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暴涨
    方继藩笑吟吟的样子,看着弘治皇帝,诚恳的道:“陛下责怪儿臣,儿臣惶恐,儿臣毕竟还是孩……不,毕竟身子不好,偶尔做事,有所疏忽,也是在所难免,恳请陛下恕罪。可话说回来,陛下如此责怪儿臣,儿臣惶恐过后,反而觉得心里踏实,暖呵呵的,陛下神鬼莫测,腹内潜藏乾坤宇宙,臣子们,哪里揣测的了圣意,陛下这般耿直,这就说明,陛下对儿臣,毫无避讳,只有至亲之人,方才如此的啊,陛下视儿臣为子侄,儿臣肝脑涂地,也难报万一。”

    弘治皇帝:“……”

    原本一肚子的气,看到了朱厚照,更是火上浇油。

    可方继藩这么一说,哪怕是有天大的怨恨,还能说点啥?

    弘治皇帝只好道:“漠北深处,还没有来消息,朕心里担忧哪。”

    “陛下担忧军国大事,这是理所应当,儿臣和太子殿下,也很担忧,可是担忧,也没有办法,所以儿臣还是希望陛下万万不可为之忧愁,陛下请相信王守仁,王守仁下马能传播圣学,上马,能驱逐鞑虏,众弟子之中,儿臣最看好的就是他,将来传承儿臣衣钵者,也非此人不可。”

    弘治皇帝努力想了想,是吗?这话好像何时听说过,只是从前,说的是王守仁?

    当然,这只是细节,没有人会过于在意。

    弘治皇帝见方继藩情感真挚,倒是不像是作伪。

    弘治皇帝自然也就不好再抱怨什么了,却是瞪了朱厚照一眼:“你是太子,做点正经事吧。”

    朱厚照大叫道:“儿臣做的就是再正经不过的事啊,父皇自己又不懂,偏要……”

    方继藩咳嗽:“诶呀,陛下,今日天气真好,陛下也不能总是闷在殿中,在外头走一走,岂不是好?”

    弘治皇帝意动,他看了方继藩一眼:“朕听说,证券交易所热闹非凡,一直想去看看,现在无事,去走走也好。”

    弘治皇帝是真的闲的没事干了。

    钱没了,干不动啊。

    方继藩倒是有些害怕,刺激到了弘治皇帝。

    因而,尴尬的道:“陛下……”

    弘治皇帝一挥手:“去看看吧,朕想看看,这么个玩意,怎么就让朕亏掉了内帑。”

    弘治皇帝说走就走。

    换了便服,知会御马监准备,上百个禁卫,明里暗里的保护。

    这皇帝出宫,极少见于正史,总让人误以为,皇帝总是在这皇宫的小小洞天里,可事实上,应当算是普遍现象。

    哪怕是弘治皇帝,孝宗实录里,也有关于他好夜游的记载,大晚上带着人,出去瞎转悠,经常带着朱厚照,父子二人,出宫之后,便是官署,害怕被官署和部堂里值夜的人察觉,吓的不敢出声。

    方继藩也没什么可说的。

    到了正午,车马至证券交易所,这儿……果然是热闹非凡。

    幸福集团已经暴跌了一个多月,基本上想死的人也差不多死的齐齐整整了。

    剩下还想坚强活着的,有了这一个多月的心理调整,又坚强的站了起来。

    韭菜之所以成为韭菜,并不只是因为它们好割,而是它们坚韧不拔,犹如大漠中的野草,如何蹂躏,总能舒展腰肢,含笑着,迎接下一次的镰刀。

    这证券大厅,几乎堪比宫殿,占地极大,据说动用了钢筋浇泥之法,因而,看上去极坚固。

    每到清早,这里就来满了人。

    这时代股票的挂牌和涨跌,想要实时得到最新的讯息,就只能亲自来这里。

    于是乎,除了这里员工,每日,都有大量的人来。

    许多人甚至还带着小簿子,拿着炭笔,每一个人的簿子里,都密密麻麻的记录着数不清的数字。

    这都是各个股票每日涨跌的情况。

    近来或多或少,也上了一些新股。

    不过市场上最火热的时候已经过去,因为有了幸福集团的前车之鉴,许多人变得谨慎了许多。

    无数人各自坐在椅上,为了方便他们,证券大厅里,有专门的茶楼,不但有茶水,还有点心,一旦有什么消息来,顿时举厅哗然。

    在大厅里,挂着十数个牌子。

    弘治皇帝步进来的时候,心里居然感慨完毕,就这么个玩意,居然牵涉到的,是数以亿计的白银涨跌,这……实是可怕的事啊。

    可见,这投机取巧,于国于家,并非是什么好事。

    弘治皇帝心里这样思量着。

    他板着脸,方继藩在前,引着弘治皇帝到了一旁的茶馆,寻了空位坐下,立即有人斟茶来。

    身边嗡嗡的响,都是人们在彼此交头接耳。

    “这事我只和你一人说,棉花要涨了,等着瞧吧,非要大涨不可,你别看那‘江南棉业’没动静,可是……”

