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534章 村长搅乱
    进来的人是林大海,他手里拿着万字头的鞭炮,而且说话的样子,一幅舍我其谁的劲头,这让村长二根很是不爽。他千算万算就是没想到林大海这个一直很老实的村医突然跳了出来,如果真是这样,怕是被刘立海玩认亲这一招要麻烦得多。毕竟他在村里子的一些风流事,这个村医肯定是听过,而且转基因的事情,说林大海不知道肯定是假话。只是这个林大海把自己隐蔽得真好,他怎么就忽略了这档子事呢?

    “奶奶个熊的。”二根在心底大骂着,可是嘴上却一点也不肯服软,他在林家村可是干了十多年的村长,一届又一届的选举,他可是稳稳当当以高票当选的。怎么可能被林大海搅乱林家村的事情呢?林家村只能是他说了算,这是二根这些年来最骄傲的事情。

    “大海,你这胳膊肘儿往哪拐呢?林家村的人当年无私收养林老,都是林家村的功得无量,可不是想着今后图林老的回报。可有的人偏偏跳出来图回报,而且还大张其鼓地抢功,用下三滥的手段骗林老的信任,别说我不答应,林家村的人都不会答应。”村长二根说完这段话后,不等别人说话,指着一旁的阿城说:“阿城,林老是你叔,你对你叔好好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说完,二根站起来,双手交叉地背到了后腰上,迈着一幅高风亮节的步子,想出门给镇上的领导打电话。他其实内心发虚,因为刘立海的脸色不对头,这位新来的市里领导还有新来的女市长,他没逢过,甚至也没听镇上领导谈起来,他们到处是何方圣物,他这个村长半点不知情。对于不知情的东西,二根还是有些怕的。

    “村长,请留步。”刘立海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平静阻止村长离开,事情到了这一步,他要是不给点颜色让村长瞧瞧,他怕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一个小小的村长敢在他面前这么狂飙,从另一方面也证实他和冷姐姐在市里没有半点位置,更别说权威了。今天,他说什么也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目中无人的二根了。

    阿城此时不知所措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人,他对刘立海是个多大的官员还不太清楚,他心里只有村长这个官的。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阿城,哪些里懂官场的这些争斗有多复杂和激烈。

    “刘主任,你认你的亲,只要阿城不觉得委屈,我这个当村长的当然也不会说什么。”二根还是想走,没有请示镇里领导前,他不知道水深浅,不过关于转基因种植问题,是镇里主要领导要求,他倒不怕这个,主要是怕林大海会仗着刘立海的势,造他的反。毕竟他的屁股不干净,如果这个年轻人要较真起来,他这个村长怕是最终会成为牺牲品的,这一点,二根还是明白的。

    “叔,好端端的,你怎么要认亲呢?我不是叔的侄子吗?叔还要认别人干什么呢?”阿城听得出来,村长不高兴。为了讨好村长,他在村长的话一落后,抢着说话了。

    “阿城,去帮你媳妇做饭去,这里没你什么事。”林老赶阿城走,他怕是被村长鼓搅了什么,对他认下刘立海这个亲戚极为不满,当然也担心有了刘立海,他就不认阿城这个侄子呢。毕竟阿城也不是他的亲侄子,收养之恩与真正的血缘关系还是有区别的,这一点阿城心里清楚。

    阿城不想走,阮紫秋走到他身边扯起他就往厨房拉。刘立海等他们一走,板起脸孔对村长说:“二根村长,请座吧。”说着,又对林大海说:“林医生,你给村长泡杯茶,我们扯扯关于台湾一条街的事情。”

    二根没想到刘立海不仅不让他走,反而直接搬出了台湾一条街的事情。他的任务就是要搅黄这件事,而且他从阿城这里打听到林老下午要去省里,明天飞台湾的。怎么不是失火的事情,而是台湾一条街呢?

