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525章 夜会台湾女郎
    姚海东一走,刘立海赶紧把车往去林家村的路上开。他的酒意到了这个点上,已经完完全全地清醒了。这人一清醒,就会有这样那样的后怕,特别是再一次面对女人的纠葛。他现在倒不怕工作上的事情,他跟着大书记这些日子,感觉自己在工作上长进不少。特别是目睹冷姐姐在工作上一次又一次失误之后,他更加确信,他在大书记身边的这段日子,真心学到了不少东西。当然了,官场可能真是男人的天地,女人特别是漂亮女人,在官场中的存在价值也不过就是陪睡罢了。这一点,冷姐姐可能不会承认。无论她承认与否,她这次回归,对于刘立海而言,他是觉得她不再成为自己的榜样。这种感觉,对于他而言,他不知道好还是不好,接下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真正意义地这个非亲人关系的姐姐相处。

    刘立海就是因为这些才跑去喝闷酒的,结果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开局的高调与目前的落差让刘立海不敢大意,也不能大意。见招拆招是他,也是姚海东目前唯一可做的。局面一下子陷入了被动之中,是他,也是姚海东所不愿看到的。如果不是这样,还需要他这么深更半夜讨好一个台湾姑娘吗?

    刘立海在这个酒后的夜晚,真的很痛恨自己的这张脸,当然了,还有这个一米八几的高个,女人热衷的高富帅,他占了两条,对不在乎富有的女孩来说,他就成了典型的白马王子。只是刘立海实在意外,这个台湾妹竟然如此奔放,一见钟情的传说,真的要上演吗?

    刘立海也不知道自己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去的林家村,阮紫秋这次没在路面等,可她真的没睡。一见刘立海赶来了,差点又要往他怀里扑,对于她的这种表情,刘立海除了苦笑还是苦笑,他实在拿这种奔放的女孩没半点法子,谁让自己招她惹她了呢?这种情感上的风流债,无论对与错都是男人错,没几个人会认为女孩子错了的。要不姚海东也不会这么深更半夜要他来哄这个台湾妹子了。

    “紫秋,”刘立海一见阮紫秋要动作时,赶紧叫了一句。这一句叫得阮紫秋有些不好意思直愣愣地往人家男人怀里扑了。

    “嗯。”阮紫秋红着脸应了一句。

    “火灾情形如何?”刘立海问。

    阮紫秋没想到刘立海这么柔声叫她后问的事情是这个,火早就扑灭了,因为也就几块稻田的事,损失应该不是很大,大家在火扑灭之后,就各自回家睡觉去了,至如什么转基因的事情,阮紫秋居然一个字没说到,当然了,她目前也没对林老说这件事,无论刘立海对她如何,她目前是不愿意真的让这个帅气逼人的哥哥为难的。

    “你是为了火灾来的?”阮紫秋有些不满地问。

    刘立海很想告诉阮紫秋,他当然是为了火灾来的,到了他这个年龄,什么样的情啊爱啊之类的,值得他这么深更半夜而来呢?那些小女孩的情啊,爱啊的,他这个年龄的男人,何况是双脚生根落地于官场中的男人,还有多少心情玩这类游戏呢?陪着姑娘们看流星雨的年龄和心情已经被官场磨灭得所剩无已了,这些,他能和这个台湾女孩说得明白吗?可是他明明是为了火灾而来,可他也不能,更不敢直截了当地告诉阮紫秋,他还需要她,他与姑娘们之间的情感存在于一个利用和需要,除了孙小木,他还能爱上谁呢?他自己也想知道下一位于孙小木这般直撞他的情感空间的姑娘在哪里呢。

    “当然不是,我是担心你。”刘立海直视着阮紫秋,极富有情感地说。

    “那你今晚不走了?”阮紫秋一下子开心起来,笑着接口说。

    “是的,不走了。不过,我得找村长安排一下住的地方。”刘立海也笑了起来,只要把这个姑娘弄开心了,他的任务就完成了,这也是姚海东让他来的目的。

    “你,你不留在这里吗?”阮紫秋红着脸,结巴地问了一句。因为这是乡下,因为乡下的夜是如此地安静,没有车声,没有吵闹声,虽然阮紫秋的声音很小,可刘立海还是听清楚了。但是让他意外的是,阮紫秋这么奔放,她和他可是第一次见面啊,她居然就敢留他在她的房间里住宿。

