叫苦,可他也不能让冷鸿雁不要理睬他和胡国安之间的事情。这酒场之上,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事情容易解决。一参杂女人进来,哪怕是女领导进来,男人们谁都不能输面子。而且在酒精的刺激下,这种要面子的风格就会发扬到极致。

    “胡局这是要真枪真刀吗?”刘立海挑剔地看着胡国安。

    “酒品即为人品,刘主任是要我们都奉行节约为本的原则,大家统一换成矿泉水吗?”胡国安的声音提高了几度,很有一种把事情闹大的架式。

    “国安局长这是想喝酒吗?”冷鸿雁站到了胡国安面前,艳笑地看着他问。

    “冷市长的酒,我就是喝趴下了,也会眼睛不眨一下地喝。”胡国安没再看刘立海,接过冷鸿雁的话说。

    “好,来,我们干一杯。国安局长,要不要检验一下我杯中的酒?”冷鸿雁还是一脸的笑,可她的话味已经在偏袒刘立海,而且让刘立海退出的意思。

    刘立海却偏偏不想退出,接过冷鸿雁的话说:“市长,这杯酒是我敬胡局,我喝。”说着,抢过了冷鸿雁手里的一大杯酒,一口干了下去。

    吴浩天也过来了,笑着看住刘立海说:“年轻人就是与众不同,这酒干得漂亮。国安,现在是真刀真枪在干,就看你的了。”

    胡国安看着吴浩天笑了一下说:“书记也来了,在酒场上,我啥时候都是真刀真枪的干。冷市长,要不要检验一下我的酒?”

    胡国安把话转向了冷鸿雁,冷鸿雁极为不舒服,但是刘立海装矿泉水的时候,她也接过了一瓶酒,想必胡国安早就看到了。他毕竟跟了吴浩天多年,而且一直在公安一条边上工作,眼睛的毒辣劲,怕不是她和刘立海可以比拟的。怪只怪,她和刘立海太大意了,没想到她和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中。

    “国安局长的酒品,我当然坚信不移。有书记把关,大家都尽兴喝吧。反正,我今夜肯定是不醉不归的。”说着,冷鸿雁示意服务员给她拿酒过来,准备敬全场大小领导一杯。

    冷鸿雁明显在转移话题,吴浩天和胡国安这个台阶会给她的。对女人赶尽杀绝,在众目睽睽下,他们不会做的。

    “既然鸿雁市长有雅兴喝,来,我们众位男人们来,敬女神一杯。”吴浩天带头把话题引向了冷鸿雁。

    刘立海本来是刚刚呕吐出来的,现在这么一大杯酒灌下去,胃里极其难受,他想忍住,可胃不听使唤。他也不顾上胡国安喝不喝酒,就往外跑,可没到门口,哗啦一下,现场直播了。

    这个丑可是丢大了,一股难闻的气息顿时在包间里迷漫着。冷鸿雁也被吴浩天的取哄,又多喝了两杯,本来拼酒就不如男人们的她,一闻到异样的气味,胃里顿时也翻天覆地般地作涌着,她不得不望着吴浩天说:“书记,放过我吧,我不行,我”话没说完,冷鸿雁不得不丢下在场的人,也急着往门外奔去。

    因为冷鸿雁和刘立海都被捉弄到了这一步,吴浩天装好人般地说:“鸿雁市长和立海主任不胜酒力,大家今晚就此收场吧。来,我代表市委感谢来捧场的各位同仁,我先干了。”说着,吴浩天真把一大杯酒干掉了,而且干得极为雄风万丈一般。

    这场酒最终以冷鸿雁和刘立海当众出丑而收场,最最难过的人却是姚海东,他本意是提醒刘立海防着一点,没想到他却自作聪明地装上矿泉水敬。这种场合,是能玩假的吗?这么一来,他和冷鸿雁两个人就在第一轮的较量之中,输得那么地彻底。

    果然,夜宴结束后,冷鸿雁由秘书冉冰冰扶着离开了京江大酒店,姚海东本来想和刘立海说说话,却硬是被吴浩天叫过去服务请来的老领导们。

    而刘立海基本上处于没人搭理的冷场之中,他也在冷鸿雁退场时,灰溜溜地离开了京江大酒店。

    因为是回京江,刘立海没要求住宿舍,而是直接住回了家里。喝成这样的他,胃里难受不说,心里也闷着火,所以到家后,母亲一见他喝成这样,爱惜地说了一句:“你就不能少喝点吗?”

