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521章 不可理喻
    冷鸿雁因为在嘲讽刘立海,也没注意到前面站着一条黑影,整个人因为没有防备,头一下子撞到了车门上,在前面开车的刘立海都听到了头撞车门很重的声音。

    刘立海把车子迅速稳定下来后,赶紧把车子停了下来,他本来想下车去看看车后面的冷鸿雁,却在他下车时,那条黑影朝着他扑了过来,等他看清楚时,才知道站在路口边的人竟然是阮紫秋。

    “怎么是你?”刘立海惊异地问。

    “你不是下车来接我的吗?”阮紫秋已经扑进了刘立海的怀里,惊喜地问。

    刘立海赶紧把阮紫秋推出了怀里,而被撞得眼前发黑的冷鸿雁总算是回过神来,正好看到阮紫秋扑进刘立海怀里的一幕,本来被痛得冒火的她,一下子火上浇油,顾不上痛,从车子里走了下来,冷冷地说:“把车子开得这么危险,还有心情在这里秀恩爱吗?”

    “你”阮紫秋没想到车子后面还坐着一个人,而且是她极为不喜欢女市长。

    “你,你怎么把她带来了?”阮紫秋生气之后,指着冷鸿雁质问刘立海。

    “阮秘书,我和冷市长找林老有事情要谈。”刘立海赶紧往后退了几步,尽量距离阮紫秋远一点。他的这个动作刺到了阮紫秋,她可是骗林老说上洗手间才溜到路口等刘立海,他倒好,竟然把这个女人给带回来了,他这不是成心让她不痛快吗?

    阮紫秋想到这里,猛然一个转身,朝着村子里跑去。因为村子路边都没有路灯的,阮紫秋跑的方向漆黑一团,刘立海就有些担心,穿着高跟鞋的她摔倒了,本能地跟着跑了几步,听到冷鸿雁在后面说:“你怎么老毛病又犯了呢?”

    刘立海不得不收住脚,赶紧回到了冷鸿雁身边说:“姐,我们赶紧去见林老吧。”

    “请叫我冷市长!”冷鸿雁气呼呼地说着。

    刘立海不想再辩解什么,自己先钻进了前座,径直把车灯打开了,尽量让车灯能够照亮前方。

    刘立海的这个小动作,更加让冷鸿雁生气,她的头还在生痛,这个小傻子竟然问也不问一句,满心装的是为小妖精着想。于是,她一气之下,也懒得上车,生着闷气般地朝着村子里走。

    刘立海算是有苦说不出来,现在什么时候啊,这两个女人都为了他而吃醋着,而且冷鸿雁一见有女人贴他,不分青红皂白,都是他的错。他纵使有一万嘴也解释不清楚啊,可是如果任由冷鸿雁这个样子,她怎么面见林老呢?

    刘立海不得不把车子停了下来,从车子里钻了出来,对着冷鸿雁说:“冷市长,请您上车吧。”

    刘立海这种语气对冷鸿雁说话,让她更加生气,不理他,径直往前走。刘立海只得去拉她,一边拉她,一边说:“姐,我错了,你能不能不生气呢?我们赶紧去工作?”

    “王八蛋,谁是你姐?”冷鸿雁突然生气地骂了一句。

    刘立海一怔,冷鸿雁可是很少这么骂他的。顿时委屈极了,他这是何苦呢?满以为回到这个女人身边可以大展鸿图地放手一搏,结果这个女人竟然要的还是那点破感情,难道感情的事情比市长这个位置该承担的责任还要重要吗?

    “好,我以前只会喊你冷市长。我再喊一声姐,我就是王八蛋。你不上车是吧,我上。”刘立海也生气了,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难哄好呢?

    于是,刘立海重新回到了车上,索性不理冷鸿雁,自己把车子开得飞快,很显然他是要追冷鸿雁,冷鸿雁气得直跺脚,可刘立海已经把车子开走了,显然是去追那个小妖精去了。她后悔极了,只是她却发现自己怎么总在这些小事情和小傻子生气呢?

    冷鸿雁一边摸黑朝着村子走,一边想掏手机。一摸身边才发现包包在车上,手机也借在了后座上。

    冷鸿雁更加来气,这可是她从来没遇到的场面,而且在繁华的大帝都呆了这么久,一下子回到这种原始般的乡村黑夜之中时,她内心是极度害怕。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这么想着,心里紧张极了,一紧,腿就有些发软,而乡村的路不平坦,她又穿着高跟鞋,看不清前面有个土坑,一下子失衡她,整个人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

    又是一股生痛,冷鸿雁被摔得两眼冒金花,可等她想挣扎着坐起来时,才发现脚崴了,而且当场就感觉肿了起来。“妈的,这个王八蛋。”

    冷鸿雁骂起了脏话,只有这个王八蛋才敢这么对她。如果是小武在这里,他敢丢下她把车子开走吗?如果是在纪老爷子身边,他啥时候这么待过自己?

