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542章 冷姐姐的误解升级
    刘立海怎么设计,就是没想到冉冰冰会回复这样的一条信息。她这是引诱吗?还是调戏他?不知道哪一种,他都想去会会这个女人。

    刘立海给冉冰冰回了一条信息:男未娶,女未嫁,有什么敢与不敢的呢?晚上你宿舍见。

    刘立海看着这条信息发送成功后,有一种自己也说不清楚的东西升腾着,但不管怎么说,他必须朝前走。

    刘立海正准备整理文件,手机却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阮紫秋的,便问:“紫秋,姨父和你昨晚休息得如何?”

    “姨父挺开心的。我呢,挺遗憾的。”阮紫秋在手机另一端笑了起来。

    刘立海知道阮紫秋说的憾事是什么,这种时候,他也不能接话,于是又问了一句:“几点的飞机?”他知道,林老和阮紫秋今天要离开京江,不过他没打算送他们。牛少安会安排好这一切,对于这一点,他现在是信任牛少安的。再说了,他和冷鸿雁这个样子,他少再添乱为好。

    “你不打算来送送我们吗?姨父还等着你呢。”阮紫秋没说几点的飞机,突然这么说的。

    “紫秋,我等会给姨父打电话,我这边事多,走不开。想必他老人家不会怪的我的,路上多保重,好好照顾姨父。”刘立海叮嘱着,显然是想挂电话。

    可阮紫秋不给刘立海挂电话的机会,说:“这也是你的工作吧?”

    “紫秋,我这边真的还有别的事情,走不开。我会向姨父解释的,你回台湾后,好好工作哟,下次我希望去台湾看你。”刘立海尽力地让自己轻松地笑着,可是阮紫秋还是无比地失落。她以为可以看到这位哥哥,至少由他送她和姨父去机场的,结果,他却说有事。说来说去,他还是怕和她在一起,还是在有意回避于她。

    “那你忙吧。”阮紫秋说完便挂掉了电话,内心却说不出来的郁闷和压抑。

    刘立海挂断电话后,给林老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中除了感激外,说自己工作太忙,抱歉不能去送林老,让他多保重。林老倒是没见外,让刘立海好好工作,有牛少安送他们就行的。再说了,项目落户在京江,以后见面的机会有的是。

    只要林老能够理解,刘立海就觉得心慰。而且他不出现,林老大约也觉得是个好事情。本来认个亲戚也是权宜之事,为了让阮紫秋死心的。现在他和阮紫秋的暧昧照片在冷鸿雁手机上,没传到林老哪里,应该算是传播者手下留情吧。不过从这一点分析,传播者只是针对他,没想把面扩大。

    刘立海把林老和阮紫秋的事情安顿好后,也算是善始善终了一件事。满以为这个事就这么放下了,结果他和林老的通话一结束,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刘立海说了一声请进后,门被推开了,没想到进来的人是冉冰冰,这倒让他意外了。

    “是你?”刘立海脱口问。

    “你以为是谁呢?”冉冰冰甜甜地笑着,她这么一笑,真像孙小木啊。刘立海有些走神,这样的一个姑娘,他怎么也无法把她和发生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冉秘书有事吗?”刘立海尴尬地笑着问。

    “有啊。”冉冰冰仿佛和刘立海之间没有任何约定一样,很公事公办地接了一句。

    “说吧。”刘立海尽力让自己别再走神,不要送走了阮紫秋,又来一个冉冰冰,如果这样,他可就真的别指望做事情,精力全用在女人身上了。

    冉冰冰大约没想到刘立海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望着他说:“市长让你和她一起去送林老。”说完,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不过这个笑容很快隐掉了,她越这样,刘立海越是感觉到,他真有必要好好会会冉冰冰。

    “好的,我这就去。”刘立海笑了一下,冉冰冰一听,便转身要出去,刘立海却在她身后说:“晚上见。”冉冰冰没回头,但是她明显身体挺直了一下,看来刘立海感觉到的问题是存在的。

    等冉冰冰走后,刘立海这才慢腾腾地往冷鸿雁办公室走。他有刻意要和冉冰冰拉开距离,当然也有是有意让这个女人对他神秘一些,如果让她猜到他的所有行为,这个游戏就不好玩了。

    刘立海到冷鸿雁门口时,伸手敲了敲门,其实门没关上,刘立海也听到冉冰冰和冷鸿雁在里面说话,只是他的冷姐姐现在阴晴不定,再说了,他当时没敲门时被冷姐姐整过一次,现在肯定不敢再不敲门了。

    “进来。”冷鸿雁在里面说。刘立海这才推门进去,冉冰冰便说:“市长,我先下去等您。”

    “去吧。让小武把车开到楼下来。”冷鸿雁说着挥手让冉冰冰离开。

    刘立海站在一旁没说话,但是余光在留意冉冰冰,不过这个女人当他是空气一样,居然没看他,这让他很有些不舒服。可是当着冷鸿雁的面,他也不能表示出来。

    等冉冰冰一走,刘立海赶紧说:“市长,找我有事吗?”

