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508章 她还是冷姐姐吗
    刘立海明白归明白,可朱德江哪里他怎么回复呢?正如此想时,冷鸿雁的电话来了,她在电话中说:“我来了,到我办公室一趟。”

    刘立海赶紧去了冷鸿雁办公室,朱德江这事,他必须让冷鸿雁去阻止,真的要是开除了朱德江工职,他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怎么活啊。

    刘立海直接就闯进了冷鸿雁办公室,他门也没敲,冉冰冰还在冷鸿雁办公室里,她见刘立海就这么冒然闯进来后,冷着脸说:“你怎么不敲门呢?”

    这话问得刘立海尴尬极了,他以前进她的办公室,她哪次不是欢天喜地的呢?敲不敲门,她在乎过吗?怎么当了市长后,她就这么多规矩呢?

    “我,我有急事。”刘立海红着脸辩解了一句。

    “出去,敲门再来。”冷鸿雁根本不理刘立海的解释,继续冷着脸说了一句。

    刘立海一听,脸顿时黑得怕是要下暴雨的样子,他自己是这种感觉。而且这可是当着美女冉冰冰的面,他的冷姐姐怎么可以这样对他呢?他不是让他使用美男计去试验一下冉冰冰的吗?怎么当着这个姑娘的面这么待他呢?

    刘立海狠狠地在内心骂着:“你妈拉个巴子的,老子有急事,才闯进来的。”

    骂归骂,气归气,刘立海也只能忍,谁让冷鸿雁现在是市长呢?官大几级了,而且他这个办公室主任也是她封的,他奈她如何?

    刘立海退回到了门口,本想把门重重地关上,以示他的生气。可他又不敢这样,真的把冷姐姐招惹毛了,他在京江有好日子过吗?这可不是前几年,可以领着孙小木一走了之。年龄一大,这种一走了之的勇气就没有了,再说了,他喜欢官场,为了他喜欢的官场,为了他要实现的梦,忍吧。

    刘立海轻轻在把冷鸿雁的门关上了,而且轻轻地敲着门,一边敲,一边在内心还在骂着:“臭女人,老子搞过无数次,还在老子面前装清纯,妈的。”

    刘立海骂归骂,还是耐着性子小心翼翼地敲着,直到冷鸿雁响起了一声:“请进”,他才重新推开门走了进去,这个时候冉冰冰的事情大约办完了,说了一句:“市长,我这就去办。”

    “好的,去吧。”冷鸿雁挥了挥手,那样子,那态势完全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皇一般。

    冉冰冰退出了冷鸿雁办公室,临走的时候,刘立海感觉她又看了他一眼,而且看得很用力,他就有些纳闷,这姑娘老用这样的眼光打量人吗?当然,他不会对冷鸿雁讲。因为他感觉这个冷姐姐与以前的部长姐姐好象完全不同,换了一个人一样。

    冉冰冰一走,刘立海气呼呼地说:“你至于这么让我尴尬吗?”

    “我不让你尴尬,我自己就会尴尬。”冷鸿雁没好气地回了刘立海一句。

    “为什么?”刘立海本能地问。

    “我告诉过你一万次,官场没有为什么。哪怕昨天我睡在你的胯下,但现在我是你的领导,而且是京江市的女市长,你当着冉冰冰的面如此没礼貌地闯进来,我要是就这么放过了你,冉冰冰下次也会这么没礼貌地闯进来,而且其他人也会这么闯进来。昨晚,我就丢过一次人,你想今天还让我继续丢人吗?”冷鸿雁的语气完全是市长式的语气,这一点与从前也不一样。

    以前冷鸿雁虽然也会这样那样地教训刘立海,虽然她也是他的女上司,可是她的语气是柔和,不是领导式的,反而像个家人,像个长辈也像个恨铁不成钢的情人,现在怎么就变了味道呢?

    “姐,我昨晚是好心,但是我没有防着胡国安在关注我。”刘立海辩解着。

    “你以后尽量喊我市长吧,不要再喊姐了。”冷鸿雁面部的表情又冷淡着。

    “你怎么啦?”刘立海问。

    “你当我是市长了吗?”冷鸿雁的脸越来越冷,甚至极为不满地盯住了刘立海。

    刘立海实在有些不明白冷鸿雁这是怎么啦?昨天还在和他拉着感情,今天怎么又要求他当她为市长呢?就算当她为市长,他和她之间的关系就一笔勾消了吗?