    刘立海便把火全泼酒在母亲身上,望着她说:“你以为我想喝酒?你以为在场面上很好混?人家有爹可拼,我除了拼酒,拼身子,还能拼什么!”

    刘立海说完,也没看母亲一眼,回到了自己房间,倒头便睡。第二天再上班时,他在电梯里遇到了刘建平市长,他笑着给刘建平市长问好,刘建平市长点了点头,淡淡地回应了一句后,就没再理他。

    刘立海回自己办公室后,就给姚海东打电话,电话一通,姚海东便说:“我现在很忙,空下来找你。”说完,径直挂了电话。他便知道,昨晚自己的表现一定是糟糕透顶。

    刘立海的电话刚挂掉,朱德江的电话就追了过来,他在电话中说:“兄弟,冷市长是不是想拿我树立威信?”

    朱德江的话让刘立海一头雾水,问了一句:“这话怎么讲?”

    “梁光正是我带出来的手下,他抓我也是奉命行事。而且我也是被陷害的,这事说来话长,有机会再和你慢慢说。可他刚刚来电话,说上面很重视我这件事,上班外出吃喝嫖赌的人,一律得开除工职。我问他上面是谁,他犹豫半天,才说是冷市长要求严罚我。兄弟,是不这样的吗?”朱德江虽然是在问刘立海话,但是他很明显带着极大的情绪。

    刘立海赶紧说:“朱大哥,这件事你不要急,我先去问问市长,有什么结果,我马上回复你。”

    “好的,谢谢兄弟了。”朱德江说着便挂掉了电话。

    刘立海不得不赶到了冷鸿雁的办公室,除了冉冰冰在替冷鸿雁整理文件外,冷鸿雁不在办公室。

    刘立海劈头盖脸问冉冰冰:“市长呢?”

    “市长病了,在家休息。”冉冰冰抬头见是刘立海,微笑说了一句。

    “怎么这个时候生病呢?她昨晚就不该逞能。”刘立海咕嘟了一句。

    冉冰冰没接刘立海的话,而是极认真地看了他一眼,他本来想问问冉冰冰,怎么这么看着自己呢?可朱德江的事情,他总不能和冉冰冰去谈吧,只得一转身,丢下冉冰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刘立海在办公室徘徊了一圈,想来想去,还是给胡国安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通,他很客气地说:“胡局好。”

    “是刘主任啊,这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为会往我这烧吧?”胡国安在电话中笑呵呵地问。

    “胡局就不要取笑我了,我酒量确实不行,昨晚的事情,我向胡局道歉。哪天胡局不忙时,我一定设酒当面表示歉意。”刘立海不得不放下厌恶胡国安的心态,很有些讨好巴结般地说着。

    “哈哈,刘管家的酒,我再忙也是要喝的。”胡国安一激动,又开始直接喊刘立海为刘管家,想必在京江,他现在就是冷鸿雁的大管家吧。

    “胡局又笑话我,我年轻不懂事,以后请胡局多多指点,批评。”刘立海继续讨好地说着。

    “你可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我这个大老粗哪里能指点得了你?批评就是不敢当了。”胡国安还是在笑,可话里话外都是把刘立海往外推十丈的意思。

    刘立海想这么绕下去没意思,干脆直接问:“胡局,朱德江大哥的事情,局里有什么处理意见吗?”

    “这个啊,这个呀,我刚刚问了一下,据说冷市长有规定不能因为她的原因徇私舞弊,而且浩天书记说,既然冷市长要树立京江的干部作风,他这个书记肯定要支持冷市长的工作,就要求我们整顿干警作风。这干警要是又嫖又赌的,我们扫黄打黑的工作怎么开展呢?这样下去,干警就成了黑帮的保护伞,老百姓会怎么看我们呢?我们这还是为人民服务的民警吗?这个性质一上纲上线,问题就大了。所以,刘主任,我现在有心帮帮德江,他也是我的兄弟嘛,可在这风口浪尖上,我也不敢顶风作案。所以,关于德江的惩罚,我们商量了,按冷市长的要求办,决定从严处置。

    而且今天我也要在公安内部树立一个正气,谁他妈再敢干这种下三烂的事情,我第一个不饶他!”胡国安说到后来,就骂起了娘,仿佛他一身正气,极难容忍民警干部又赌又嫖。

    刘立海听着胡国安的话,一言不发地挂掉了电话,他已经意味到了,这个坑他们早挖好了,等的就是他们全部往下跳,在这种较量之下,他和冷姐姐用错力,用错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