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我是袁术 > 第七百一十四章 甩锅
    身在金陵的曹操可不知道袁术因为自己留下的那一堆烂摊子都快疯了,若是知道他估计还会乐半天。总算也能让家底厚实的袁术了解一下他们这些“贫民”的痛了。

    乱世之中,发展与战争本就是不可调节的一种矛盾,尤其是在这个群雄并起的大争之世,各路诸侯都是死命压榨着麾下的百姓。只要不饿死,能征多少粮食就征多少,能招多少士卒就招多少。特别是在战事将起之时,手中有三万士卒一年的粮食都敢招十万。什么后果也不管,等到后面粮食不够用了再想办法,程昱提出的食人肉就是这么来的。

    绝大部分诸侯麾下的百姓都是仅能苟活的状态,哪有像袁术这样在乱世里一边打仗一边还将麾下治理的如盛世一般的?

    一边是竭泽而渔,一边是飞速发展,这么僵持下去,袁术不赢才怪。袁术急于求战是为了减少汉人的内耗,而曹操等人同样急于决战是因为他们耗不起,只有一战将袁术彻底击溃,打的袁术伤筋动骨,他们才有回旋的余地。若只是小规模战斗,就是袁术一直败,只要稳住局面曹操也撑不了多久,拖都被拖死了。

    曹操此时被袁术禁于金陵城中可是一直没有闲着。金陵城内除了一些禁地他没法去外,其他地方都逛了个遍。了解的越多,他越发的感受到袁术的恐怖,自己输得不冤,同时心中越发的激起了好胜之心。

    一刻没有闲着,他每天不断地在金陵城中四处“学习”着。袁术的发展模式对于他来说是一种颠覆概念的新东西,着实令他心向往之。而荀彧和程昱等人更是如此,整天死皮赖脸的泡在政务厅内,缠着张昭张纮等人。

    “子布,为什么这...”拿着一沓已经被批阅过得奏本,荀彧一改平日里的儒雅姿态,口中不住地问道。

    面对荀彧的不断请教,张昭只觉得头痛无比。若是一般人,就连程昱之流他还能轻易对付,可面对荀彧这个内政能力几乎点满,比他还要更甚一筹的怪物,张昭真是觉得无可奈何。

    一开始还好,荀彧刚刚了解到这一切,问出的许多问题他还能轻易地回答。可随着荀彧的不断成长,特别是在金陵书院的藏书阁内看了不少关于政务的书籍后,问的问题就愈发的刁钻了,甚至连他都有些招架不住。

    “文若,你等我处理完这些政务再说好吗?我这才刚开始。”张昭看着荀彧手中那厚厚的一沓奏本,微叹了口气道。看来今晚又别想睡了。

    “好,这些东西我先放在这,你要是有空先看看,等你下班了我来找你。”荀彧仿佛就等着张昭说这句话,直接撂下了手中的奏本,转身就离开前往金陵书院的方向去了。

    看着转瞬间空荡荡的大厅,张昭只觉得一阵寒风吹过,整个人都石化了。

    “唉,主公什么时候能把这群人给送走啊!再这么熬下去,谁受得了啊!”张昭轻叹了口气,略带苦涩道。

    曹操和荀彧等人的这般做法也是袁术默许的,毕竟这些东西不算什么机密,不少世家都了解了不少。尤其是陆家、蒯家和江东荀家等,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这种以顶尖谋士多而出名的世家来说完全就是一层窗户纸,以前只不过是想不到,被袁术戳破后,他们很快就摸透的差不多了。

    将来曹操等人都是袁术对外的马前卒,袁术自然希望他们越强大越好,因为本身曹操对于袁术来说已经基本不存在什么威胁。所以除了一些压箱底的本事,其他袁术都基本对曹操等人敞开,甚至让张昭等人帮助他们。否则以张昭那对人爱答不理的性格怎么可能帮忙?

    “知足吧,你只需要面对一个,我们可都是好几个人并肩上。”待到荀彧离开,一直躲在后面不敢出来的张纮这才走出来,叹了口气道。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得把他们甩出去。”张昭说道。

    “元皓在青州呢,你想甩给谁?”

    “子敬怎么样?”

    “他一个人处理益州那么复杂的情况已经忙得昼夜不分了,你想累死他啊!”张纮无语道。鲁肃是个老实人,所有人都清楚,所以一般的脏活累活都被他们甩给鲁肃。

    就如益州一样,这个地方完全是个深不见底的坑。从之前北上凉州到现在的西南诸国,在算上之后即将面对的百乘王朝和贵霜,这个地方一直是个纷争之地,根本消停不下来。作为益州刺史,鲁肃基本上这十多年是别想轻松了。

    “也是,要是把子敬给累坏了,陛下估计就要拿你我去顶缸了。益州那个无底洞还是交给自己担着吧。”张昭点头道。

    “你觉得孔明那边怎么样?”张纮忽的道。

    张昭眼前一亮:“对啊!这小子年轻,经得起折腾。而且西南诸国和南蛮形势复杂,让荀彧他们在我们这里上理论课有什么意思?不如让他们去实践一下,反正那么多的小国,任他们折腾,顺道还帮我们干了活,不错不错。”

    想到这么做的诸多好处,张昭愈来愈兴奋,忽的看到张纮那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挑了挑眉道:“子纲,还是你肚子里坏水多,这是你早就想好了的吧。”

    “怎么可能,你想多了。”张纮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事你和陛下去说?”

    “还是你去吧,我这两天偶感风寒,身体不适,先去休息了。”张纮轻轻的咳嗽了两声,随后不待张昭反应过来,直接起身离开。

    待到张昭回过神来,张纮已经消失在了门口,其最后的声音遥遥传来:“这几日的政务你帮我处理一下,另外,程昱他们就交给你。”

    “好的,什么?”张昭条件反射的答应了后,忽的反应过来急声道。

    其话音刚落,门口的另一侧忽的传来一阵脚步声,程昱等人出现在了门口,手中各拿着一沓奏本,面色含笑的说道:“子布兄,辛苦了。子纲兄之前说了让我们来找您。”

    张昭面色一阵铁青的看着面前的众人,咬牙似的喃喃自语道:“张子纲,你连我都坑,给我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