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539章 掉入陷阱
    刘立海没来得及躲闪,两个人就那般地亲密接触了。不过,很快,刘立海把阮紫秋扶稳后,他的身体和她自然保持了距离。这让阮紫秋很有些伤感,可是她也不能去责怪刘立海什么。而且对于女孩家来说,男人越这样,她的信任感无来由地越是往上升着。所以对刘立海的感情是越来越说不清楚。

    刘立海继续领着阮紫秋穿过了这样的一条小道,直到绕到大道一片灯火通明去时,他才松口气。那么暧昧的路线,说实在话,他内心还是很有想法的。哪里真正能做到心静如水呢?何况还是喝过酒的时候,有一个明明喜欢自己的女子,自己也不厌恶的姑娘,真要做到没想法,难啊。所以那么多男人都向往古代,三妻四妾的岁月,想想还是艳羡古人的。

    刘立海把阮紫秋送到酒店门口后,望着她说:“紫秋,我就不再上去了,代我向姨父问好。你也早点休息,回宝岛好,快快乐乐的,好吗?”

    阮紫秋有些忧怨地看了刘立海一眼,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便一个转身,离开了刘立海。她没敢再回头,而刘立海就那么看着她进了酒店,他清楚,她一定在哭。就算是这样,他也没办法啊。他不可以睡掉她的,一如林诺,越是爱他,越不可以随随便便去睡掉这样的姑娘。无论内心有多少冲动,这种伤害做不得。

    刘立海对自己的这种理智有时候还比较服啊,真要让自己泛滥成灾地乱情一番,怕是再也没多少心思去观察官场上的人和事,去分析如何找到应对的方法了。而且每个人在每个位置上坐着,一定有其理由和道理。哪怕有的位置上坐的人是自己瞧不起的,可人家背后做的一套,未必是自己做得来的。

    阮紫秋进了电梯,刘立海这才转身离开了京江大酒店。京江大酒店因为在湖边,来这里的出租车不多,只要走到大街上才可以打到车。当他一个人漫步时,整个人便放松下来了。无论陆晓阳如何搅和,至少冷姐姐回京江的第一份合同签订了,第一个项目落户于京江了,这一点来说,他们目前还是占上风的。当然了,他们也失去了朱德江,这个损失说到底还是很大的。在京江真正可以让他们这个三人团放心而且用得惯手的人是朱德江,他现在关了手机,或者已经换掉了手机号,就足以证明他对冷鸿雁是怨恨的。在这一点上面,刘立海觉得还是他想得不过周到,才让事情变成这般复杂的。

    刘立海一路想着这些时,已经走到了大街上,伸手打了一辆车,说了家里的住址,司机便拉着他往家的方向奔去。就在他家快到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一看,是冷鸿雁的。赶紧接了手机问:“好些吗?”他不能叫姐姐,也不能称呼市长,毕竟在出租车上,他总有些顾虑的。

    冷鸿雁没想到刘立海如此这般没头没恼地问自己,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吼:“什么时候,你变得这般没礼貌?”

    天啊,又怎么了?才分开多大一会儿,怎么冷姐姐又这般无理取闹呢?可刘立海在出租车,他也不能说得太明白了,毕竟隔有耳。便说了一句:“我在出租车,等我回家后再给你电话好吗?”说完,毕竟把手机给挂掉了。

    冷鸿雁没想到刘立海就这么挂了手机,她气得把手机重重地摔在了床上。她刚刚收到一陌生号发过来的照片,这个王八蛋竟然和阮紫秋抱在一起亲啃着,她的酒意一下子醒了,满脑子全部被这张照片刺激着,至如冉冰冰如何送她回家的,然后怎么走的,她倒没去想,而是恨不得要吃了刘立海才解恨的感觉。可这个小傻子偏偏在这个瞬间挂掉了她的电话,她真的就气得不行。

    冷鸿雁真的以为刘立海很聪明地解决了他和阮紫秋的关系,而且还赢得了林老的信任,至少在下午的签字仪式上,阮紫秋和她联手打败了吴浩天,这让她不知道多解气。可万万没想到,这一切全是刘立海迷惑她的表象,他和这个姑娘这么快就如此暧昧有力地搞到了一起。他说自己在出租车不方便,说不定他们正在酒店里,而且正在热火朝天地运作着

    刘立海一定是干那个事才如此这般地强行挂电话,冷鸿雁越想越生气,越想脑补的情节越多,火气就越大。她不得不又从床上拿起手机,给刘立海拨了过去。

    刘立海正拿钥匙开门,手机又响了,他就想不看手机,也知道是谁的。因为正开门,他又挂了冷鸿雁的电话,毕竟一开门面对的是他的母亲,无论外面有多少传言,他不可能在母亲面前和冷鸿雁吵架。从冷鸿雁的吼声中,他已经判断,他和她又免不了一顿争吵。

