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522章 女人就是麻烦
    阮紫秋没想到刘立海真的生气了,看来她对大陆的男人还是缺乏了解,怎么在她眼里,刘立海在工作之外还如此听女市长的话呢?这不是他的私人时间吗?他有必要这么怕女市长吗?再说了,女市长为什么总在和他生气呢?

    一个女人总在生一个男人的气,只有一种,这个女人爱上了这个男人。一如阮紫秋现在的感觉,她也在生刘立海的气,可她这么快就爱上这个男人吗?

    阮紫秋一言不发地下了车,而且没有回头看刘立海一眼。她需要安静地想一想,她以为自己对刘立海只是好玩,只是看他长得太帅,只是恶作剧地需要在回大陆时,遇上一段艳遇,这样的艳遇,会随着自己的离开而结束。现在,她却发现自己对这个男人好象不仅仅只是艳遇,这种发现让阮紫秋尴尬的同时,无比郁闷。

    刘立海等阮紫秋下车后,赶紧把车掉头去找冷鸿雁,而对于阮紫秋此时的心境,他是完全没心情和时间去想的。当然了,在他内心最最想的人还是冷鸿雁,这一点阮紫秋不会理解,更不会明白他和她之间的风风雨雨和情感纠葛的。

    等刘立海沿着乡村的路找冷鸿雁时,发现她坐在地上,而且他听到她好象在哭,他赶紧把车停了下来,推开车门时,真的听到了冷鸿雁在哭,而且哭得那么伤心。

    刘立海顿时傻了一般,他可是很少听到冷鸿雁这么不管不顾地哭,而且是在一个外面,在一个乡村里,如果被人看到了,明天一定会成为京江最爆炸,最轰动的新闻。

    刘立海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急切地一边走一边问:“冷市长,你怎么啦?你怎么啦?”

    冷鸿雁一听刘立海的声音,气更不打一处出,脚是钻心的痛,而让她更痛的还是这个小年轻,这个让她一而再,再而三失控的男人。她此时突然对自己特别地厌恶,她怎么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呢?一边享受着纪老爷子的宠爱,一边又想牢牢控制这个小年轻呢?可当她发现他不再是当年能够受控的男孩时,当她发现他也有脾气而且脾气不小时,当她倍受委屈时,她内心想要依靠的男人却是她不待见的纪老爷子,而不是眼前这个她钻骨钻心热爱的小男人。

    “送我回家。”冷鸿雁冷冷地说了一句。

    刘立海不敢再多问,赶紧去扶冷鸿雁,她却推开了他的手,几乎是低吼般地说:“别碰我。”

    刘立海没想到自己把冷鸿雁伤成这样,可他却不敢再碰她,但是冷鸿雁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她企图用手撑着地,让自己爬起来,可是一动,脚就痛得忍不住“哎哟”地叫了起来。

    “姐,你受伤了?”刘立海吃惊地问。

    冷鸿雁没理刘立海,但是刘立海却没再顾她的反对,一下子把她抱了起来,这么一抱,冷鸿雁全部的怨气,全部的疼痛似乎又消失了,怎么会这样啊?

    冷鸿雁对自己的感觉好无语啊,刚刚对这个小男人还是咬牙切齿般地痛恨着,现在被他强行抱进怀里时,她又觉得如此地甜蜜,仿佛脚上的痛也来得那么及时,那么幸福一般。

    女人啊,怎么会是这样的一个动物呢?冷鸿雁真心对自己的状态是欲哭无泪。

    “姐,你的脚扭伤成这样?”刘立海把冷鸿雁抱进后坐时,看到了冷鸿雁红肿起来的脚问。

    “不要你管,送我回家。”冷鸿雁气呼呼地说着。

    刘立海赶紧说:“好,好的。”说完,就离开了冷鸿雁,等他回到前座,发动车辆时,手机却响了,他不得不一边小心开车,一边接电话,没想到电话是阮紫秋打来的,她问:“你接到人吗?”

    这个时候的刘立海最怕的,最不愿意接到的电话就是这个阮紫秋,可他发现自己和女人之间总是这么纠结不清,你越是怕她们,她们反而越是找上门来了。

    刘立海不能不说话,他回应了阮紫秋一句:“是的。不过我和冷市长回城里去了,她受伤了,明天我再来见林老。”

    “这段路不平坦,你是不是要让我再撞一次?”冷鸿雁在车后冷冷地冒了一句出来。

    这话刘立海猜到阮紫秋也听到了,没等他说什么,阮紫秋直接挂掉了电话。

    刘立海便知道,他得罪了阮紫秋,同时,他似乎也得罪了冷姐姐。因为两个女人都渴望他为她而不理另一个,而他却想的是两个都安抚好,结果现在反而是一团糟。

    妈的,女人真是一个最最麻烦的动物。刘立海在内心骂了一句,不过还是小心地开着车,他才想起来,冷鸿雁在他猛往一边打车头时,头被撞过一次,同在脚又扭伤成这样,而他没问她撞痛没,反而去追阮紫秋,她不哭才怪呢。

    刘立海这个时候才明白冷鸿雁其实最最想要的还是自己守着她,他一时间感叹万千,极温柔地问:“姐,你的头还痛吗?”