    “项目是市长亲自在负责,我这个小小的村长没有资格参与,也不清楚这个项目的规划和打造。”二根还是推脱着。

    这时林大海已经泡好茶,给二根端过来一杯,他眼里有一种饥笑,这让二根更是没底,一分钟也肯多呆。可刘立海一直看着他,林老这些年只要他二根开口,村子里修路,做公共基建,还有修理祖屋的事情,林老是要多少钱给多少钱。现在,林老既然决定认了刘立海这个亲戚,他要是一点面子都给刘立海,怕是里外都不是人。

    村长二根想到这里,还是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一脸无奈地埋头喝茶。

    “村长,我和姨父已经商量好了,下午就签订打造台湾一条街的合同,村长有什么建议和想法没有?”刘立海的语气平和下来了,而且决计不谈失火和转基因的事情,这件事既然柳柳参与了,一定不是他这个小小的村长所能决定和解决的问题。

    村长二根没想到刘立海只是在强调这件事情,只字没提失火和转基因种植的事情,不由得怔住了。关于这一点,林大海也意外了,他满以为他把事情的真相给了刘立海,他会马上质问的。毕竟毁掉证据并且嫁接于人的事情是林二根干的,这件事他脱不掉的。

    林大海的神情,刘立海的余光也看在眼里。不过他既然决定不追究这些事,今天只要村长二根配合,他还是会给二根面子和台阶下的。这些下面干实事的人,能不干尽杀绝时就尽量做到人情化一点吧。这个处理方法,他是跟着大书记学习的。所以,他才能在面对村长这么无理的态度下,保持冷静。

    果然村长一听是这件事,便抬起头看住了刘立海,林老也有些意外地看住了刘立海,打造台湾一条街是政府主导的工作,询不询问村长其实意义不大。可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问这些呢?他这个走南闯北的人,倒是对刘立海更加另眼相看着。接下来,这个年轻人要怎么做,林老越来越感兴趣了。

    “过去我们林家村的人是给了林老一些帮助,但是这些年林老早回还给了林村家,他现在回来打造台湾一条街,无非就是想帮助林家村有个更好更长远的发展。这些年村子里有点能力的男人都外出打工,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疾者,有的家庭一年见不上男人一面,当然男人也见不上女人一面,那种事总还是需要的。我们是解决了吃饭问题,可是两口子之间的实际需求问题在当下的农村是个普通通病。不怕你们见笑,现在连苕货这样的男人都有女人肯上,当然了,村子里的男人在外找姐的大有人在。所以林医生这些年是相当受妇女们欢迎,从需求上看,我还是希望村子附近有工作做,男人白天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打工,晚上回家,农忙时帮着女人干干农活,一家人有个热床头暖一暖,才叫真正的过日子嘛。所以,台湾一条街的打造,我是举双手赞成的,我也号召了村子里的人,只要项目开工,有任何需要村子出劳力的地方,我绝不含糊。这年头,在外打工的男人也苦啊,女人苦,男人苦,这种滋味,你们不在村子里生活是不了解的。”村长二根一边讲,一边摇头叹息。对于他讲的的情况,而且他表态表得这么圆润,都让刘立海意外了。

    当然更意外的还是林老,他这次回来见村子里几乎家家都住着小二层的楼房,而且一路上村村都通了水泥路,这一点他是看在心里,也甜在心里。压根没去想二根说的这一层,而且苕货,他也见过,又脏又傻不说,被人一逗,就张着口傻笑着,痰掉鼻泣稀的一个人,这样的人,在过去是没哪个女人肯跟的。现在怎么就有女人承包着呢?这一点,林老太意外了。

    刘立海准备说话时,林老先说话了,他是问林大海的,“大海,村子里的情况真如二根说的这样吗?”

    林大海点了点头,因为村里只有他一个医生,这些年妇科病多了起来,他也无师自通地学会了依治妇科病,而且医术越来越高,是深受妇女们欢迎的。对他明里暗里讨好的女人大把大把的,他只是没有那种兴趣,这些女人最值钱的地方,他经常看着,摸着,他哪里还有神秘感呢?当然了,货苕的事情,他只是听过一点点,没想到二根今天直接说出来了,看来村头的王寡妇承包货苕的传闻是真的。她这么干,无非就是请一个不要钱的劳力在家干活罢了,当然生理上的需求也是有的。没有几个正常的男人在村子里,这些男人就显得金贵了。对这一点,他作为医生是理解的,也是痛恨的。毕竟再苦也没有过去的农村苦,怎么在没有这方面的道德约束后,民风变成这样呢?这也是林大海最看起二根的一点了,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这个当村长的难道没责任吗?

    林大海在点完头后,马上说:“林老,古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的。”

    林大海的话一落,村长二根哗啦一下站了起来,指着林大海说:“林大海,你想造反吗?是不是你偷偷告密的?”

    突然而来的剧情之变,让林老和刘立海怔住了。好不容易平和下来的氛围,顿时又紧张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