    冷鸿雁没想到刘立海连续挂掉了她的电话,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和那个台湾姑娘在干那种事,越想真觉得这一幕正在进行着。炉火中烧的感觉啊,再一次扑向了冷鸿雁,她的恨,她的痛,潮水般地扑腾而来。

    冷鸿雁再次拿起手机,这一回,她发的是信息,那张刘立海和阮紫秋亲啃的照片下面附着一句话,立刻马上给我一个说法。

    刘立海听到了信息的声音,只是他母亲扯着他问他又喝酒了?少喝一点,要不要弄点醒酒的汤喝喝?他一边应付着母亲的话,一边想着手机的信息。可母亲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又在问他工作累不累啊,回京江适应吗?

    刘立海虽然在回应母亲的问话,脑子里想的还是冷鸿雁的电话。他想回自己的房间,可偏偏母亲不让他走,说什么好不容易回来早一点,母子俩该好好说说话。

    刘立海只得又坐下来陪母亲说话,没说上两句,手机响了,他不得不掏出来看,还是冷鸿雁的,他只得站了起来,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一边说:“妈,我要早点睡,你也早点睡觉吧。”

    “这孩子,陪妈妈说说话就这个样子。电话是不是你女朋友打来的?都老大不小的,也该有个女朋友了。”刘立海身后传来他母亲的叨唠话,可刘立海不能接,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和冷鸿雁肯定有架得吵。

    刘立海赶紧把门锁上了,按下了接听键,冷鸿雁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在干嘛?”

    “我刚刚回家,和妈妈说了一会话,所以,正准备给你打电话的。”刘立海解释着。

    “你个王八蛋,还在骗我。你什么时候才能不骗我呢?你口口声声说认那个小妖精为妹妹,我信了你,你们,你和她,竟然还是鬼混到了一起。你不接电话倒也罢了,居然还在骗我在家里,你没看到我的信息吗?你马上到我家来一趟,马上,立即。”冷鸿雁说完,把就手机给挂了。

    刘立海被骂得一头雾水,这才把信息点开看,这一看,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和阮紫秋刚发生的那一幕竟然传到了冷鸿雁的手机上,他被人跟踪了?谁?陆晓阳?可是如果他和阮紫秋之间没有这个意外,他们跟踪自己不是白费心机吗?不会阮紫秋有意用的计谋吧?

    刘立海的大脑里冒出了这么多的分析,无论是哪一种,他的感觉都不好。而且他现在必须给冷鸿雁解释,他给她打电话,这么晚,去她家不好。

    可是冷姐姐就是不接电话,刘立海没办法,只得溜出了家门,打了一辆车直奔冷鸿雁的家。

    出租车快到常委楼附近,刘立海就下了车,他还不敢让出租车直接去冷鸿雁楼下,唉,这个官当得也真他妈的窝囊。这也不能,那也不对。

    刘立海偷偷摸摸地来到了冷鸿雁家,敲门的时候,还做贼心虚地到处看着,感觉没人注意自己,才松口气。可冷鸿雁似乎有意,敲了半天门,她才下楼来开门。

    刘立海赶紧闪了进去,而冷鸿雁却不理他,径直回到了她的卧室,刘立海犹豫了一下,还是跟进了冷鸿雁的卧室,开口说:“姐,不是照片这样的,不是的。”

    “你这个王八蛋,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呢?你以为我是个小孩子啊,我会相信?你要是不是和她在一起,干嘛不接电话?现在是不是事办完了,才赶来和我解释?”冷鸿雁指着刘立海的鼻子骂着。

    “姐,我真的是在自己家里。你怎么总是不相信我呢?我和紫秋也就是在湖边散了一会步,我怎么知道有人跟踪我们呢?当时是紫秋绊了一下,我伸手去扶她,事情就是这样的。”刘立海解释着。

    可冷鸿雁不信,她甚至有些撕裂般地说:“你个王八蛋,这床你记得吗?一楼的沙发你记得吗?这里的一切你都记得吗?在这个家里,我们恩恩爱爱过,我如此全心全意待你,我也是为了你这个王八蛋才肯回京江的。我说过,你不要和女人扯不清,道不明。其他的事情,我来帮你。你一再向我保证,你不会的,你不会的。可现在呢?才几天时间,你和这个小妖精激情大发,你让我如何相信你?你说,要我如何相信才行?”冷鸿雁说着,说着,竟然捂住了脸,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哭了起来。

    刘立海又气又心酸,见冷鸿雁这样,便蹲下身子去拉冷鸿雁,可是她却越哭越伤心,刘立海没办法,只得把冷鸿雁从地上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