    “紫秋,你对大陆乡村的风俗知道多少?”刘立海突然问阮紫秋。其实他很清楚,如此奔放的紫秋一定是在国外念书归来,她连大陆的环境都不懂,更不要说乡风乡俗了。

    果然,阮紫秋摇了摇头。刘立海便笑了起来,说:“京江,不,中国的农村都有一个乡俗,男女哪怕是夫妻去了别人家,也不允许同屋而卧的。”

    刘立海有意把同屋而卧说得有力量一些,阮紫秋没想到刘立海这么直接说出口时,倒弄得特别地尴尬起来,不过,这个理由她虽然不太清楚,可也从姨父和老一辈嘴里听过。今天从刘立海这位年轻人嘴里说出来时,倒显得格外不一样,她也不明白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从美国学成归来,她的思想是自由的,奔放的。想爱就会大胆地去爱,想过怎样的生活,她也有能力去过。哪里会想这么多呢?当然了,她遇到的刘立海与她遇到的很多年轻人不一样,正因为这个不一样,他才如此地吸引她,也正因为这个不一样,她才会不顾女孩家的羞涩,这么要求他的。其实她只是想让他陪着自己说说话,她有好多的话想对他说,也想听他说好多话,至如别的,她目前还没想到哪么一步到位上面去。

    现在刘立海说到同屋而卧时,阮紫秋一下子就想到了一副两个人在同一张床上的情形,脸当然会火,人当然也会尴尬。

    “好吧。你让村长安排去吧,明天签了合同后,带我游京江好吗?”阮紫秋又热情地望住了刘立海,如此这般地提出了下一步的要求。

    “好,没问题。我会当好紫秋姑娘的向导的。”刘立海如释重担地笑着说,同时,人已经转过身,朝着房门外走去。

    就在刘立海的脚要跨出房门时,阮紫秋居然从身后扑了过来,从背后抱住了他,这个动作是刘立海想象不了,也不敢想象的。他满以为转身而去的时候,他和这个台湾姑娘就解开了暧与昧的紧张,没想到她居然来了这么一个动作,吓得刘立海的心脏差点要跳出来。这可是在乡村啊,如果被村民看到,再如果被传了出去,他的冷姐姐不拿刀杀了他才怪呢。

    刘立海不敢生气,也不敢生硬地把阮紫秋掰开。如果掰开了这个姑娘,他深更半夜来林家村的意义就失效了。唉,如果不在官场,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深夜这么情意绵绵时,他会客气地对她吗?虽然乡俗有不同屋爱爱的规矩,可是农村想要搞点小动作的空间和环境到处都是,特别是这样的秋夜,没有夏天的闷热,也没有冬天的寒冷,去野外打上那么一炮,谁说不是一件很爽快的事情呢?他是个男人啊,虽然不玩情啊,爱啊的小情小调,可是他需要解决的问题,只要有丝的火星,他的身体就能变化,这样的变化,通常让他尴尬,也通常让他明白,他和其他的男人是一样的,多个配偶的想法永远在内心最最深处。艳与情一场的游戏也永远是本能的快乐和想法,只是,他不敢而已罢了。

    “紫秋,”刘立海压低了声音,因为声音一压低,倒显得颤抖起来,把身后依着他的阮紫秋又击中了,她整个人,整个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

    太危险了,刘立海完全意识到了。他怕这个姑娘接下来的动作,那不仅仅是她,也是他无法管得住自己的事情了。

    “你早点休息,晚安。”刘立海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阮紫秋松开了手,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举动。因为这样的举动是她在大脑里幻想过多次的,她一直想如果有这样的时候,她这么从后背环抱白马王子时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今晚她尝到了,今晚被电击中的颤栗无处不在,这样的电击之波,大约就是爱情吧。她虽然奔放,可遇到爱情这是第一次,想象与遇到,还有什么时候遇到,完完全全不是由她控制的。这一点,阮紫秋算是明白了闺蜜们平日里陷入情爱之中的酸不拉叽的惨状了。

    阮紫秋这些年一直在苦读企业管理,爱情这个物种,她虽然幻想过,可是因为专心点在学习上,并没刻意地去追求,直到第一眼看到刘立海时,她只知道他喜欢看他,只知道她想走近他,只知道他在自己身边就紧张和开心,没想到她也这么歪叽,这一点完全超出了她的想法。

    “你,你可以亲我一下吗?一如法国式的礼貌一样,可以吗?”阮紫秋说,她实在实在舍不得和刘立海分离。

    刘立海没办法,当然了,正好可以让身体离开阮紫秋。他趁机和她拉开了一个距离,在阮紫秋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同时又柔声说了一句:“好好睡觉,做个好梦。”说完,他几乎是逃跑般地离开了阮紫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