    “市长好。”刘立海极为不舒服地叫了一句,毕竟现在解决朱德江的事情为大。

    “说,找我有什么事?”冷鸿雁的架子越端越大。

    “市长,胡国安局长说朱大哥要被开除工职,这是您的意思,您真的这么说过吗?”刘立海不得不用起了敬语,而且感觉说得极为别扭。

    “是的,我说过要严肃处理。所以,国安局长这么决定有他决定的理由。再说了,如果这一次放任了德江,我在京江还如何管理别的干部?现在大家都看着我,昨晚我已经明确地感觉到了,那么目光都盯着我,就看我如何对待朱德江,如何对待你,如果我不能一碗水端平,我在京江的工作肯定无法施展。昨晚我想了大半宿,天亮才眯了一会儿,头痛极了,但还是忍着痛来上班了。

    我以前以为当上了市长,一切就是我说了算。在你来之前,我甚至还在想,我在京江会顺利地开展工作。毕竟吴浩天和胡国安有很多事情都露着这样那样的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抓住了一个,我绝对会将他们一窝端掉。

    可就在昨晚,我发现我的想法是错误的,他们能抢在我们行动之前打击德江,就能赶在我们联手之前把问题藏起来,甚至消除掉。如果我们还如此高调的话,我们肯定还要继续吃亏,继续上当。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当我是你的市长,你要好好地努力地工作,一如在大书记身边一样谨言慎行。我要是惯着你,你今天是不敲门,明天肯定会当着所有干部的面给我丢脸色,我相信你干得出来。”冷鸿雁平静地说了这么一大堆。

    不得不说,冷鸿雁说的很有道理,而且事实上极有可能就是她这么说的。刘立海已经在内心认定她爱他,她就该一切为他着想,一切由他来控制甚至是摆布。他之所以不敲门就闯了进来,不就是在恃宠而傲吗?如果是在大书记身边工作,他敢这样吗?他什么时候不敲门闯过大书记办公室吗?

    只是刘立海确实有些接受不了冷鸿雁的这个样子和态度,哪怕是很有道理的事情,他也认定他和她之间有这个必要吗?

    “只是,姐”说到姐这个字眼时,刘立海愣住了,迅速改口说:“市长,我觉得朱大哥上有老,下有小,这么被开除工职,是不是小题大作?而且京江的干部都在看你如何对待朱大哥呢。你这么任意让他们处置朱大哥,谁还敢跟着你干呢?”

    “你认为我护着你们,京江的干部就跟倒向我吗?”冷鸿雁问刘立海。

    “至少大家会认为你有人情味。”刘立海不服气地顶撞了一句。

    “如果你要这么想,你这辈子就成不了大事。关于朱德江的事情,他们看怎么处置随他们去,这事我让你不要插手,你偏不听。我现在告诉你,如果不是你随意拿钱把他取出来的话,他们还不敢拿朱德江怎么办。可因为你介入进去后,他们反而拿到了把柄,反而要把这事闹大,炒大。

    你自己是个媒体记者,你要明白他们手中有媒体这张牌可打,他们随时会在媒体上放这个烟花弹,关于这一点,你想过没有?你就认为义气是最重要的,你就认为京江的干部会寒了心,不会再跟着我干。可你怎么不想一想,如果一味为了义气,为了从圈子中得到好处的人都倒向我,这个圈子要与不要,你觉得意义大吗?

    立海,我也是昨晚才想明白一件事情,与其身边跟着一批为了利益而盘算的人,还不如真正意义地为老百姓干点实事,真正意义地让有这样心态的官员围集于身边,只要人正,还怕影子会斜吗?”冷鸿雁这次说话语声柔和多了,尽管也是教训刘立海,但是让他的心情变得好多了,也容易接着她的话。

    冷鸿雁的话一落后,刘立海就接着问:“那我怎么回复朱大哥呢?他还在等我的回复呢。”

    “他找过你?”冷鸿雁问。

    “是的。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问是不是你要求对他严肃处理的。”刘立海不得不说实话。

    “你就实话告诉他,确实我说了要严肃处理。但是我也不会为他求情,不会为他说半句好话。对于胡国安他们作出的处理意见,我会装看不到,听不见。”冷鸿雁的语气又恢复了女市长的风范,一时间,刘立海又有些恍惚,这个女人怎么就如面百变女郎似的呢?

    “好。如果市长没别的事情,我就回办公室里去。”刘立海想离开冷鸿雁,他有些不大适应这样的一个冷姐姐,他千想万想,就是没想过他的冷姐姐只是一个市长,一如所有与他没暧昧关系的市长一样,需要他有着等级之分,也需要他敬着,畏着。

    “去吧。”冷雁鸿挥了一下手。

    刘立海便退出了冷鸿雁的办公室,可他在关门的时候,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她长长的叹气声,一如没有防备的晴天霹雳,敲得他的耳膜生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