    “四洋商行今日微跌,我将话放在这里,这是技术性调整,不要怕,继续收,五两银子之内,必赚。”

    “……”

    弘治皇帝听着很刺耳,满腹心事的喝着茶。

    方继藩这时候,不敢搭话,怕刺激到了弘治皇帝,于是便在一旁露出深沉的样子。

    突然,有人大呼:“不得了啦,不得了啦,哈哈哈哈……不得了啦,幸福集团暴涨,最新的利好消息,涨了,涨了,挂拉红牌子……不得了啦……”

    听到这话,弘治皇帝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双目突的有神,眼里放光,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绷直了。

    他豁然而起,口里喷出来的,仿佛不是气,而是火焰。

    却见一个儒衫纶巾的读书人,手舞足蹈,放声狂呼。

    很快,这个儒生被几个交易大厅里的护卫架了出去。

    其余人纷纷道:“又是这个刘书生,已经疯了,家里人也不将他送去西山精神研究所,现在成日跑来这里,天天说幸福集团涨了,哎……怪可怜的,听说他将自己的宅邸抵押,买了几千股……谁晓得……”

    “不是说禁止他入内吗,怎么还能进来。”

    “天知道。”

    弘治皇帝面上的激动……渐渐的……消失……

    他默默的坐下。

    方继藩朝他尴尬的笑了笑。

    弘治皇帝手指,拍打着桌子。却突然有一个商贾,凑了上来,看弘治皇帝年长,压低声音道:“第一次来吧?”

    弘治皇帝点头。

    这商贾激动的道:“买了股没有。”

    弘治皇帝又点头。

    商贾便神神秘秘的道:“我给你荐一个股,幸福集团,这幸福集团,利空出尽啦,已到了历史性的地位,跌无可跌,这时候不抄底,更待何时?我跟你讲,今日不买,明日,想买都买不着了,老哥,我看你印堂饱满,必是有福之人,听我一句良缘相劝,这幸福集团,不买,要吃大亏的,这是和万千的财富,失之交臂,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弘治皇帝:“……”

    商贾左右看看,好像提防着什么:“这样吧,你我也是有缘,我这里呢,有三千股幸福集团,我便宜卖给你,三钱银子你要不要?老哥……”

    弘治皇帝看着他。

    他看着弘治皇帝。

    四目相对。

    似乎碰撞出了火花。

    弘治皇帝道:“这样吧,既然有缘,我这里有一千二百万股,三钱银子,你要多少。”

    商贾:“……”

    他努力的盯着弘治皇帝,然后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奇耻大辱,便冷笑道:“不买就不买,何苦戏弄我,哼,我王长长脾气好,懒得和你计较。”

    说着,离座,走时,还不忘朝弘治皇帝啐了一口:“脑残!”

    弘治皇帝脸一抽抽,怒了。

    偏偏他是微服,却偏偏不好发作。

    啪……

    坐在一旁的方继藩拍案而起,怒斥道:“狗东西,站住!”

    那自称王长长的商贾回头,一头雾水。

    方继藩咬牙切齿:“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敢骂我,狗东西,瞎了你的眼睛,骂到我头上,今日你打断你的狗腿,我这脑疾,便算是白得了!”

    王长长目瞪口呆。

    方继藩却已上前,抬手就是给他一巴掌。

    王长长哎哟一声,在地上翻滚,大叫道:“不得了,不得了,打死了人,打死人了。”

    说着,便要大哭。

    朱厚照看热闹不嫌事大:“我虽没有脑疾,可你这狗东西,竟是歧视脑残,是可忍孰不可忍,来来来,老方,你别拦我,我打死他。”

    王长长吓的面如土色。

    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哪。

    却在此时,竟是传来了铜锣声。

    “最新消息,最新消息……大捷……大捷……”

    一下子,喧哗的证券大厅顿时安静下来。

    鸦雀无声。

    一般敲铜锣,且有穿着红衣的人报讯,这都属于证券大厅的官方消息,是绝对可靠的。

    那铜锣又敲打起来:“大捷,漠北大捷,漠北大捷!”

    人们屏住了呼吸。

    那叫王长长的商贾,在地上,居然也不哭了。

    他猛地,翻身起来,瞳孔收缩,口里喃喃着,念念有词。

    “幸福集团突击漠北,击溃罗斯人,大胜!”

    胜了……胜了……

    绝大多数人,依旧还在沉默。

    许多人,还是不敢置信。

    ……………………

    第二章送到,求一点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