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木叶之怪人千面 > 256公开的情报
    256公开的情报

    “你也死了吗?”朦朦胧胧睁开眼睛的佐吉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美女而是一个糙汉这本就让人十分糟心了,说出来的话更是颇有立flag的倾向,如果换做脾气不好的家伙恐怕已经直接将他丢到一边,自生自灭了。只是佐吉的伤势是自己造成的,才藏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加大了查克拉输出的力度。

    随着短暂的当机,汹涌的痛感袭来,让佐吉龇牙咧嘴了一番,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没死。人一旦获得了希望,能够产生的能量就不可小觑,就像现在佐吉既然有了希望,他不但身体活络了起来,就连思维都急速的转了起来。

    才藏将自己救下了?为什么视野之内依然只有小南一个敌人?刚刚偷袭自己的家伙哪里去了呢?偷袭自己的家伙用的螺旋丸吧?现场貌似能够使用螺旋丸的就只有才藏一个了,也就是说偷袭自己的就是才藏了?如果答案只有一个,那么无论这个答案多么离谱,它都是最后的解。佐吉没有因为自己得到如此惊人的答案而暴怒不已,成年人不但需要知道答案是什么,更需要知道答案为什么是这个,也需要控制自己的脾气。

    现在的场面很诡异,才藏明显是要救自己,所以就算那一击窝心脚是他踹的,他一定也不是诚心的,恐怕少不了小南捣的鬼……

    “刚刚的螺旋丸是你?”这个问题让才藏怎么回答?他现在还盯着小南呢,只得默默的点了点头。

    “所以,是中了对手的幻术?”同样的回答,这下佐吉算是弄明白了前因后果。附近能够前来支援的就只有才藏了,恐怕也是大意了,结果着了小南的道。现在小南与才藏的对峙,在佐吉看来只是猫戏老鼠的游戏罢了,不过自信过头的忍者往往容易翻车,“你们准备怎么办,就这样对峙吗?”

    老实说佐吉的恢复速度惊人,才藏总是想要多争取一些时间,不过查克拉的量是有限的,佐吉每恢复一分,自己在短时间内的战斗力就会削弱一分,此消彼长,其实对于整体战力的帮助并不大,不过已经是才藏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了。

    “我只是给你时间考虑一下,不过结果不会有什么不同,要么是自己投降……要么是被我削断四肢,然后带走而已。”半空中的小南倒是老神在在,毕竟她的任务只是接应干柿鬼鲛而已,根据绝的情报,干柿鬼鲛很快就会在这个方向登录。全盛状态的佐吉他都无惧,更别提两个半死不活的家伙了。

    “嘶,”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一把推开了才藏,佐吉摇了摇头,“没看出来吗?这家伙根本就不在乎,你的小动作她早就发现了,只是懒得管而已……这样下去我们一个都跑不掉,带着我只是你的累赘……”

    这种可能性才藏怎么可能猜不到,只是不愿意面对现实罢了。

    “时间虽然站在我们这边,但是现在这种局面,量变引不起质变……”这时候佐吉已经勉强能够站立,浑身上下疼的不行,肋骨多处骨折,内脏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伤害,全身肌肉损伤更是惊人,反倒是两只手腕的伤害不大,起码不影响结印。恐怕是科学忍具的功劳,方助用的材料极其坚固,它抵消了螺旋丸的第一波冲击。既然能够结印那就有翻盘的机会,自己需要把纪之介召唤过来,如果让纪之介和才藏配合,起码能够拖延一些时间,浅草寺是自己的据点,服部氏不可能不安排人手,待会就是围攻小南的节奏了。才藏不清楚自己的后手,才不计成本的输出查克拉,但是佐吉知道,这么下去没有用……自己就算爆发全力,也只是逃跑的命运,还不如让才藏留着查克拉跟小南殊死一搏呢。

    但是事实永远比佐吉想的要艰难,才藏这么理智的人,在刚刚没有办法思考更远的事情是有原因的。因为他看到的只是绝望而已,面对佐吉这种垂死的乐观,才藏也是摇了摇头:“时间站在她那一边……看她的打扮应该是那个晓组织的人吧……”

    “没错……”

    “干柿鬼鲛正在赶来的路上……”

    “怎么会……”晓组织的人是准备在这里开party吗?没事往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跑干嘛?不过转念一想,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才藏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信息,难道是被小南忽悠了,但是看着小南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在听到才藏提供的这个情报,甚至有一种舒了一口气的表现,显然虽然对方不能确定干柿鬼鲛什么时候来,但是来的事实是确定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一种感觉,现在问题就是情报的准确性,“为什么你会知道干柿鬼鲛的事情……”

    “还记得我的手下吗?”不用佐吉回答,这只是才藏描述事件的一个背景而已,“他已经回来了……”

    “他?”佐吉瞬间双目圆瞪,他反应了过来,所谓的他而不是他们,说的就是……剩下的人已经被做掉了吧,谁出手的不言而喻,“这就是干柿鬼鲛的情报来源?”

