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 第六十七章 曼纳海姆防线欢迎你(9)
    【发现一座芬兰游击队据点,游戏积分+5,可至角色面板查看相关信息……】

    张恒望到密林中那几座小木屋时耳边也传来了系统提示音。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细看,枪口就顶在了他的后背上。

    持枪的芬兰游击队员正是先前摸到篝火旁的家伙,张恒很确定对方在当时的确有强烈的扣下扳机的欲望。

    然而之后一旁的女狙击手喊了什么,让他最终放弃了这念头,但枪口并没有从张恒的身上移开,等剩下几个同伴都过来后,又多了另外一人一起看守他,剩下的人则去砍下树枝做了一副担架,将受伤的女狙击手抬到上面。

    握着冲锋枪的芬兰游击队员将地上的苏联军服扔给了光着上身的张恒,却把他的羽绒服扣下了,张恒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穿上了那件羊皮军服。

    他看得出这些芬兰游击队员并不相信他,只是碍于女狙击手的面子才没有立刻杀了他,但后者现在的状况不太好,连自己都生死未卜。

    好在那些芬兰游击队员对自己人还是很照顾的,判断出女狙击手急需医治,他们没有耽误时间,立刻就带着某人一起上路了。

    然而一个半小时后担架上的女狙击手还是陷入到昏迷中,好在又走了一个小时众人终于回到据点。

    两个芬兰游击队员抬着担架快步走进了左手一间小屋中,张恒则被单独关进了另一间木屋中,他四处打量了下,这里应该是间柴房,到处堆放的都是劈好的木柴。

    张恒一进去大门就有被关上了,而且还上了锁,那些游击队员给他搜过身,不但羽绒服和缴获的步枪、背包都不见了,就连他身上的手机和钱包也被一起拿走。

    张恒透过木屋间的缝隙,看到几个苏联游击队员在好奇的传递着他的华为手机,不过这些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土包子连长按开机都不知道,在那儿摸了半天,愣是没人能启动,还有人拿着手机好奇的往树上磕。

    不过相比之下他的钱包倒是挺抢手的,实际上就算是义乌小作坊生产的地摊儿货在这个年代也是绝对的精品了,更何况张恒那钱包还值个几百块钱,被这些人抢来抢去,而他的羽绒服已经被拿冲锋枪的家伙穿在身上了,不过后者的身材明显要更魁梧一些,将那件羽绒服撑得跟紧身衣一样。

    然而奇怪的是却没人碰他手腕上那只海星,按理说这种做工的手表应该很值钱,但那些游击队员就像完全注意不到这只手表一样。

    张恒看了会儿发现这个驻地还挺大的,应该是原先的伐木场改建成的,在深山密林中很难被发现,光他看到的游击队员就有七个了,而这会儿正是睡觉的时候,估计还有不少人躺在屋里。

    另外夜晚也是游击队最活跃的时候,他们经常趁着那些苏联士兵最疲惫困倦的时候发起攻击,张恒曾经看过一部纪录片,被采访的芬兰游击队员说后来苏军很多部队的士气完全崩溃了,几个士兵围坐在篝火前,看到战友被子弹击中也无动于衷,就像完全麻木了一样。

    从房屋的数量推算这个营地恐怕得有四五十号人。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张恒没有再看下去,在角落里找了个地方蜷起身子,闭上了眼睛。

    他并没有等太久,大概二十分钟后面前的木门再次打开,走进来两个游击队员。

    他们这一次倒是没有再用枪指着某人,不过态度也很明了,这不是邀请而是命令。

    张恒当然不会给自己找不痛快,见状配合起身跟着他们来到隔壁另一间屋子里。

    和之前的柴房不同这里更像是一间起居室,不过除了一张木床外还有桌椅和壁炉,一个长着小胡子的男人坐在方桌后,看到张恒进来收起了桌上摊开的地图,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张恒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猜测对方可能是这支游击队的指挥官。

    不过除此之外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正背对着他站在窗前抽烟,张恒看不到她的样子,只能大致判断出她是一个女人,可能有三四十岁的样子。

    等张恒一坐下小胡子就开口说了什么,然而张恒只能摇头,“抱歉,我不会芬兰语。”

    他将这句话用中文、英语和日语各重复了一遍,可遗憾的是小胡子显然都听不懂,他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耐烦起来,就在这时候抽烟的女人突然开口,用英语问道,“你是苏联人的间谍吗?”

    这是张恒进入副本这么多天来碰上的头一个可以交流的对象,也让他稍稍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是从头到尾都没法和游击队对上话,这样他的处境就会变得完全不受控制,像现在他至少还可以为自己辩解。

    “克里门特?伏罗希洛夫或许愚蠢,但应该还不至于蠢到派一个不懂芬兰语的中国人来做间谍。”

    “这事儿可说不准,毕竟这年头有人连面包和炸弹都分不清。”女人掐灭了烟头,转过身来。

    她的眉宇间很有风情,在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个美人,不,应该是她现在也还是个美人,有些人就是拥有着能够战胜时间的力量。

    她没有再纠结于这个问题,看了眼小胡子,后者微微一笑,起身走出了小屋。

    “阿基并不是一个坏人,只不过现在毕竟是非常时期,他需要对自己手下的这些小伙子负责。”

    “我能理解。”张恒道。

    “不,你不能,我也不能,”女人坐下,“他的国家正在遭受侵略,为了保护她他愿意付出一切,甚至是去下地狱,听着孩子,”她一边说着一边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如你所见,我是英国人,在这里做志愿者,和外面那些家伙不同,我不想看到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你必须要告诉我实话,我才能想办法帮助你。”

    张恒从她前倾的领口内看到了一抹春光,他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手段实在是太厉害了,如果他真是苏联间谍,在这种攻势下恐怕也会忍不住开口承认。

    可惜真相往往藏在最荒谬的答案中。

    他虽然突然出现在战场上,但对于这场战争而言,他真的只是一个最彻底的局外人。

    ps:关于文中面包和炸弹的谈话背景,苏联空军开战首日就对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实施了大规模空袭,面对国际舆论的指责,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却辩称:“我们没有轰炸芬兰,我们只是在给饥饿的人们空投面包。”于是芬兰人给苏联空军投下的炸弹起了一个外号,就叫——莫洛托夫面包。