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81章 谋算林家产业
    凌晨两点多。

    王琛和周知县等人商议了善后的办法。

    其实很简单,林远图肯定跑不掉,黄袍加身手持玉玺的彩印在那边呢,再加上从林家搜出来的甲胄、长矛等物,坐实谋反大罪半点难度都没有。

    毕竟林家人死光,林远图再怎么抵赖都百口莫辩。

    不多时,周知县等人告辞。

    王琛知道,他们还要等林家镇大火熄灭,进去搜查有没有活口,没有最好,有的话……嗯,补刀的事情谁都会干,反正林家镇和丁知县带去的戍兵,不可能有活口。

    等到人一走。

    他都没有去吹油灯,钻被窝里就要睡。

    忽然,王琛感觉旁边的被窝蠕动了下。

    嗯?

    难道林少夫人醒了?

    他试着掀开被窝。

    林少夫人依旧紧闭着眼睛,一副熟睡的样子。

    一般而言,熟睡的人呼吸会很平稳,又浅又长,然而装睡的人很难伪装出来,此时,王琛发现林少夫人呼吸有点微微急促,难不成真的在装睡?

    想了下,王琛决定诈诈她,没好气道:“人都走了,还装睡?”

    林少夫人纹丝不动。

    嘿,你演的还真像。

    王琛直接使出绝招了,嘴里故意念叨道:“哎呀,少夫人睡着了好美,我正好趁机剥光她衣服行了房,以后就能朝夕相处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林少夫人眼睛猛然睁开,半坐起来双手抱在胸前,凶巴巴道:“你敢!”

    王琛虽说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从来不会逼迫女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再说了,他虚弱成这样子,能干啥呀?他眨眨眼,“不装了?”

    “哼。”林少夫人并没什么好脸色,与之前又是妩媚勾引、又是主动用手帮王琛解决问题态度截然不同,好似变了个人似得。

    浑身疲乏的王琛都懒得调戏她,淡淡道:“把刚才听到的烂到肚子里,否则就算我不动你,有的是人要你命,睡吧。”

    言罢,他往枕头上一靠便要睡觉。

    见到真不对自己做什么,林少夫人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从先前发生的种种看来,她一直觉得王琛是真的爱她,然而,在林家阁楼被不知名东西震得昏迷过去,她隐约已经感受到王琛对她并不是非常在意。

    这对于一个容貌、身材非常自信的女人来说很受打击。

    现在睡到一张床上,占据主动权,依旧不干什么?

    林少夫人莫名觉得有点失落,不过她马上想到了另一件事,用力推了推王琛肩膀,“公子,妾身问你件事。”

    闭着眼睛的王琛简单明了道:“说。”

    “刚才我听你们所言,林家满门被灭?还有什么林老狗畏罪自焚是如何回事?”林少夫人关心道。

    王琛随口把事情经过说了遍,并未说煤气罐之类的事情,只说天降神雷轰平了林家镇,至于对方信不信,那就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了,其实不说这女人刚才也全部听见了,无非不知道细节。

    听完后,林少夫人久久不语,发出轻声抽泣声,略带哽咽道:“谢……谢谢公子为……为妾身报了血海深仇。”

    王琛睁开眼,笑道:“那你准备怎么报答?”

    林少夫人哭声一滞,略带错愕道:“妾身不是说过奉上传国玉玺海图和藏宝图吗?”

    王琛嘿了一声,“我还记得你说过林家被灭就跟我呢,怎么,赖皮?”

    闻言,林少夫人脸色变幻不定,好半响才叹了口气说道:“妾身乃是残花败柳,哪配得上公子。”

    王琛没有去管她这句话什么意思,交代道:“林家少夫人已经死了,接下来你会有另外个身份,是我店里掌柜王云仓的女儿,就叫王……王文秀吧。”他记得王云仓堂兄王云海的儿子叫王文杰,古人一般有族谱,估计王大郎那一辈排到文字,就随意给林少夫人重新取了个名字。

    要是不重新安排个身份,林少夫人就彻底变成黑户了,至于长相,那更不是问题了,通州林氏满门被灭,官府方面会面向社会通报,自然,林少夫人已经“死了”,天底下有人长得很像,奇怪吗?

    再说了,只要在王家族谱里作假,谁都说不出话来。

    “谢谢公子。”被强行改变身份的林少夫人并未有什么意见,她转而道:“林家被灭,产业还在,公子不动心?”

    “嗯?”王琛不解道:“什么意思?”

