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万界之我开挂了 > 第六十二章 杀戮的蜕变
    清脆的绿草地如同海洋般广阔,白色的帐篷群落就像是点缀在其上的白色浪花。

    帐篷群落中,太阳当正高挂,寥寥的炊烟从帐篷群落中升起,匈奴的妇女们正在忙着做饭煮肉,男人们则是蹭着吃饭前的空闲时间相互聊天打屁,或是带着自己的孩子玩耍一下。

    王汉看着远处的匈奴部落,看着那些妇女和小孩,心中有些不忍,但是想到日后的历史上他们数天吃空一座城的妇女小孩,白骨堆积城外,有如山高。东晋八王之乱后,胡夷乘乱而作,扰乱中原,屠城掠地。永兴元年,鲜卑,大掠中原,劫财无数,掳掠汉女十万,夕则奸淫,旦则烹食,千女投江,易水为之断流。羯之暴,以汉为“羊”,杀之为粮。永嘉四年,围猎汉民,王公忠烈射死者十余万。不日,夷人匈奴,四面纵火,烤汉为食,死者二十余万,凡此种种,罄竹难书!其中以白种胡人最为猖獗,想到数千万汉民最后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有些地方甚至十不存一,千里绝户,比之鬼子还要可恶。王汉心中最后一点善良和不忍也被彻底掩盖,也掩盖了这些匈奴未来最后的一点光明。

    “这就是生存和发展的法则,我并不是什么善人,你们也不是善人,怨我们站在了对立面,怨历史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残酷,即使人类拥有了文明,在我曾经生活的未来人类也依旧要遵守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而我自己做不到改变人心的本性,消除人心深处的黑暗,也无法放下自己心中的民族仇恨和民族之心,只希望随着文明的发展,在数千上万年后的那个我不知道的未来,人性的自私与黑暗能够改变,如果死后怨气难消,那就怨我这个杀了你们的外来人好了。”王汉喃喃自语了一句,最终下定了决心。“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既然我们早晚都会是敌人,先下手为强,杀。”

    (别说主角乱杀无辜,不了解的可以去百度东汉末年到隋朝的历史,其中有。不能多提,所以这里不多说了,知道的看个解恨,不知道的看个爽,另外,主角只针对历史上已经灭亡消失的几个,不在华夏56个民族中,并不是所有。这一章过后,主角会蜕变得冷血一点。)

    下定决心后,王汉拿出了自己的镰刀,双腿弯曲,加速挂增加弹跳起来的速度,力量挂增加腿部的力量。因为一会还要让后面的士兵打扫战场,王汉并没有使用倍增挂给这些匈奴来一个恐怖的箭雨覆盖。

    下一刻,王汉腿上用力,速度和力量两种外挂的共同作用下,王汉如同炮弹一般飞向了一跃而起,极速飞向匈奴的部落。

    “轰……”在匈奴们的欢声笑语中,王汉如同炮弹般砸下,腿部双外挂使用,猛力向着地面,落地更是在原地踩出了一个数米的大坑,激起十多米高的泥土。

    (力量挂,增加自己力量的同时会提高身体的韧性和强度。)

    “这是?”在匈奴们疑惑和惊惧的目光中,一柄巨大的三叶大镰刀从满天被激起的泥土之中伸了出来,勾住了一个匈奴的身体。

    下一刻,镰刀回缩,锋利的刀刃直接割断了这名匈奴的身体。一道幻影从满天飞溅的泥土中冲了出来,冲进了人群之中,一名名匈奴在疑惑中迅速死去,鲜血四处挥洒,残破的尸体掉落在地面,他们连王汉的样子都没有看到,便被割断了性命。

    其他匈奴见一道看不清模样的幻影冲进人群,所过之处,无人能够活着,更是死状凄惨,瞬间混乱了起来,快速的向着四周逃散开去。部分男人们准备拿起武器准备反抗,却发现面对看不清的幻影,他们连该怎么去反抗都不知道。

    三叶大镰刀的巨大攻击范围让王汉的杀戮变得快捷了许多,十五倍加速挂下,没有任何匈奴能够逃过王汉的追杀,二十分钟后,王汉终于停下了,而这个匈奴部落中除了王汉也已经没有活人,也无人能够逃走,整个部落中都是残破的尸体,鲜血染红了绿色的草地,染红了白色的帐篷。

    王汉一手倒提着三叶大镰刀,一步步的走出了杀戮后的匈奴部落,静静的坐在了一处土坡上,看着平静的草原。

    “…………”

    远处,一个山坡后,五名匈奴青年死死的咬着自己的手臂,眼泪不断的流下,但是即使手臂已经被咬出了血,他们也依旧强忍着嘴中的哭声,不敢哭出声来。因为一旦被发现,他们就势必会被那个屠戮了他们部落的恶魔,传说中无敌天下的鼎山候一起杀掉。

    他们几人都是部落出去警戒侦查的人,他们回来的时候,王汉在他们部落中的杀戮已经接近尾声,他们亲眼目睹了王汉屠戮了他们的部落。

    “主公。”不久后,赵溜带着队伍赶到了。看了一眼被鲜血染红的匈奴部落,知道王汉已经解决了这个匈奴部落。

    “赵溜,打扫战场,把尸体都焚烧了。”王汉看了赵溜一眼,淡淡的说道,走向了马车,王汉想要安静一下。

    “是。”赵溜见王汉的神情低落,不由有些疑惑。直到进了匈奴部落,他才知道王汉为什么神情低落了,王汉是把这个部落屠戮殆尽了。

    赵溜悄悄对几个军官说道:“暗中吩咐军士们打扫战场的时候检查还有没有活口,发现后,不管老少,全部杀了。”

    随后赵溜便向马车走去,进了马车后,赵溜见王汉依旧沉默不语,心里知道王汉有心结,便说道:“主公不必自责,匈奴劫掠我们的时候,同样是不留老少,次次如此,甚至那些百姓死前还要被他们折磨一番,如今这是他们的因果报应,对付他们这些无法教化的野蛮异族,就该斩草除根。”

    “我知道。”王汉抬手打断了赵溜的话,说道:“正是因为知道,我才会这么做,只是第一次如此做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