    “没错,他很快会从水之国追过来……起码他在撤退的时候,看到的是这幅情况……”

    “为什么?”一时间佐吉的脑袋里充满了问号,为什么干柿鬼鲛会出现在水之国。那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晓?对了!是矢仓身体里的……三尾吧!佐吉被已知的剧情所误导,总是觉得三尾是在野外被捕获的,但是事实上现在这个时空,三尾还在矢仓的身体里,因为第一次捕获失败,才有了第二次迪达拉与那个谁的出手……干柿鬼鲛潜入水之国,为的也就是这个吧,但是跟他组队的难道不应该是宇智波鼬吗?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了小南……不对,不对,这个剧情完全混乱了起来,身为一个穿越者,佐吉头一次发现自己似乎失去了最为重要的优势……在之前的人生里,就算再艰苦的条件,他都能看清前路,选择最有利于自己的道路来行走,不管是荆棘满地还是泥泞异常,他总不用担心走错。但是今天不一样,如果今天做出了错误的选择,那么他的这一生真的就完了。

    刚刚近在咫尺的螺旋丸或许也能带走自己的生命,但是短暂的空档并不足以让自己感受到绝望。而现在的情况不同,小南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他给了佐吉充分的时间去品味绝望。越是知晓的越多,感受到的绝望就越充分。

    小南确实不用着急,从才藏的口中得知干柿鬼鲛的情报可以算的上是意外之喜,现在只需要静静等待就足够了。这两只老鼠,如果不跑还则罢了,如果想跑,自己再出手。三成的查克拉经不起折腾,能省一点是一点。

    “怎么了?”不知道佐吉出现了什么意外的情况,总之在听到干柿鬼鲛的名字之后,他的脑袋似乎非常混乱。难道是他遇到过干柿鬼鲛?这种情绪放在现代就叫战后创伤综合征,才藏极度怀疑干柿鬼鲛给佐吉留下过非常不好的回忆。

    “岂可修……跑不掉了……”

    “这么快就放弃了吗?”高高在上的小南其实很喜欢这种感觉,毕竟是草根忍者出身,自己的生死一只是掌握在别人的手中。山椒鱼半藏、志村团藏,哪一个不是把自己这群人当做蚂蚁一般,想碾死就碾死……现在自己终于有机会体验这种感觉了,“不过我现在或许可以给你另外一个选择,老老实实把你知道的情报告诉我们……我允许你为晓组织服务……”

    女人的第六感相当可怕,小南敏锐的感觉到佐吉知道很多超出自己认知的情报,在她的眼中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棋子:“只是他……必须死……”

    注意,小南说的是佐吉可以为晓组织服务……而不是加入。晓组织真的就只有十个人吗?显然不是,要知道阿飞这个角色……就是很多人都扮演过的这个,本身就是第十一人,用来填补晓组织缺人的尴尬。忍者本身就是消耗品,晓组织也没有自信到一个忍者可以用一辈子。枇杷十藏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晓组织的人一直在更新着血液,预备队这种东西始终是有需求的。虽然佐吉目前在小南的眼中还不够格,但是他的可塑性确实有目共睹的。不但熟悉多系遁术,更是拥有傀儡术这种增强战力的手段,更会通灵术,超越常人的肉与拔群的体术,如果能够将其中任何一种发扬光大,都是非常不错的忍者。说白了,这就是个极品小号,可以慢慢培养。

    再说了晓组织的人也不仅仅是明面上的,还有很作做服务的存在……只是存在感太过稀薄,没有机会露脸而已。就像财政方面,虽然是角都在一力支撑,但是如果真的只有他一个,那也太不人道了,还有很多村子内部的情报刺探,绝也不是万能的,晓组织也需要卧底。例如砂忍村的卧底,虽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卧底,但也应该算是晓组织的一员。这样的卧底,在各个忍村,或多或少都有,只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为晓组织服务而已。小南吸收佐吉,则略有不同,起码能够让佐吉知道自己在为晓组织服务……

    这一手也是一招闲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最差,最差,就算不能让佐吉内心有所波动,起码能够动摇才藏的决心吧。

    果然,才藏听到的小南的建议……浑身都紧绷了起来,忍者为了活命能够做出什么样的事情,真的不知道……他与佐吉也算不上生死之交,谁知道这些年佐吉经历过什么,再加上小南对于他的暧昧态度,才藏百分百确信自己与佐吉之间存在着情报上的差异……他知道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他与晓组织的关系,恐怕比自己认为的要近的多。就像刚刚,他对于干柿鬼鲛的反应很大一样……这是没有道理的……

    “听上去不错……咳咳咳……”伴随着咳嗽,佐吉向着小南的方向挪动了两步,语气之中的愉悦,让才藏不自觉的退后了起来,“替晓组织工作……那我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呢?”

    “财富……力量……甚至是生命……你能够期望的一切,我们都有办法满足……”

    “确实……晓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就像角都那个活了上百年的混蛋……飞段那个怎么杀都杀不死的家伙……我可能忘记告诉你了……我遇到你之前刚刚跟他们打过一架……击碎了角都了面具,挖了个坑把飞段埋了……”

    佐吉话瞬间也勾起了才藏的回忆,没错,自己差点忘记,那会佐吉对战的两人也都是小南一般的打扮,只是衣服被佐吉打破了,自己忽略了关键的部分。佐吉似乎对他们相当了解,那一场的对战似乎是排练一般的结果。

    “我还打伤了迪达拉……甚至在风之国知晓了赤砂之蝎的阴谋……你们让干柿鬼鲛来水之国,恐怕也是为了矢仓体内的尾兽吧?”

    “哦?”真是听到了不得了的情报啊,原来这家伙刚刚居然和角都那队人打了一架,难怪长门联系不上他们,看来角都和飞段应为这家伙的影响偏离了原本的计划。并且他还打碎了角都的一个面具,这就意味着……这家伙居然能够正面抗住角都的力量,甚至打爆了角都的一颗心脏……现在小南需要重新评估佐吉的实力,因为开局就不是满状态的他,在恢复好了之后能够到达一个什么样的层次,这也点燃了小南想要控制住佐吉的心思,此子绝对不能留在木叶,“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我头一次遇到一个如此了解晓的人……这是不是也证明了你的情报并不是来自自来也呢?”

    “骗不骗的过你……解决不都已经注定了吗?我不认为今天自己能够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