    冷鸿雁是越想越难过,索性坐在地上痛哭起来,而且越哭越难过,越难过就越哭,她竟然在这样的黑夜里想起了纪老爷子的种种好处,想起了这个男人百般宠爱她的一点一滴。他把自己捧在了手心里当个宝,而她却偏偏要回到这个破地方当根草,她这又是何苦呢?

    手机又不在身边,冷鸿雁怎么就那么想和纪老爷子打电话呢?而且这种想是她对纪老爷子从来没有的一种感觉,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冷鸿雁对自己的心情和感觉好无语啊,她千方百计逃离的帝都,她千方百计逃离的男人,怎么在受了委屈时,整颗心想的竟然还是纪老爷子呢?

    而刘立海因为车开得很快,没一会儿就追上了阮紫秋,他赶紧把车子停了下来,一边喊:“阮秘书,”一边去拉她。

    “你拉我干什么?不怕你们的女领导了吗?”冷紫秋冷冷地说着,不过心里的气消了一半,她怎么就在乎起这个男人起来呢?他是帅,而帅的男人很多,她何时在如此在乎过一个男人?

    “紫秋,上车吧。”刘立海突然说。

    这一句紫秋叫得阮紫秋所有的气全部消掉了,她竟然“扑哧”一下子笑了起来,压低声音说:“你不怕女市长了?”

    “上车。”刘立海命令着。

    阮紫秋收起了笑,跟着刘立海上了车,等她拉开前门坐上去后,才发现女市长根本不在车上。

    “她的人呢?”阮紫秋问了一句。

    “你们女人怎么如此麻烦呢?”刘立海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他发现他不能再对女人温和,一温和,她们的屁事就特别多,一点点小事,她们也能搅成天大的大事。他现在哪里有心情和她们扯这些小事啊,他急于把京江的问题揪出来,那不容易找到了一条线索,他怎么肯放手呢?再说了,夜长梦多,冷鸿雁怎么就不懂这个道理呢?

    “哈哈。”阮紫秋竟然大笑起来,刘立海不理她,她笑过问了一句:“这女市长是不是喜欢你?”

    这话问得刘立海开车的手颤抖了一下,阮紫秋感觉到了,无比吃惊地补充了一句:“她真的喜欢你啊,我的个神呵,难怪,难怪啊。”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刘立海打断了阮紫秋的话。

    “不可理喻。”阮紫秋没听刘立海的话,而是自顾自地又说了一句。

    刘立海不说话,他懒得和阮紫秋解释,这样的事情是越抹越黑,再说了,他现在要做的事情是赶紧把阮紫秋送到林老身边去,赶紧去接冷鸿雁。这么想的时候,他忍不住朝着后座看了一眼,发现她的包包在后座,手机肯定在包包里,就是说冷鸿雁现在是摸黑在走路。

    这么一分析,刘立海才发现自己太任性了,他怎么可以把冷鸿雁丢下不管呢?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是他的女领导,是京江的女市长呢?他这个样子去见了林老,呆会冷鸿雁要是一个人冒出来,怎么对林老解释呢?正常的上下级不敢这么做的,也难怪阮紫秋一下子就猜了他和冷鸿雁之间的关系。

    刘立海急着送阮紫秋去林老哪里,在车上就问:“紫秋,你姨父是不是在村长家里?你们是不是在村长家吃的饭?”

    “我不知道哪个是村长,我也不知道村长家在哪里。”阮紫秋装傻般地说着,她就是要拖时间,就是要让冷鸿雁一个人生闷气去。而且她发现和冷鸿雁抢男人是一件很趣的事情,她才不会让刘立海这么快就去哄冷鸿雁呢。

    阮紫秋的小把戏,刘立海一时间也没心情去分析,他现在是真的开始担心冷鸿雁,她刚从帝都回来,她哪里适应乡下的生活呢?于是,他也不再问阮紫秋,径直把车子往村长家开,可快到村长家时,阮紫秋突然说:“不对,不对,不是这里,好象是最头边的一家。”

    “你,你故意是不是?”刘立海生气了。这些女人怎么全这样呢?疯了?不可理喻了?

    刘立海努力地压住火气,没听阮紫秋的话,而是径直把车开到了村长家门口,然后把车子停下来说:“你先到村长家里等等我,我去把市长接过来,再一起去找你姨父。”

    “我和你一起去接市长,我不去村长家里,我又不认得他们。”阮紫秋撒娇般地说着。

    “你下不下车?”刘立海真的生气了,这都是一些什么破事啊,她们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

    刘立海同时也悲痛起来,她们说来说去,不都全是凭着这么一张帅气的脸而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