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逆天神医 > 2775.第二千七百七十五章 又疯了!


  毕云涛的话音才刚落,便听见张清河嗤然笑道:“你是想让我帮你解决外面追杀你的那人吧!”

  “正是!”

  毕云涛没有否认,干脆利落道:“前辈若能出手相助,晚辈感激不尽,定会想办法将前辈从此地救出去!”

  “就凭你,也能将我从此地救出去?”

  张清河根本不相信毕云涛能救他出去,毕云涛也是面色发窘。

  凭借张清河的实力,亦是无法挣脱此地冰链,恐怕等自己有能力救他出去时,不知是何年何月?

  张清河冷冷道:“昔日那燃灯前来求助我,乃是因为我与他有旧。”

  “可你,我与你毫无交集,又凭什么要为你出手?”

  张清河摆了摆手道:“自行离去吧!若人人都如你这般,一遇到危险就跑我这里来寻求我出手,我还怎得安生?”

  毕云涛闻言,心头有些失望,他向张清河拱了拱手,旋即往山谷谷口位置走去。

  他并未离开谷口,而是就在谷口处坐了下来。

  毕云涛知道三生大帝此刻定然在雪林中等着自己,一旦自己出去,便只有死路一条!

  毕云涛盘膝坐在一块冰石上,体内那股命道咒杀之力在身体中不断纠缠。

  “先解决了体内这东西,然后再想办法脱身。”

  毕云涛开始研究体内的命道之血,此刻命道之血在体内已经融入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毕云涛有种被人扼住喉咙的感觉,可当他意念沉入体内时,却什么也没探查到。

  这不由得让他慌了神,将壬水仙泉与乙木精华都拿出来试了一遍。

  这两种平日里无往不利的五行至宝,竟然对他的伤势没有丝毫的效果!

  毕云涛的面容逐渐变得愈发的憔悴,眼窝深陷,皮肤干瘪,目光也失去了昔日光泽。

  但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毕云涛的境界,竟然也隐隐有掉落的迹象了!

  毕云涛咬紧牙关,运转红尘仙力竭力抵抗,但终究还是无法制止体内那股衰亡之势。

  他体内的境界,由之前的大乘之下的巅峰,跌落到打下第三根世界之柱时的彼岸大帝层次。

  “竟然……真的跌落了!”

  毕云涛万分不甘,他望着前方茫茫雪原,心头有些茫然。

  难道自己就要葬身此地?到时候白灵怎么办?许青怎么办?还有大蛮、叶师姐、还有人族!

  “不!我不能死在这里!三生不死,我就更不能死!”

  毕云涛咬紧牙关,继续运转体内红尘仙力抵抗体内的命道之血。

  坐在冰谷内的张清河见到毕云涛此时状态,脸上浮现出一抹轻笑,提醒道:“你体内这道伤势,有一丝宿命咒杀的影子。”

  “要想破开倒也不难,要么杀了下咒之人,要么就让修为超过他,自然能冲破咒杀之力。”

  毕云涛闻言,身躯微微一颤。

  他本欲开口向张清河求救,但张清河并未说出第三种可能,肯定是不愿意帮忙的。

  毕云涛预料得不错,张清河有能力解决毕云涛体内的命道之血,但他根本没有打算管这摊子闲事儿。

  一日过去,毕云涛体内的咒杀之力已经占据上风!

  他的境界,竟然被压迫到彼岸王者级别!

  毕云涛形容枯槁,坐在风雪中摇摇欲坠,他能感觉到自己一旦跌破彼岸境界,命道之血一定会轻而易举的取了自己的性命!

  “不!我不能再被削减实力了!若再等下去,我将再无翻身可能!”

  谷口处,毕云涛咬紧牙关,手指在手腕处使劲一划,刹那间鲜血从伤口处不断狂飙。

  鲜红滚烫的血液顺着关口往山下流淌,在雪白的地面上异常醒目。

  张清河见到毕云涛的举动,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失笑道:“咒杀之道,深入灵魂,莫说你放干了自己的血,就算是你抛弃这具肉身也无济于事。”

  毕云涛皱了皱眉头,但他依旧没有停止放血,因为他已经无计可施。

  大概半个小时后,毕云涛面色苍白如雪,体内的血液几乎被他全部放掉!

  他已经感觉到身体开始坏死,若不是因为他是修行者,此刻恐怕早已毙命。

  但即便如此,他体内的咒杀之力,依旧没有消减半分!

  “难道……要把精血也放了?”

  毕云涛咬紧牙关,精血对于修士来说是本源,一旦消耗过多,轻者境界跌落,重则当场化为枯骨。

  可现在,他体内的咒杀之力没有丝毫减少,再持续下去,再要不了一天时间自己就得身消道陨。

  念及于此,毕云涛狠下心来,当真开始逼迫一滴滴金色的精血往体外流淌出去。

  当然,精血珍贵,毕云涛也不会任其自然流逝,而是拿着一枚玉瓶接着。

  大概放了三枚玉瓶的精血后,毕云涛的面容已经十分苍老,一头墨发也开始泛起白丝,双鬓更是如同白雪。

  最为主要的是,毕云涛的境界隐隐有加速跌落的迹象!

  “不行……这个办法根本行不通,我体内的咒杀之力,根本没有减少丝毫!”

  毕云涛心乱如麻,又重新将这三瓶精血慢慢纳入体内。

  谷口内的张清河早有预料,他似乎是看得无趣了,目光从毕云涛身上挪开,下意识的望着毕云涛所坐山石下的鲜血。

  那诡异的猩红,就像是烙铁,更像是一双无形的血手,在不经意间揭开张清河脑海深处某个禁忌。

  “儿子?”

  张清河的身躯微微一颤,开始缓缓站了起来,缠绕在他身上的诸多冰链哗哗作响。

  此刻毕云涛因为失血过多,意识昏昏沉沉,哪里能注意到冰谷内的异变?

  他迷迷糊糊的收纳精血入体内,正在他刚刚将最后一瓶精血纳入体内时,忽然听到耳畔就像是雷霆在炸响。

  “儿子!我的儿子! !”

  轰轰轰!

  冰谷内传出惊天动地的巨响,毕云涛回头一望,发现张清河竟然又癫狂了!

  他捶胸顿足,口中鲜血狂飙,同时双手也在天地间疯狂乱舞,一道道璀璨的神图之光照耀天地。

  “不好!张前辈又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