    “你现在才记得我的头被撞过?小妖精哪里安抚好了是吧?”冷鸿雁的语气一点也没有得理要饶人的架式。

    刘立海只得陪着笑脸接了一句:“阮秘书也是好心,想早点知道到底是不是转基因,好为她姨父分忧一点。”

    刘立海这个时候是不应该为阮紫秋说话的,他应该顺着冷鸿雁把阮紫秋鄙视一顿才对,可他没有这样的经验,他越护着阮紫秋,冷鸿雁就越是生气,索性懒得再理刘立海,当然了,她的脚是真的很痛。

    刘立海见冷鸿雁又不说话,不敢再多话,就认真开车。可冷鸿雁在后座摸到她的包包,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她的同学付建文的电话。

    刘立海听见冷鸿雁在后座说:“建文,我的脚扭了,还在回城的路上,你能到我家来一趟吗?”

    刘立海知道付建文,以前他被狗咬伤时,冷鸿雁也是让付建文替自己治疗的,付建文是京江最好的外科手术医生。这个时候,他听到冷鸿雁找他时,不知道为什么,关于他和她之间的很多往事,呼啦一下全部激活了一样,他想对冷鸿雁说点什么,可冷鸿雁却还在后同打电话,她在后面笑着说:“哪里,哪里,我也不过就是重操旧业,京江的一些老朋友,老同学还没来得及联系。哪天你有空,你负责联系,我请客。”

    付建文在电话里说什么,刘立海当然听不到,可冷鸿雁的话却是越来越热情,而且越来越讨好付建文的语气,她在说:“老同学,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可是一有困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同学你。你就别贫了,赶紧过来帮我把脚弄好,我明天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处理,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见人啊?”

    刘立海听冷鸿雁说这些话,内心很有些不舒服,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啦?不就是脚扭伤了吗?他完全可以处理的,用红花油擦一擦,多按摩几下,肯定能消肿的。可冷鸿雁问也不问自己,直接就喊来了付建文,她的用意很明显,她不需要刘立海了。

    果然等刘立海到车开到冷鸿雁的小二楼前时,冷鸿雁说了一句:“你走吧。”

    “我送你回家。”刘立海想去抱冷鸿雁,却被她推了一下。

    “你这个样子怎么走?”刘立海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建文很快就到了,你赶紧走,我不想让他看到你在这里。”冷鸿雁突然如此说。

    刘立海被激活的回忆瞬息之间被这个女人浇灭了,他正想说什么时,手机又响了,他只得一边转身离开冷鸿雁,一边掏出手机看了看,见是阮紫秋的电话,他便压掉了。

    等刘立海回到车上后,他越想越不是滋味,他没回阮紫秋的电话,而是径直把车开到了京江的酒吧一条街,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啦,想要好好工作时,却被女人缠得如此心烦。特别是冷鸿雁,只字不提工作,全是感情。而在他想要和她一起回忆过往的美好时,她竟然选中的另一个男人,她现在和付建文在一起,她那美丽的小手此时正握在付建文手里,几个男人在这个时候没有一点邪念呢?

    付建文和冷鸿雁之间就真的那么一尘不染吗?刘立海也不明白自己这是哪根神经出了错,怎么满脑子里全是这些东西呢?

    刘立海一个人在酒吧里喝着闷酒,他想停止对冷鸿雁的猜想,可是他又控制不住,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冲动,想去她家看看,她和付建文在干什么。

    这个感觉让刘立海发现自己原来也很小气,自己原来也爱吃醋,只是一直没让他有吃醋的机会罢了。现在冷鸿雁不是当着他的面让另一个男人去了她家吗?她其实完全可以让刘立海送她去医院治疗的,深更半夜里,她让一个男人进去自己的家,这样好吗?

    刘立海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感觉头晕晕的,而手机响了,刘立海以为是阮紫秋的电话,他不想接,他在这个时候不想面对别的女人,他发现自己想的人是冷鸿雁。

    可是手机大有不接不罢休之感,一次次地响着,刘立海不得不拿出了电话,一看竟然是姚海东的,而且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他才知道自己在酒吧呆了两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