    王文秀沉吟片刻,细细解释道:“既然林家被定为谋反,剩余的产业必定会充公,官府方面会想办法变卖出去,一般而言,有关系的会提前知晓,能够以极其低廉的价格买下,事后公开唱卖的都是不值钱的,公子费劲千辛万苦摧毁林家,难道不该收点回报?凭你和官府的关系,想要得到那些产业极其简单。”

    是这个道理啊。

    又是煤气罐,又是无人机,哥们儿花了不少钱呢。

    听她这么一说,王琛睡意全无,半坐起来,琢磨是不是弄点好处,林家是自己干趴下的,凭啥剩余的产业便宜其他豪门世家那群王八蛋?

    对,把好东西都弄过来。

    可是自己不知道林家还剩下什么好的产业,该如何第一时间和周知县商量下弄到手?

    诶,我不知道旁边的女人还能不知道?

    王琛立刻道:“你知道林家还有哪些产业在吗?”

    王文秀回忆了下,道:“据妾身所知,林家最值钱的产业当属钞引盐商资格,其次乃是两间大脚店,至于青楼、长生库、数万亩田地等等都比不上,公子若是所需,依妾身建议,最好拿下钞引盐商资格和两间大脚店,其余留给他人,否则容易得罪人太多。”

    这点王琛知道,要是自个儿把林家剩余产业都拿了,引起整个通州城豪门世家不满,到时就寸步难行了。

    古代盐商绝对暴利,哪怕卖官盐利润没有私盐来得多,但一样一本万利,或者说,只要雇些人,便能躺在那边享受人生了。

    至于脚店,王琛隐约明白是什么,大概指拥有卖酒权的店,可以从官府设立的酒库、酒楼取酒分销,也是暴利行业。

    怪不得通州林氏那么有钱,合着盐酒都沾了。

    王文秀透露了下,“光钞引盐商资格,便能让林家每年赚两万贯钱,两间大脚店加起来,也有上万贯利润,盐酒占了林家每年三成收入,其他诸如刺绣坊、青楼、长生库等等都没有那么赚钱。”

    卧槽。

    光两个行业每年能赚三万贯钱?

    折算成RMB差不多得三千多万啊!

    说真话,王琛听得心痒难耐,若不是曾经是林家少夫人的王文秀提醒,他压根不会想到这茬。

    好。

    就要两间大脚店和钞引盐商资格。

    王琛心中盘算着,同时又有点想要长生库,毕竟自己想在北宋收购奇珍异玩带回现代赚钱,当铺肯定是最好的选择,他看中的并非当铺,而是里面有经验的人。

    还未想完,王文秀又徐徐说下去,“田地虽不能全要,但几万亩不可能一个人吃下,公子可以拿下一万亩地,租给客户,每年也能有不少收入。”

    这些建议王琛都听进去了,暗暗记在心里,同时嘴里问道:“林家长生库的掌柜是谁?如果我花重金能聘请回来吗?”

    王文秀愣了下,笑道:“花重金谁聘请不到?你倒别说,长生库掌柜唐先生博物多闻,什么东西到他手里,一瞧便知真假,坐镇十余年,从未做过亏本生意,你若是想开长生库,我觉得唐先生着实不错,可以请来。”

    两人合计一番。

    王琛大致确定了要什么,卖盐资格、两间脚店和一万亩地,至于林家长生库掌柜唐先生,自己一定要赶在其他长生库之前花重金聘请过来。

    商量完毕。

    王琛对王文秀道:“时候不早了,咱们睡吧。”

    王文秀理解错了意思,以为王琛想要睡她,立马脸色一变,一本正经道:“公子,妾身真的配不上你,还请自重。”

    王琛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疲惫的厉害,哪有空哄她上床,哈欠连天道:“在你不自愿之前,我不会碰你,先睡吧,就一张床,夜里挺冷的,要你不睡冻坏了可不好。”

    王文秀迟疑道:“此言当真?”

    “真的,真的,睡觉。”王琛道。

    之前流了很多血,身体实在太虚弱,说完这句,他便发出轻微的鼾声,睡着了。

    看着熟睡的王琛,王文秀犹豫了会,下床吹灭油灯,最终还是爬上床,拿个枕头,在王琛脚跟头睡下了。

    两人都太疲惫,一觉睡下去,时间过得飞快。

    不多时,已经清晨,阳光透着窗纸蔓延进来。

    王琛还在美梦之中。

    殊不知,此时外面茶楼、集市、早点铺、各大世家、甚至于全通州城,已经一片哗然,全通州城所有的人都被一个谁也没有预料到的惊天消息给炸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