    “你说呢?”冷鸿雁反问了一句。

    “对了,市长。林诺今天来上班,估计很快就到了。”刘立海赶紧把林诺的事情汇报给冷鸿雁了,如果林诺来了,他又没事先汇报,怕是这个姐姐又是不舒服吧。

    “你这心记挂的人好多啊。”冷鸿雁冷冷地接口着。

    刘立海赶紧把头埋了下来,没想到冷鸿雁又问:“今天是你生日?”

    这话什么意思呢?刘立海一惊。难道冉冰冰在耍他,还是冷鸿雁在试探他?

    “对。今天是我的农历生日。晚上我约了冉秘书吃晚饭。”刘立海大大方方承认着,无论冉冰冰想干什么,他现在还是承认一下吧。

    “哼,小日子不错嘛。送走了台湾妹,又来一个填空的,不错,不错。”冷鸿雁冷笑起来。

    “姐,”刘立海叫了一句。

    “请叫我市长。”冷鸿雁一点情面不给刘立海的样子。

    “好。冷市长,叫我来做什么?”刘立海忍着性子问,他现在没办法和冷鸿雁解释。

    “我们一起去送送林老,这是礼节问题,不是吗?”冷鸿雁反问着。

    “好的。”刘立海应了一句,别的话,他不想多说了。

    冷鸿雁有些无趣,她本来就窝着火。而冉冰冰似乎是无意说晚上要给刘立海庆生,这让她更加地不舒服,没想到这个小王八蛋一分钟也不肯闲着。送走了阮紫秋,还没喘气就想打冉冰冰的主意。虽然这是她授意的,但是这也太急了些吧?

    冷鸿雁没再说什么,起身准备走。刘立海便跟在她身后,一前一后地往电梯口走。

    两个人上了电梯,偏偏电梯里没人,刘立海暗暗叫苦,两个人呆在这么小的空间里,说话吧,他现在说什么都不对,不说话吧,好尴尬啊。

    果然进了电梯后,刘立海无端地生出了很多的尴尬,可冷姐姐偏偏就是有意要让他尴尬一样,不仅不说话,还直视着他的眼睛,让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电梯里的空气越来越压抑,刘立海抗不住了,只得说:“市长,我怀疑冉冰冰有问题,所以才约的她。”

    “下班时间你约谁,不约谁,好象与我没关系,不用向我请示。”冷鸿雁的语气很冷淡,至少在刘立海看来,她没打算原谅他,或者她内心的伤,他理解不了。

    好在电梯到了一楼,刘立海不用再多解释什么,随着冷鸿雁的步子一起出了电梯。一出大厅,小伍已经把车停在了大厅门口,副座坐着冉冰冰,刘立海不得不和冷鸿雁一起坐在了后座,这让他又是一阵不舒服,可是冉冰冰在车上,他只得忍着,而且装成他和冷鸿雁之间没有间隙的样子。

    冷鸿雁在车上倒是没为难刘立海,只是吩咐小武开车,车子一路开到了京江大酒店,正好牛少安送林老和阮紫秋的车准备开动,阮紫秋一见刘立海来了,惊喜地从拉开了车门,不顾冷鸿雁在场,扑向了刘立海。

    完了,刘立海在内心暗暗叫苦。他的冷姐姐是有意让他来的,她在试探他和阮紫秋到底是什么关系。可是阮紫秋哪里明白这一点,竟在众多人的目光,热情扬溢地直奔他而来。

    冷鸿雁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一样,她走向了林老,林老没想到冷鸿雁会亲自来送他,不由得感谢地说:“美女市长太客气了,安排了专车送我们去机场就行了,没必要专程送我们的。”

    “林老,路上多保重。”冷鸿雁伸手同林老握着,可眼睛的余光却在关注刘立海和阮紫秋,阮紫秋已经扑到了刘立海跟前,笑得如同盛开的夏花般灿烂夺目,而且这样的笑容,这样的喜悦是发自内心的。这一点,不是妹妹对哥哥的。所以,刘立海在骗她,所以昨晚的照片不是意外,是他们的情投意合。

    冷鸿雁的心突然被人捅了一刀一般,好痛啊。昨天是怀疑的痛,今天是证实的痛,无论哪种痛,对于她来说,滋味如同黄莲一般,她明明知道不可能这样,可是她忍不住。这比她知道刘立海和冉冰冰晚上有约要苦得多,冉冰冰不是阮紫秋,她可以装作无意透露出刘立海在约自己,就足以证明她是在挖坑,对于一个挖坑的女人而言,冷鸿雁一点也不担心情感的交缠和升华。而且刘立海对这种喜欢挖坑的女人有能力应对,这一点,冷鸿雁相信这个小王八蛋。

    可是,阮紫秋这样的姑娘,对冷鸿雁的威协来得那么真实和具体,让她防不胜防,痛不欲生。怎么是这样的呢?冷鸿雁自己都迷糊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